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尉常荣:杨靖宇在抚顺地区的战斗历程(七)

2023-01-10 10:23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714
 1935年5月初,杨靖宇率领骑兵队伍抵达兴京东昌台附近,韩震来见他,要求出兵东昌台,解救在那里关押的4名地方工作人员。杨靖宇答应,做了军事部署。东昌台位于兴京县城25里,是南通桓仁、本溪,西达抚沈公路的咽喉,敌人的重要据点,有伪军严密把守,严重影响兴京和桓仁之间的交通...
 1935年5月初,杨靖宇率领骑兵队伍抵达兴京东昌台附近,韩震来见他,要求出兵东昌台,解救在那里关押的4名地方工作人员。杨靖宇答应,做了军事部署。东昌台位于兴京县城25里,是南通桓仁、本溪,西达抚沈公路的咽喉,敌人的重要据点,有伪军严密把守,严重影响兴京和桓仁之间的交通。为排除这个障碍,杨靖宇在派人前去侦察掌握敌情后,于5月5日采取“上略伐智”之策,将一支队伍乔装为驻通化日本守备队骑兵大队,前去叫开东昌台的大门,继而迅速占领西山头的制高点和要害部位,封锁伪军两个连的营房,放火烧了伪警察署,砸开监狱的大门,解救出4名地方工作人员和被关押的群众。大部队进入东昌台后,通过开展政治攻势,将两个连的伪军全部缴械。东昌台大捷,伴随人民军第一军司令部惩治五名汉奸的判决书和政治部印制的传单,传遍兴京、桓仁和通化三县,震动了东边道内外, 给了敌人有力的打击,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

  人民军从东昌台撤出后,同尾追的敌人边打边向前进,于当晚和老秃顶子根据地的联络员接上头,之后历经多地抵达老秃顶子附近兴京的哈塘沟,开始了杨靖宇对老秃顶子根据地的巡视。

  杨靖宇到达哈塘沟时,老秃顶子游击根据地已经初具规模,其范围包括桓仁的仙人洞、高险地、文治沟、海青伙洛等地和兴京的哈塘沟、小青沟等地。这一带的群众已被充分发动起来,各地普遍建立了反日救国会等群众性组织和农民自卫武装,群众踊跃参军参战,支援前线。杨靖宇所到之处,当地群众热烈欢迎,纷纷给部队烧水做饭,筹集粮草,照顾伤病员。杨靖宇亲切会见了群众代表和抗日山林队的首领,勉励它们为抗日救国多做贡献。为加强地方工作建设,他派军部人员由地方工作员带路到马鹿沟、砬子沟等地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帮助地方开展工作。

  5月10日,杨靖宇在李向山陪同下,在巡视老秃顶根据地建设归来途中,在“骡道沟”小河西岸设埋伏,仅用5分钟的时间截获敌人输送给养的10辆大车,缴了40多名伪军的械。同日杨靖宇率领300多人的骑兵队伍到达高俭地附进的仙人洞,他在这里召开第一军主要领导干部和地方负责人会议,经研究制定了进一步建设老秃顶子根据地的规划,确定了根据地的四至范围,要在老秃顶子二层顶子密营中建设营垒,在其周围建兵工厂、被服厂、后方医院、隐形地下仓库,要确保冬季宿营上千人的给养供给。根据地的领导责任由桓兴县委书记傅世昌担负,争取到1935年冬见到根据地的雏形。会议决定进一步发动和领导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老秃顶子根据地为依托,把游击区和根据地扩展到宽甸、 本溪等地。

  在会议进行中,从冰沟子、杨木林子、葫芦头沟来十几名农民找杨靖宇告状,说六区警务局长阎会清带兵逃到这一带为非作歹,祸害百姓,罪恶多端。杨靖宇立即派共青团桓兴县委书记朴金华(女),会同队长隋文斌带十余人前去侦察,得知阎会清正在葫芦头沟逼迫民女郭银雁成婚,郭家无奈正准备杀鸡宰鸭吃顿团圆饭后全家服毒自尽,被朴金华劝止。杨靖宇紧急派遣“猛虎”队长杨殿清带领基干队员,扮成新娘表兄弟去送嫁妆,把两挺机枪暗藏在陪嫁大躺柜中,到迎亲的大门口,将阎会清和他的随从一网打尽,为民除了一大害。

  5月12日,杨靖宇率部队抵达关家堡子,召开反日山林队“占东边”、“双虎”、“海林”和朝鲜独立团的首领开会,会商联合抗日大事。这时杨靖宇接到情报,日军一个警备中队约100人,带一个刽子手,沿兴京苏子河向凤凰岭、吴家一带搜捕“通红军”的关系人,抓到后就地砍头处决。杨靖宇给敌人摆设迷魂阵,与敌人交战后,敌前锋30多人被红军伏兵击败,敌人惊慌失措弃尸10多具,丢下迫击炮逃走。敌指挥官见红军没有把迫击炮弄走,误以为交战的是红军小股部队,故不予理会,大队人马在杨靖宇布下的迷魂阵里转悠,这样便于人民军看准时机打击敌人。红军大部队不去三块石,派小股部队误导他们,大部队乘机南下,在罗圈帐地方集结。

  杨靖宇原打算去抚顺三块石,之所以没去是由于原定于罗圈帐地方和第一师会合,制定西进方策。但第一师大部队一直没有到来,只有第一师副师长韩浩带领第三团先到。杨靖宇借机同韩浩讨论如何在桓宽凤岫等县开展新区工作,拟定在大四平建立区政府,在和尚帽子山建立游击根据地,再和北面的三块石、东边的老秃顶子连成一片,伺机越过“安奉铁路”向千山山脉发展。他对韩浩说,秋天时组建第三师,要加强第一师的建设,又说中央红军已到达川陕,要做好准备迎接红军出关作战。如今第一师进行西进,要明白“只占辽东,不占辽西,不能称谓红军”。

  5月18日,杨靖宇率领骑兵队登上歪脖望山,战马长嘶鸣叫暴露目标。敌人发现后立即出动大军跟踪尾随而来,敌人人多势众,来势凶猛,从东北南三面向山上平推过来,一连打倒我军10多匹战马,并很快突破我军第一道防线,攻上了半山腰。杨靖宇镇定自若,沉着指挥,他命令将战马疏散到密林中去,留一部分人员看护,其余人员一律上山与敌战斗。在我军的反击下,敌人被遏制在半山腰,攻势减弱。 在作战过程中,杨靖宇观察发现,阻止人民军去路的是伪军廖旅的一个连,便同宋铁岩、高国忠紧急磋商,决定采取政治攻势瓦解伪军。当即组织阵地上的干部战士一连齐呼三遍“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接着齐唱《劝伪军反正歌》。政治攻势很快见效,“你们是红军吗?”东面的敌人高喊。在我方高喊是以后,对方高喊“是就别打了!赶快派人来接头”。 

  我方代表应声而出,双方经简短对话后达成红军借路突围的协议。此后,杨靖宇率领军部和第一师550多人的队伍趁夜色顺利地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于5月20日到达海青伙洛,和李东光、傅世昌、韩浩等会合。当晚,杨靖宇李东光召开南满特委和第一军党委联席会议。在会前不长时间,5月13日,第一师师长李红光在嘎叭寨作战中负重伤,此后医治无效去世。杨靖宇闻讯后泣不成声,悲痛欲绝,他在追悼李红光烈士等大会上深情地说:“李红光烈士是南满红军创建以来难得的将才,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以26岁年华,用鲜血写下了光荣历史,在人民群众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的壮烈牺牲,是红军的严重损失,他虽死犹生,像一颗闪耀在南满上空的明星,光华四射!他是高悬在我们的天空中,普照着胜利军旗的红光”。杨靖宇在副官长李向山的陪同下,秘密到新宾县红土庙子黑瞎子望李红光的坟上祭奠。南满特委和第一军联席会议鉴于李红光牺牲,决定任命韩浩继任第一师师长,程斌任第一师政委。当研究到桓兴地区下一步工作计划时,接到一份急报,会议中止。经与会领导研究,决定杨靖宇立即返回金川河里救急。

  杨靖宇于5月22日率部回到三岔河。当天他见到朱海乐,要他定下时间返回抚顺就任抚兴游击大队大队长,协助第一师开展工作。朱海乐临行时,杨靖宇为他送行,对他提出了希望和要求。朱海乐激动地说:“俺跟红军走,棒打不回头”。为表达对杨靖宇的知遇之恩,他借和杨靖宇比枪法为由,将自己使用的从日军缴获的德国造20响镜面大匣枪,换下一位烈士送给杨靖宇作为指挥枪用的三号匣枪,以作为继承烈士遗志,坚决抗日的信物。接见结束后,他率领部队直奔抚顺。朱海乐没有辜负杨靖宇的教导和期望,回抚顺后他一直坚持配合抗日联军抗击日本侵略者。1938年他率部在拉古龙须岭与敌遭遇,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杨靖宇于5月下旬返回金川河里后,切实加强对所属第二师的领导,在部队开展了“后方大整军”活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检阅这一活动的成效,杨靖宇于8月发动和开展了有计划的,以伪旅长邵本良为靶心的山地战大练兵,其口号是“痛打邵老狗,歼灭汉奸队!”。

  首先由第二师出兵进行实战演习。实战前,杨靖宇亲赴清原黑石头和柳河大沙滩进行实地考察,这一地带侧岭横峰,地势险峻,是打伏击战的好地方。最后他选定虎石砬子大峡谷这个“大口袋”作为战场。经二师侦察队侦察得知,8月22日,邵本良的两个精锐营去黑石头一带“讨伐”,二师出动一支部队引伪军上钩。伪团长发现后感到立功的机会到了,下令加快速度猛追, 当进入虎石砬子大峡谷后,枪声大作,二师伏兵向伪军猛烈开火,同时开展政治攻势,“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等的口号此起彼伏。伪军被打得晕头转向,纷纷举手投降。战斗很快结束,二师部队击毙击伤敌百余人,俘虏80多人,缴获迫击炮一门,原封未用的炮弹20箱;重机枪1挺,子弹15箱;三八式步枪150多支,子弹三万多发,还有给养车20辆。这就是杨靖宇指挥的著名的清原黑石头伏击战。这一仗二师全胜,其军威大振。邵本良和他的日本主子三毛司令官遭到沉重打击。战后第二天,《盛京日报》报道:“清原、柳河交界地方的讨匪一役,军警死伤不少”。(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