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尉常荣:抗日英雄周建华传略(二)

2023-01-06 17:04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530
  学生运动的先导  周建华一直是学生运动的骨干,在双阳县初级中学,由于他品学兼优,活动能力强,当选为学生自治会主席。他带领同学参加了反对双阳县反动教育局长等学生运动。升入吉林市省立一中后,他立即投入党团组织和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读书会等为...
  学生运动的先导

  周建华一直是学生运动的骨干,在双阳县初级中学,由于他品学兼优,活动能力强,当选为学生自治会主席。他带领同学参加了反对双阳县反动教育局长等学生运动。升入吉林市省立一中后,他立即投入党团组织和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读书会等为救济灾民而开展的募捐活动和爱国学生运动。在斗争中,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一直站在前列,表现得非常突出,因而受到大家的称赞和拥护。

  1931年寒假,周建华从吉林回到磐石。磐石位于吉林市以南,辉发河以北,吉海铁路线上,是汉、朝等民族杂居的地区,长白山西麓的一个重要城镇。这个地方的革命活动一直很活跃,1930年就建立了中共磐石县委,1931年秋发展为磐石中心县委,领导磐石、双阳、伊通、海龙、东丰、辉南、桦甸和吉林等地的党组织。周建华回到磐石时,县城里只有“日本领事馆”和两个连的“国民党降队”,日军尚未进驻。磐石中心县委利用这个时机,抓紧做发动群众和建立工农游击队的工作。

  周建华和党组织取得联系后,立即进行革命活动。他买了许多彩纸,利用夜里时间,写了很多“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之类的标语,然后和妻子阎庆莲、妻妹阎玉梅带到外面去,在大街小巷张贴。“日本领事馆”和警察署戒备森严,很难靠近,但在夜幕的掩护下,周建华等人在警察署的高墙上,除岗楼那面外,其余三面全贴上了标语。天亮后,人们看到满街都是反日标语,革命群众暗自叫好,

  深受鼓舞。日伪当局却惊恐万状,如临大敌,立即派出大批军警,到处搜查、抓人,抓了很多磐石中学的学生,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周建华因安排得周密,没有遇到麻烦,后安全地返回吉林。

  当时吉林、磐石等地白色恐怖严重,从事革命活动会遭逮捕,坐牢。为了复兴中华,周建华已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他向党组织坚定地表示说:“我宁可丢掉头颅,也不能忍辱偷生!”他经受住了党团组织和革命风暴的考验,先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后又于1932年5月,在吉林省立一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的愿望实现了,他非常激动,满怀深情地说:“我为了实现我的意愿,到处寻找出路,终于找到共产党。从此,再也不是无舵的船,浮游于大海中了,而是有了党的领导,一步一步地走向我的理想乐园——我的意愿。”

  周建华入党时,吉林市支部仍归磐石中心县委领导,李维民负责支部工作,他的住处是支部机关所在地,也是磐石中心县委和满洲省委的联络站,吉林市的党员和团员大都在第一中学、女子师范、毓文中学、文光中学等几个学校里。

  当时吉林市支部的主要任务是宣传抗日,积极发展党团组织,组织抗日武装。周建华仍在学校工作,为完成支部提出的战斗任务,他在学校里密切联系老师和学生,采取各种方式进行抗日宣传,发动和领导群众进行反日斗争。与此同时,他热心地培养积极分子,慎重地发展党团员。经过周建华和其他党团员的共同努力,吉林市的党团员很快发展到五六十人。在一中、女师、毓文、文光四所学校和吉海铁路分别建立了党、团组织。在木柴厂发展了党团员,培养了党的积极分子。

  1932年10月,杨靖宇受中共满洲省委的派遣,去磐石等地巡视途中,于10月23日到吉林支部负责人李维民家去住。在听取了李维民的汇报后,对吉林的工作作了指示,他说:“吉林是个大城市,党、团组织发展得也很快,今后更是大有可为。从发展上看,再属于磐石中心县委领导很不方便,应该直属省委领导。”还说:“不能只注意发展学校的党团组织,要多注意发展产业工人和郊区农民入党。”杨靖宇离开吉林七、八天后,又回来了,他给省委写了一份报告,其中介绍了吉林党组织的发展情况,建议把吉林支部改为特别支部,由省委直接管辖,不再受磐石中心县委领导。不久,满洲省委采纳了杨靖宇的建议,将吉林市支部改为特支,直属省委领导,由李维民任特支书记。

  吉林特支成立后,决定立即开展以下几项工作:(1)在吉海铁路组织工人开展斗争,破坏敌人军用物资的运输;(2)发动木柴厂工人进行斗争,要求缩短工作时间和增加工资;(3)发动学生闹学潮,开展反对读四书五经的运动。特支责成周建华和另外两名党员重点抓第三项工作,发动和领导一中的“反读”学潮,反对用封建道德麻醉学生的思想,把全市的学生运动引向深入。

  周建华等三同志在一中通过团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反读”学潮,并把斗争的矛头指向老荣头。老荣头的大名叫荣绪,是学校的训育主任,是专门讲四书五经的。他是个亲日分子,有名的老顽固,思想反动,整人凶狠。他仗着手中的权力,强迫学生尊孔读经,严禁阅读进步书刊。看到学生拿红皮的书,就狂叫那是共产党的书,不让翻阅。他还不准学生参加进步活动,就连为灾民募捐的演出活动,他也在暗中进行破坏,造谣诬蔑学生。学生们非常烦他,一致要求把他从学校赶走。

  正因为这样,周建华他们在学校一发动,学生们就积极响应,“反读”学潮立即在学校里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人心很齐,声势浩大。老荣头一进课堂,团员就带头起哄,敲桌子、跺脚、打口哨,高呼:“反对读经!反对麻醉学生思想!经学教员滚出学校去!”可老荣头还是声嘶力竭地鼓吹“半部论语治天下,诸君不读孔孟之书焉能成大器”等陈词滥调。他见学生对他无理,不买他的帐,就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纲常伦理不可乱,长幼尊卑不可坏”的说教来“忠告”学生。

  学生们见他不识时务,一拥而上,到讲台上七手八脚就把他举起来,抬出门外扔到操场上,把他气得要死,躺在地上不起来。最后他看实在混不下去了,不得不“自动”离校。他夹着四书五经狼狈离校时,周建华他们组织学生敲锣打鼓“欢送”,庆祝“反读”学潮的胜利。

  一中的“反读”学潮爆发后,各校积极响应,纷纷开展反对读四书五经的斗争,学潮席卷全市,学生们从课堂上造反,很快发展成为大规模的罢课。伪政府害怕了,被迫把经学课停了下来。吉林市特支领导的反对读经的斗争取得了胜利。(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