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红色记忆

尉常荣:杨靖宇在抚顺地区的战斗历程(二)

时间:2022/12/6 10:20:00   作者:尉常荣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  7月13日,满洲省委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发出通告,要求各地在8月1日这一天务必举行反日反军阀示威。刘少奇到奉天后,经过调查了解认为这个通告的要求脱离实际,难以实现,并向中央作了报告,改变了这一冒险主义的行动计划,取消示威,只进行散发传单等宣传活动。为开展“八一...
  7月13日,满洲省委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发出通告,要求各地在8月1日这一天务必举行反日反军阀示威。刘少奇到奉天后,经过调查了解认为这个通告的要求脱离实际,难以实现,并向中央作了报告,改变了这一冒险主义的行动计划,取消示威,只进行散发传单等宣传活动。为开展“八一”工作,抚顺党团特支分别派有关人员于“八一”前夕,在老虎台、古城子等矿散发党团满洲省委联合印制的《纪念“八一”国际红色日》、《告满洲民众书》、《中东路大事件》的传单。7月26日,抚顺团特支书记马守愚和部下范青在老虎台煤矿所的门前,向领取工具矿灯的人群散发反日传单时被矿警发现逮捕,后在日本警察署审讯时,马守愚屈膝投降叛变,出卖了抚顺“特支”。

  日本侵略者看到这些传单后十分恐惧,认为这是共产党散布的,共产党要以抚顺为“赤化”整个东北的基地,感到形势是非常严重的。所以立即宣布禁止一切有关这方面的新闻报道,并调动数千军警出动,戒严布防数日 ,通令到县。同时派遣大批特务、密探到处活动,催促叛徒马守愚和范青加紧寻找杨靖宇的行踪,妄图捕获杨靖宇,破坏抚顺地下党组织。

  杨靖宇善于做地下工作,他机智灵活地多次躲过特务、密探的跟踪盯梢,他也反复告诉同志们行动要谨慎,注意安全和保密,但内鬼难防。8月26日,杨靖宇从外地回抚顺后到“特支地下联络站”取到省委文件和省委指示信,此后即按约定的日期和地点,到古城子矿和团抚顺特支书记马守愚秘密结头。会面后马守愚跟踪盯梢杨靖宇,一直盯到他在欢迎园的住处,后向日本警察署告密。8月30日,在马守愚和范青的带领下,抚顺日本警署密行队到欢乐园福合客栈逮捕了杨靖宇。在这两个叛徒的带领下,密行队又逮捕了多名党团员和革命群众,破坏了抚顺地下党组织。

  30日夜晚,抚顺日本警察署署长大林和警务部高等主任蜂须贺开始对杨靖宇进行审讯,先来“软”的,后动“硬”的。杨靖宇“软”“硬”不吃,矢口否认是共产党员,要求和检举人当面对质。他用编好的假口供对付敌人。他的老家在河南省确山县李湾村,当敌人问他的籍贯时,他却回答在山东曹州府曹县李庄。当敌人问他是怎样加入共产党的?他回答说,他是阴历7月11日到千金寨的,打算做小买卖,没想到在福合客栈被捕。他说他到抚顺的时间很短,和王振祥等人没见过面,和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

  当敌人把从福合客栈搜出来材料(传单、六张《红旗》、一封信、一册《满洲省委工作计划》、一册《二中全会的决议和精神》和一册《省委通知第三号》)作为证物,让杨靖宇承认是共产党。他巧妙地回答说,他从老家出来路过青岛时,碰见乡亲张若云(系共产党员),张若云认识王振祥,张若云听说他要去千金寨,就给王振祥写了一封信,让王振祥照顾他。他不知道那封信和共产党有什么关系,他说那封信还没交给王振祥呢,怎能说他是共产党呢?至于传单等印刷品,杨靖宇说那是别人送药时留下的,他不知道上面写些什么,他说他要是共产党怎敢把那些违禁品随随便便地放在屋子里呢!

  杨靖宇说得头头是道,无懈可击。敌人见他狡辩,拒不招供,气急败坏地从8月31日开始至9月5日连续6昼夜给他上大刑,动用灌辣椒水、灌煤油、上大挂、过电、坐老虎凳等酷刑,不让他休息和睡眠,把杨靖宇拆磨得遍体鳞伤,气息奄奄。他和敌人顶牛较劲,坚不吐实,视死如归,豁出命来维护党,保护党的组织,没有说出一句不利于党的话,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的英雄本色。

  10月7日,抚顺日本警察署看到杨靖宇的伤势有所好转,遂强加违反“治安维持法”的罪名,把他引渡给中国抚顺地方法院检察处。检察处审阅解送书时看到,其所列犯罪事实与审讯记录的口供不符,又无杨靖宇的自供认罪文书,生拉硬扯,牵强附会,难以判决。因是日本警察署报来的,不能退回去,便以不归地方法院受理为由,将杨靖宇及其案卷解送奉天高等法院审理。

  奉天高等法院看到抚顺报上来的案子是日本人经手的,不敢小视,只得开庭审理。杨靖宇在法庭上大义凛然,慷慨陈词:“在中国行政区里,日本关东厅在抚顺非法设立警察署,随意逮捕到此地求生的中国人,你们是中国法官,竟不顾中国主权的尊严任凭日本人指鹿为马,听命于日本人残害自己的同胞,你们还有点中国人的骨气吗?”这些铿锵有力的话语说得中国法官有口难言,无言以对。奉天高等法院慑于日本关东当局的压力,硬以“共产党嫌疑罪”,判处杨靖宇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杨靖宇被投入监狱后安然自若,泰然处之,他认为进监狱是“革命者的磨刀石,磨砺革命者生命的剑锋”,大革命时期上的是“社会大学”,进监狱上的是“监狱大学”,在这所大学里学习的时间充分、集中,学习的机会甚佳。他决心在“监狱大学”这座大熔炉里淬炼自己的革命意志,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摄取有关知识,蓄积知识财富。

  杨靖宇身陷囹圄,在冷清漫长的夜里,他思绪万端,难以入眠,遂作“感怀詩”一首,诗曰:“世上岁月短,囹圄日夜长,民族多少事,志士急断肠”,充分表达了他忧国忧民渴望战斗的革命情怀。(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