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抗日英雄李敏焕的奋斗历程(五)

2022-12-23 16:40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949
  李敏焕是卓越的指挥员,也是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每到一地,他都进行抗日救国宣传。他非常重视地方党组织和革命政权的建设工作。他培养了不少党员和地方工作员,例如大四平村的张喜珍、丛珍岐、张芝桂等就是他介绍入党的。新宾的大地主姜润川,外号姜六子,平日勾结日伪对抗我...
  李敏焕是卓越的指挥员,也是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每到一地,他都进行抗日救国宣传。他非常重视地方党组织和革命政权的建设工作。他培养了不少党员和地方工作员,例如大四平村的张喜珍、丛珍岐、张芝桂等就是他介绍入党的。新宾的大地主姜润川,外号姜六子,平日勾结日伪对抗我军,欺压百姓,破坏减租减息,民愤很大。他为逃避革命群众的清算,决定于1935年7月往县城里搬家,请一连伪军保护,还雇用三、四十名打手。

  李敏焕接到姜六子搬家的情报后,亲自率领两个连在东洋地至察家堡子一带打伏击,一举截获了20余辆大车,俘虏40余名伪军,缴获六零炮一门,机枪4挺,步枪70余支,还有一大批银元和大烟土。姜六子逃跑,抓住了他的哥哥姜兴洲。这一仗给了姜六子以沉重的打击,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其他地主恶霸也老实多了,桓兴交界的地区的减租减息因而得以顺利进行。

  西征未捷身先死敏焕英名传百世

  1936年4月末梨树甸子大捷后,杨靖宇于5月初召开的团级以上干部会上做出多项决定,其中包括由第一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第一师师长程斌统率一师主力西征“辽沈地区”,和东征的中央红军接头,打通和党中央的直接联系,取得其领导。5月20日,杨靖宇率领军部抵达和尚帽子山,会同一师的有关领导研究制定了西征方案,并进行了具体部署。

  一师参加西征的有司令部、保卫连、第三团和少年营等共计400余人。这支大军在抗联一军政治主任宋铁岩、一师师长程斌(后叛变)和一师参谋长李敏焕的带领下,由“占东洋”的抗日军带路,在“中央”、“北国军”、“老北风”等的抗日军的配合下,于6月28日晚6时从和尚帽子山附近本溪县铺石河分两路出发,一路由宋铁岩率领由崔家坊经套峪到草河口。

  打了一仗后,又经套峪奔向太平山,另一路由程斌、李敏焕率领,经上石硼、砂窝沟、大东沟,于深夜12点钟到达安奉(丹东至沈阳)铁路线上的草河口火车站。敌人闻讯后惊恐不安,立即前来攻打,一时间,草河口枪声大作,山鸣谷应。战斗进行30分钟后,我军主动撤退。

  6月29日,李敏焕和师长率部由沙窝沟继续前进,经后石头砬子沟、响水河子,于第二天到达矿洞沟时,与宋铁岩和“占东阳”、“黑字”等抗日部队取得联系。当日晚5时,在岔头附近发现敌人,李敏焕和师长立即带部队上山,占领制高点,向敌人猛烈开火,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战斗,将敌人击退。7月1日,李敏焕和师长率部经过石家堡子、前三道沟的裴家堡子、二道沟黄柏峪,到山崴子和南坟的冯游击队相遇,在这支游击队的帮助下翻山越岭,通过安奉铁路,抵达朝天贝。

  西征军的快速进军把敌人搞得晕头转向,忐忑不安,惊恐万状。当我军抵达辽阳附近,敌人弄清了我军进军的意图后,火速命令各地严守交通要道、关口,并从凤城、沈阳、辽阳、海城等地纠集一个师的兵力,对我西征军前堵后击,尾追围攻。与此同时,敌人在各地大肆进行反动宣传,大搞联保联座,联县防卫,强迫老百姓站岗放哨,实行经济封锁,妄图把我军置于死地。我军走到那里,敌人就跟到那里,我军几乎每天都和敌人接触,处于敌人包围之中,经常与敌人遭遇,得不到休息,吃不好饭。尽管是这样,李敏焕仍然精神抖擞地协助师长采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伺机打击敌人。

  7月3日,我军从新开岭抵达光头顶后,他协助师长指挥部队同尾随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后于晚6时许,将40余名日本兵赶出沟外。

  7月6日,在高家堡子附近,他和师长指挥部队截获了敌人满载货物的马车,解决了部队的困难问题。这天晚5时,他和师长指挥部队同300余名敌人交战,在给了敌人以有力的打击后,迅速转移,日落以后在大阳沟休息。第二天早晨2时,他和师长集合队伍,迅速转移到狐狸沟沟里潜伏,于上午7时将130余名敌人甩掉。7月8日晚8时许,大批追兵赶到我军所在的姜家堡子附近的岔头口,气势汹汹,妄图将我军一网打尽。鉴于形势异常严重,经师长和李敏焕等几位领导研究,决定把部队化整为零,分为三部分开展游击活动,分头返回根据地。7月9日凌晨3点,李敏焕和师长集合队伍出发,经过艰苦的行军,到大闹沟岗的前伟站沟里休息。下午一时左右,尾追的敌人跟踪而来。李敏焕和师长立即率部转移,越过山岭,退到矿洞沟。后当敌人进入我军潜伏区时,他和师长指挥部队与敌交战。接着他和师长又带领部队经过矿洞沟、砬子沟、西山堡,到达陈家沟岭。从这天起,敌人出动飞机,对我军侦查跟踪。

  7月10日,为躲避300余名占领高地的敌人,李敏焕和师长带领部队在芦草内隐蔽休息了一整天,直至晚上9时才吃上饭。敌人在侦察飞机的协助下,总是跟在我军的后面穷追不舍。敌追兵少者几十人,多者三四百人,而且距离我军很近,最近时敌人离我军只有数十步远,由于我军隐蔽得好,没有被敌人发现。7月14日,李敏焕和师长于深夜2时集合,率部经过阳沟、二道沟,抵达大长岭。因大雨倾盆,部队在附近居民家休息。早晨7时,李敏焕和师长又率部进发,经八盘岭,到大碾子沟吃午饭。上午11时,部队经新开岭,到大榆树沟、二道沟(即今之小榆树沟)。

  7月15日早饭后,李敏焕和师长率部爬山越岭,经过几个小时的行军,于下午2时30分登上本溪与辽阳交界处的摩天岭,这时大批敌人从四面八方向摩天岭猛扑过来。李敏焕在摩天岭上举目四望,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地形,他感到这一带山势异常险峻,陡峭,特别是东北面山坡的坡度接近70至80度,是打伏击的好地方。于是他和师长把队伍埋伏在对面炕山梁下边的草丛中,并派人下岭踩一条羊肠小道,以造成我军已下岭退却的假象用来迷惑敌人。

  时过不久,日军中队长金田带领驻本溪县连山关守备队二中队约一百四五十人,匆匆忙忙地赶到摩天岭山半腰。这时他累得满头大汗,浑身湿淋淋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抬头仰望,见摩天岭上峭臂屹立,怪石峨嵯,古木参天,狂风怒吼,不禁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他怕遭我军袭击,没敢贸然前进,一面命令部队在一块比较平坦的荒坡上稍息待命,一面派几个士兵上岭侦查,看看岭上有没有抗联部队。这几个侦察兵端着枪,猫着腰杆,哆里哆嗦地往岭上走,边走边左顾右盼,生怕挨枪子。当他们发现我军故意踩出的小毛道后,如释重负,赶忙下山向金田报告,说抗联没在岭上,已逃跑了。

  金田听了似乎吊着的心放下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一些,他命令士兵把枪架起来,就地休息吃午饭。金田是一个很狡猾的家伙,被我军打怕了,他怕再吃亏,硬是饿着肚皮带几个士兵亲自上岭查看。在士兵的护卫下,他边往岭上走,边四处看,不时停下来用望远镜向远处望,一直登上对面炕山梁的顶部,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在往回返的路上,他突然看到面前树丛里有几只雪亮的枪口正对着他。他惊呆了,两眼直冒金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喊叫,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向他打来,接着岭上枪声大作,杀声四起,把金田身边和在半山腰吃饭的日本兵打得连滚带爬,死伤很多。打了几分钟后,金田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挥舞指挥刀大声地哇哇直叫。原来他没有死,受伤晕倒后苏醒过来了,他这么一嚎叫,日本兵又来精神了,齐向岭上射击。抗联战士看清了目标,发出一排又一排子弹,一下子把敌人打得横尸遍地,只有一名翻译和一名日本兵滚下山坡逃脱了。这次战斗只进行了10几分钟,击毙金田队长以下共48人,缴获两挺机枪,8箱子弹,金田骑的大洋马和其他军用物资,还有金田图囊里的极其绝密的文件。此战即是威震东北的“摩天岭大捷”。

  金田一部被歼灭后,一千余名日伪军蜂拥而至,和穿越山下公路的一师部队爆发激烈战斗。李敏焕镇定自若,协助师长指挥,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在战斗中,他不停地向敌群射击。他枪法好,弹无虚发,一枪撂倒一个。突然间他发现身边的机枪不响了,转过身来一看,原来机枪射手中弹牺牲了。他一个箭步跳到机枪射手的身边,操起机枪就向冲上来的敌人射击。他成了敌人的攻击目标,一梭子子弹刚打完,他便栽倒在地壮烈牺牲了,时年23岁。他的警卫员上前救援,也中弹牺牲了。战士们见了怒火满腔,高呼着“为李参谋长报仇!”“为死难的同志报仇!”的口号,更加猛烈地打击敌人,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到天黑,后在当地群众孙仁刚的帮助下,迅速穿过敌人的包围圈,摆脱敌人,返回铺石河。

  李敏焕英勇牺牲的消息传出后,同志们悲痛欲绝,大家非常怀念他。9月间,杨靖宇率军部到外三堡后,在窟窿榆树山里召开的大会上,号召全军将士向李敏焕等在西征中牺牲的烈士学习。几天后,他挥笔写了著名的《西征胜利歌》,其中颂扬了摩天岭战斗,称:“摩天高岭,一场大战,惊碎敌人胆。盔甲枪弹,缴获无数,齐奏凯歌还。”(完)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