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徐洪:抚顺解放之前夜

2023-01-20 08:26 抚顺七千年 徐洪 766
  读过不少解放抚顺的文章,基本都是描述战斗经过,对东北野战军独立第十师缘何途经抚顺介绍的较少,而且各有出入。现综合当年抚顺之战的指挥者,独立十师师长赵东寰和主攻28团团长段志清的回忆录,对独立十师路过抚顺的背景做以概述。  1945年8月...

  读过不少解放抚顺的文章,基本都是描述战斗经过,对东北野战军独立第十师缘何途经抚顺介绍的较少,而且各有出入。现综合当年抚顺之战的指挥者,独立十师师长赵东寰和主攻28团团长段志清的回忆录,对独立十师路过抚顺的背景做以概述。

  1945年8月15日,抗战结束东北光复。国共两党为争夺东北,均迅速向东北集结兵力,内战一触即发。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9月成立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东北局,制定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方针。通过两年的运筹部署,1948年3月12日,声势浩大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辽沈战役打响。


徐洪:抚顺解放之前夜 图1
彭真


  辽沈战役打响后,我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肖劲光、政委肖华,指挥直属独立第十师,会同第十二纵队和另外5个独立师,负责围困长春之敌——国民党的六十军和新七军。10月15日我军首先攻克了锦州,全歼范汉杰兵团,关死了东北的大门。对被围困在长春、沈阳、锦州地区的近50万国民党军队展开了大决战。驻守在长春城内的国军在孤守无援、突围无望的情况下,六十军军长曾泽生于10月17日率部起义。在如此大军压境强势逼迫之下,新七军亦于两天后投降,长春宣告解放,辽沈战役进入了第二阶段。

  接下来按照兵团的部署,我十二纵队立即向鞍山挺进,截断沈阳敌军企图从海上逃跑的退路。命令6个独立师除驻留长春一个外,其余速向沈阳东南开进,夺取工业重镇本溪。而独立十师作为前锋,于10月23日率先出发,为全军开辟道路。

  独立十师下辖二十八、二十九、三十3个团,原来属辽吉军区。在康平和法库战斗中又收编了4个团,经过长春一战,官兵的战术水平有了新的提高,斗志也愈来愈旺。接到南下打本溪的命令后,就边走边动员,互相督促着:“快!快!慢了就打不上大仗了!”到处都能听到这样的议论:“东北就这一仗了,要打好解放东北的最后一仗!”

  独立十师在师长赵东寰的指挥下,从长春出发日夜兼程。经公主岭、四平、昌图、开原一路南下急行军,8天走了600多里路。10月30日部队到达抚顺东部的章党地区,被一条东西流向的浑河挡在了北岸。适逢浑河涨水,河宽几百米,水深1.5米左右;又是泥沙河底,旋涡很多。步兵可勉强过去,但是车马、火炮辎重等却无法涉渡。附近既无桥也无船,又来不及找架桥的材料。据前哨侦察员报告,顺河流西行约30公里,在抚顺市区内有永安桥和铁路桥,但均有敌人重兵在把守。

徐洪:抚顺解放之前夜 图2

永安桥南头敌碉堡


  此时北方已入冬季,岸边结有薄冰。身着夹衣的上万官兵和大批弹药军需,涉水渡河根本行不通。情况紧急怎么办?只有转兵先拿下抚顺永安桥,才能快速过河而不延误战机。但上级给独立师的任务是打本溪,并没有打抚顺的部署。赵东寰立即召开师党委扩大会议,分析紧迫的形势。做出了连夜突袭抚顺,夺下桥梁再去本溪的决定,这也为后续部队打通了道路。这一“将在外”的决定,得到了师团级干部们的赞同。

  大家一致认为,打下抚顺比重新架桥或涉渡更能节省时间,也能威胁震慑沈阳之敌,一举两得;更符合毛泽东同志灵活机动的作战原则。会后边向兵团领导请示,边组织各团队迅速行动,趁夜色悄然向抚顺市区挺进,争取在不被敌人察觉的情况下夺桥通过。

  东北光复后,国民党一直视抚顺为军事防御和把持经济的重地。将五十二军精锐部队207师部署在辽沈地区。其中207师新编第三旅,占领控制了抚顺及清原、本溪等地。与我辽东地方军民开展游击战,妄图清剿我党政机关及武装力量。10月份在我军迅猛的打击下长春失守,首尾难顾的国民党,不得不把驻抚的二〇七师调回沈阳增援,而将驻防抚顺的任务交给了沈阳守备队第一师,并运来大批弹药继续抵抗。

  驻抚的敌守备一师师长周仲达,带领直属部队和3个步兵团,加上地方保安警察和矿警共7000多人。其中一个团重点防守在永安桥南北桥头堡一带,其余兵力分散在南北两岸新老城区。尤其是北岸的老抚顺城以及高尔山等地,过去是二〇七师师部防区,核心部位暗堡密道等防御工事构建得比较坚固,自称为“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按照分工,我独立十师以打攻坚战出名的二十八团求战心切,奉命攻打抚顺城、夺取永安桥、占领河北地区;二十九团作战机动灵活,善于打巷战,待二十八团拿下永安桥后,立即跟进消灭河南守敌,占领新市区,并向外扩展;三十团则作为师部的后卫预备队,随时听从调遣,扫清外围残敌。总攻时间定为30日深夜24点。各团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务必在6小时内、即天亮前拿下永安桥,然后速战速决,一举解放抚顺! 


徐洪:抚顺解放之前夜 图3


  独立师二十八团团长段志清率部,于10月30日下午从抚顺东郊前甸,迅速向市区逼近。傍晚时分通过突审俘获的敌保安团中队长,了解了敌人两岸兵力部署情况,制定了进攻方案。经过一番紧张的准备,午夜23时,我二十八团同时向抚顺城、永安桥和高尔山突然发起猛烈进攻,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完全占领了抚顺河北地区。又在炮火的掩护下,顽强地夺取了永安桥。凌晨3时许,乘胜攻下位于西公园纪念碑下面的敌指挥所,活捉了敌师长周仲达等人。天刚放亮,河北地区和永安桥的守敌已全部被歼灭。

  31日凌晨4时,我二十九团通过永安桥,所属3个营分东中西三路直扑河南市区,和二十八团一起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很快便占领了敌市政府、电话局、矿务局、发电厂、西制油厂等重要机关和工厂。接着后备部队继续向西挺进,占领缴获了敌人的弹药库、军需列车等大批物资。并在我地下党同志的策应下,促使抚顺煤矿200多名矿警起义归降。至1948年10月31日7时许,敌驻抚守备一师全军被歼灭,抚顺市区的战斗胜利结束,煤都抚顺宣告解放。


徐洪:抚顺解放之前夜 图4


  傍晚时分,我东北野战军兵团司令肖劲光、政委肖华到达抚顺。对独立十师的战绩提出表扬,还任命赵东寰为“抚顺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连夜开展工作,抚顺人民的生产、生活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而部队经过暂短的休整后,继续向本溪挺进,去迎接新的战斗。辽沈战役后,独立十师奉命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军,番号是一五一师。                    

  最后说明一下:新中国成立后,赵东寰任中南军区司令部军训处处长、工程兵工程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2002年逝世。段志清任广西军区龙州分区司令员、海南军区副司令员。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2000年逝世。(作于2023年1月14日 腊月二十三)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洪专栏

      徐洪,(1956-2023)  原中共抚顺县委党校副校长。现任抚顺市关工委报告团副团长、市邮协秘书长、市作协纪实委副主任、县关工委副主任等。1980年起在省内外发表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现为辽宁省作家、集邮家。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