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2023-05-29 10:38 抚顺七千年 1028
  时间走到了2004年,我们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到了关键的收关阶段。  2004年1月8日,接到南京明孝陵的邀请函,邀请我和刘季春局长去南京明孝陵参加世界文化遗产标志碑揭碑仪式,南京明孝陵在我们之前的上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申报成功了。&e...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


  时间走到了2004年,我们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到了关键的收关阶段。


  2004年1月8日,接到南京明孝陵的邀请函,邀请我和刘季春局长去南京明孝陵参加世界文化遗产标志碑揭碑仪式,南京明孝陵在我们之前的上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申报成功了。

  刘季春当时已在北京,观摩话剧《苍原》,是全国十大精品剧目之一,这个剧里有我们抚顺18个舞蹈演员,观剧以后,刘季春直接去南京等我。1月8日晚上,我从抚顺出发,司机刘阳明晚上送我到沈阳南站,结果1036次火车已经开走。是我记错了时间。在沈阳办理退票以后,我打电话告诉刘季春局长,说南京我不去了。刘季春坚持要我第二天飞过去。

  夜色中沈阳市内的民航都已经关门,买机票只能等明天了。 回到家里,妻子听见开门声大惊,在厅里呆呆的站着。然后奚落我,说:还当局长呢,连一张车票都整不明白,丢死人了!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3


  1月9日周五早晨8点在抚顺民航买到1638次航班,中专北京,换乘1503航班再飞南京,直飞南京的航班今早7点已经飞走了。购票以后我回到办公室,中午11点55分刘阳明再送我到机场。起飞后我到最后一排靠窗坐下,机下是长蛇般扭曲的冰冻河流,燕山山脉渐渐隆起。

  下午3点降落北京,到航站大楼4层,下到3层中转盖章,再下到二楼,这时1503航班在电视屏幕上还没有显示。我在34号登机口坐下,16时电视屏幕显示,1503航班在40号登机口。我用小车推着行李,沿着自动道去40号登机口,沉沉睡去。广播又通知到44号登机口,排队时遇到了国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遗产处的处长郭旃,他也去南京参加揭碑式。晚上17点58分起飞,晚点18分钟。机上晚餐是鱼排米饭、小面包奶酪、巧克力蛋糕、青豆萝卜咸菜和咖啡。

  登机时因为手拎两个行李,安检人员非让我托运一件。晚上20时在南京降落,南京方面在航梯通道迎接。 南京城墙在霓虹灯装饰下显得十分秀丽壮观,梧桐、城墙、楼房、街景和谐而美丽。到南京国际会议中心,距离明孝陵神道不远,我把郭旃处长送进2号楼,我到6号楼,每人一个标间。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4


  1月10日早8点,我和季春局长、局办公室的李强3人几分钟就来到神路,下着细雨,漫步神路,石像生高大而宁静,有凄惶、戚美、融入天地之感。揭碑式在金水桥前,桥对面竖起了红布包裹的遗产碑。金水桥前搭起了舞台,铺上了红地毯。 会场上寒风瑟瑟夹着细雨,座位已经无法落座。南京市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与国家文物局领导登台讲话授予证书。文物局遗产处处长郭旃致辞说:“天上下雨,感动得老皇帝朱元璋流泪了”。

  演出活动开始后,我去丈量遗产碑的规格,作为我们将来的借鉴。然后送季春局长和李强上火车回抚顺。

  下午14时30分,我去灵谷寺,雨转雪,南京少有如此大雪,脚下雪水横溢。雪朵挂满凄美的绿树与天空的迷茫融为一体,无梁殿大门洞开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灯火在幽暗中摇曳,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的灵位若明若暗,有几分阴森之气。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名字显白,就像生命的苍白无力。数万条生命并非为了自己。所谓无梁殿就是在建筑物中横起一道大墙,托起屋顶,屋里形成前后两条隧道,以此谓之无梁。后边是中山音乐广场。绿瓦黄体的灵骨塔在雨雪夹持的绿树中更显得妩媚,建于1933年,是仿古的杰作。 雨雪交加中的紫金山真是心旷神怡,一片净土。没有了蚁群般的人流和喧嚣,只有心灵的宁静和身体的恬然。中山陵的石牌坊有“博爱”二字,密集的罗汉柏枝条下垂,好像摊开双手来迎接宾朋,碑亭里的巨大石碑金书“国民政府葬孙中山总理于此”。

  中山陵的蓝瓦和青天白日旗一样,代表蓝色的大海和天空一样的清明博爱。中山陵是冰清玉洁与勇武神威的融一,寝殿门楣上书民族、民权、民生。大片的雪团从寝殿蓝色的瓦垄上滚落,落地有声。回望紫金山下,天地一片苍茫,空气中都有《一剪梅》的旋律。

  在明孝陵世界文化遗产标志碑前,从左到右:佟达、刘季春、李强。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5


  6月16日到沈阳,副省长滕卫平在省政府小白楼召开世界文化遗产领导小组会议,抚顺刘诗副市长、刘季春局长、副局长佟达、新宾县长栾德祥和常务副县长参加。 晚上与刘季春局长住局办公室,从家里拿来被褥。刘季春起草申遗成功以后的庆典方案,我起草申遗成功以后的宣传方案。晚上10点上厕所,我把钥匙锁在屋里,我进不去自己的426办公室,手机也没带,只穿一条裤头跑到三楼刘季春的办公室,把刘季春弄得啼笑皆非,他打电话让司机刘健去办公室主任家里取来备用钥匙送到局里。如果不是刘季春在,我真要体验一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大概市政府大楼里也会在历史上罕见的出现一次夜半裸奔了!我是不是经常搞笑,坐飞机的头等舱不敢吃喝,去南京却让火车开走了,在政府大楼里夜半裸奔! 6月20日,起草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以后的表彰方案。6月25日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工作总结报送省政府和市政府。

  6月27日下午,我要同李晓泉去苏州,去参加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刘诗副市长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到达苏州。 我核对一下申遗文本和保护计划,提出3个要点,报告已经在苏州的刘诗副市长。

  下午13点20分出发到沈阳北站,乘坐沈阳——上海的119次,我在12车,李晓泉在13车。晚上5点在苏州下车。28日苏州外经局办公室主任郭新建主任接站,住在距离火车站一步之遥的外贸宾馆。晚上6点,外经局宴请新宾县常务副县长和桓仁县一行11人。

  席间,我回到房间与抚顺晚报和电台通话,通报有关情况。然后去苏州会议中心面见刘诗副市长。我把可能遇到的问题共3点整理成文字交给刘诗副市长。然后于晚上8点到1522房间,在省文化厅张春雨副厅长房间开会,滕卫平副省长召集会议传达文化部宣传庆典的意见,由李晓泉发回抚顺有关部门。 6月29日上午9点出门去会场。

  我和李晓泉使用刘诗副市长的证件持证进去。这里是苏州规划馆,有个广场,连着运河和一座拱桥,广场中心的地面上浮雕一只盘龙。进入会场大厅,先通过安检门,正面是隐在玻璃墙后边的竹林。从两侧进入会场。主席台上是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标志的巨大会标。主席台前的前排是正式代表席位,其次为观察员席位。每个座位上都有一个同声翻译耳机。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6


  离开这里我们又去国际会议中心,那里是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的展览所在地。见到了在清永陵展位的新宾县常务副县长和沈阳故宫的支运亭院长,在其他展位还见到了桓仁县五女山展位的于书记、朝阳的文管办孙国平主任和博物馆尚晓波馆长、南京中山陵管理处的王前华和廖锦汉两位处长。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7


  遇见沈阳故宫博物院支运亭院长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8


  遇见桓仁县五女山展位的于书记等同行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9


  我和李晓泉又去金门路美迪广告公司订制欢庆条幅。中午在附近吃饭,喝老鸭汤,李晓泉还弄来了两根大骨头棒子,就像双筒高射炮立在盘子里,然后往腿骨里注入汤料,加蒜泥酱油,使用吸管吸骨髓。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敲骨吸髓!这敲骨吸髓的一顿饭让我难以忘记。 

  下午去苏州会议中心为刘季春和他请的赞助商预定两间标房,抚顺网通的两位老总来,我马上通知负责接待我们的苏州市外经局,让他们去浦东机场接机。刘局长到达以后,在会议中心等候我。我带箱子过来,与刘局长住到一起。


  6月29日晚上与刘季春局长和两位赞助商在苏州会议中心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0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1


  6月30日早晨。我们大家跟随刘诗副市长乘大客车进入会场院子里,听说上午可能审议辽宁省的桓仁县五女山项目。已经调到国家文物局任司长的省文化厅副厅长顾玉才为我们和沈阳的同行办理了参会证件。李晓泉去广告公司取回庆祝横幅,然后去火车站迎接抚顺媒体。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2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3


  在会场前厅遇见到清永陵考察的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派遣专家稻叶信子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4


  6月30日刘诗副市长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5


  今天的审议一直持续到到晚上9点30分,一天总共进行了16项,其中自然遗产12项,人文遗产4项。今天审议的16个项中,有4项被毙掉。大国的项目均能顺利通过,小国真是没有地位。在对审议项目评头品足时最猖狂的就是英国,西方为什么总是这么傲慢喜欢居高临下呢?。会议休息期间,免费供应咖啡和饼干。没有安排晚饭的时间,晚上就是大厅里的饼干和茶水咖啡,随便取用。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6


  6月30日刘诗副市长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7


  6月30日市文化局长刘季春、副局长佟达、文物处长李晓泉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会场。由于没有审议中国项目,我们就坐在会场后侧

  今天晚上的时间,印度尼西亚的热带雨林审议了三个小时,会议议程被拖延,所以中国辽宁的五女山项目没有在今天按时上会。五女山和吉林省捆绑申报的项目原计划是中国在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3个申报项目中(高句丽的王城和王陵、中国明清皇宫、中国明清皇家陵寝)第一个上会审议的中国项目,所以文化部长孙家正和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均已到场。辽宁准备了鲜花与条幅,辽宁电视台开辟了专用频道,然而都落空了。

  由于记者不准进入会场,辽宁电视台记者委托刘季春局长的小型摄像机拍摄会场。 刚刚回到宾馆准备休息,晚上10点半,突然接到通知,让我们到滕卫平副省长的住处开会,我们意识到,出了麻烦了。到了滕卫平的住处,副省长说:“英国提出异议,那么多《中国明清皇家陵寝》的扩展项目,涉及北京、江苏、湖北、辽宁4个省,你们怎样用一部法律(《中国文物保护法》)实现统一管理。这个问题国家文物局已经明确,由国家文物局的法规处处长回答。

  第二个问题是,辽宁这次审议的关外三陵,都不是统治全国的皇帝,从顺治到宣统等10位才是皇帝,所以关外三陵都不具备皇帝身份,不能以皇家陵寝扩展进入这个项目”。

  我明白了,英国人的意思是,此次中国关外三陵的墓主都不是统治清朝的皇帝,他们想把我们的项目直接毙掉。会场一时沉默。我在等待,我们抚顺不是牵头单位,不必着急说。最后长时间的沉默,我忍不住了,我说:“抚顺有话说”。副省长示意我讲。 

  我说:沈阳福陵的努尔哈赤和昭陵的皇太极虽然当时没有统治君临清朝全国,但他们的皇帝身份是毋庸置疑的,他们都拥有汗王的身份,汗就是少数民族的皇帝称谓。例如蒙古大汗是成吉思汗,唐朝的唐太宗被周边少数民族称为“天可汗”,努尔哈赤被称为“汗王”和“覆育列国英明汗”,史书还把努尔哈赤称为“天命汗”,把皇太极称为“天聪汗。” 

  我继续说:抚顺的清永陵里面的4位墓主虽然不是夺天下坐天下的皇帝,但他们孕育生养了清朝的皇帝,他们是清朝的父亲。因此清朝君临天下的顺治皇帝认定他们的皇帝身份,直接命名为肇祖原皇帝、兴祖直皇帝、景祖翼皇帝、显祖宣皇帝,这是清朝君临全国的顺治皇帝的认定,清朝认定的皇帝岂可由你们英国人来质疑否定?他们不但拥有皇帝的名分,也拥有“永陵”这个清朝尊崇的皇家陵园的地位。

  还有,清朝的4位皇帝们9次来过清永陵祭祖,例如康熙大帝1682年来永陵祭祖是为了向先祖皇帝报告,他平定了三藩之乱。1698年康熙大帝平定了噶尔丹叛乱来永陵向先祖皇帝报告工作,那么清永陵的皇帝名分还有可以质疑的地方吗? 

  滕卫平副省长说:好,这个回答好。就由你们抚顺起草对英国的答复,天亮交给国家文物局。于是,我和刘季春局长不能睡觉了,写完答复文,半夜交给辽宁代表团通外语的人翻译成英文文件,凌晨4点上交国家文物局。天亮了,我和季春局长小睡了两个小时。国家文物局拿着我们起草的答复文件会前同英国代表团进行了交涉。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8


  7月1日早晨,我们精神抖擞的从苏州会议中心去会场,今天中国的3个项目全部将要上会审议。

  7月1日早晨,季春局长未醒,我出门来到宾馆天井写日记。池中的红鱼也没醒,池水平静。楼台山石、浮莲红鱼,皆是室内之境。7点10分,游鱼活跃起来,不时听到鱼跃之声。坐在琉璃桌凳上,补完了两天的日记。今天我们都做好了准备,我们的项目将上会审议。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19


  上午8点30分进入会场,直到下午1点17分,吉林省集安县的高句丽王城与王陵(包含辽宁省桓仁县的五女山城)获得通过。我们悄悄离开会场,在副省长滕卫平的率领下,辽宁代表团来到前厅,展开横幅。滕卫平说:“让我们欢呼一次吧!向家乡人民报喜”。然后到凤凰路小吃街,我吃了一碗面条,匆匆赶回宾馆取身份证。因为副省长要求明天乘飞机一同回去,省委省政府要在机场组织欢迎仪式。我同记者衣锦辉拿着身份证返回会场。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0


  由于挪威加塞提前审议,通过以后已经是晚上6点。进行茶歇(免费供应茶、咖啡、饼干)。晚上7点复会。在茶歇时间,我拿出申报文本请各国代表签字,首先请尼日利亚的阿普托索签字,他是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主席团副主席,主席团主席是我国的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主席章新胜,他的中国另一个职务是教育部副部长。开会以来都是章新胜主持会议。

  按照议程,晚上7点复会以后就要审议中国的项目《中国明清皇宫》和《中国明清皇家陵寝》了。由于将要审议的项目是中国的,那么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的主席因为是中国人,中国的章新胜就不能继续主持会议,而是临时换做尼日利亚的阿普托索,所以我要找到他先签字。滕卫平副省长立即让他的精通英语的秘书小班带着我去邀请签字。然后是印度代表戴美兰(女)签字。会议期间从中国派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使张学忠、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副局长张柏、副省长滕卫平、省文化厅副厅长张春雨、抚顺市刘诗副市长都在我的申报文本上签字。 沈阳王玲副市长说:整个辽宁代表团,只有抚顺佟局长一个有心人。

  根据国家文物局领导的安排,我和沈阳故宫的研究员佟悦坐到了中国代表团的席位上,负责回答业务问题。大家说:二佟坐镇,准备迎战。连辽宁、吉林的副省长都坐在我们身后。中国代表团的席位在会场的第一排,位置显赫。我们的桌子前面的木牌是“中国代表团”,我顿时感到庄严神圣。但是我也很害怕,怕自己回答提问卡壳。在我的左边依次是中国驻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的张学忠大使、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张柏常务副局长、中国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章新胜,我和佟悦的右边是已经升任司长的郭旃、国家文物局法规处长。 

  晚上7点复会,当沈阳故宫的电视片放出来,一片金碧辉煌和气势磅礴,强大的气场使得整个会场鸦雀无声。真为中国的文化自豪。沈阳故宫通过,没人提问,沈阳故宫的佟悦可以轻松了。接着是关外三陵,稻叶信子对中国保密的考察报告终于揭晓。英国代表团把要求发言的木牌竖起来,我的心几乎要蹦出来。没想到的是,英国代表团的发言就一句话:“联合王国对中国扩展项目关外三陵没有异议”。我一下子瘫在椅子上。接着许多国家的代表团木牌立起来要求发言。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对中国项目的评价和赞誉。发言几个过后,大会主席阿普托索问:“还有反对意见吗?如果没有,通过”!阿普托索手中的木槌落了下来。接着说:”我们进行下一个,请中国的章新胜主席继续主持会议”! 

  我看了一下表,8点05分通过的。

  然后中国代表团全体悄无声息的离开会场,到前厅,我们展开李晓泉事先订做的横幅和鲜花,警卫人员走过来告诉我们要肃静,于是我们全体只能小声欢呼一次。滕卫平副省长说:”向家里报喜,8点整,关外三陵通过”。我们立刻离开会场,在大门外的夜色中,围绕着一群苏州市民。刘诗副市长在会场大门外接受省市媒体采访(会场院子里不允许),已经流泪了。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1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2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3


  7月1日晚上辽宁代表团的庆祝活动,抚顺代表团集体合影

  然后我们接到通知,让我们都去苏州会议中心7号楼,辽宁代表团在这里集中,会场充满掌声与欢呼声,还有彩画和横幅和不断闪烁的闪光灯。然后是座谈会,副省长和沈阳、抚顺的副市长都讲了话。散会以后刘诗副市长应邀参加文化部的庆祝酒会,我们和新宾县的有关领导到了观前街的一家饭店,饭店就要打烊了,空无一人。然而为了照顾我们的欢乐情绪,接待了我们。

  不长时间,刘诗副市长从文化部的宴会赶回来,与我们一起喝酒、唱歌、拍照。大家手拉手围着餐桌转起圈来,新宾县文化局长尹清波(刘刚局长退休了)等人流泪了。我没有哭,我已经太累了。这时已经是半夜了。后来从苏州回到家,我一头躺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不是身体的疲惫,而是精神上的高度紧张和疲劳。 回到宾馆睡觉已经是后半夜1点了。此时才发现儿子在20时48分发来短信,问:世界文化遗产有结果了吗?

  我们睡觉了,而李晓泉却在寻找明天早晨我们乘坐机场大巴的具体地点,因为辽宁代表团各市各县都不住在一起,就是我们和李晓泉及抚顺媒体都是分住在两个地方。因此都是各自出发去机场,这样明早的乘车地点必须弄清楚。李晓泉后来告诉我,她回来已经是后半夜两点了。

  7月2日早晨6点起床,到苏州公安局对面乘坐机场大巴。几位抚顺媒体记者已经等候在这里。一碗面条加一个鸡蛋,没有买到水,商店没开门。到浦东机场,刘诗副市长给大家买了水,我与网通的两位经理在等候刘季春,他给机关全体买了丝巾。中午11时50分起飞,我坐到了第二排。俯首望去,是浑黄的海岸线。有几条大船在海面上犁起一条黄带。 下午两点多在沈阳降落,下面是旗帜和欢迎的人群,省委宣传部部长站在舷梯旁。文化局机关都来了,我把鲜花给了礼仪小姐。回到家里已经下午3点,开始大睡到第二天!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4


  7月3日晚上6点半,在雷锋体育场举行全市庆祝大会。滕卫平副省长在会场始终都没走。主持人是赵劲,他在主持词中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为了什么?我访问了一位专家,就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佟达,他说“是为了保护、保养、延续这样一个理念”。这时候,挨着我坐着的滕卫平副省长的秘书小班友爱的搂住了我。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5


  7月5日《抚顺日报》以一个整版刊登记者闵莉的《清永陵,我们的骄傲——清永陵“申遗”回眸》,图片为我接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遣的世界古迹遗址理事会稻叶信子。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6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7


  7月8日,早起去省政府大院里的人民会堂,我被安排在摆着大红花的立功席位上,与省文化厅的刘胜刚并坐,右边不远是本溪市的梁志龙。在省政府人民会堂的表彰会上,我荣获省委省政府二等功。一等功抚顺市1个,给了新宾副县长。二等功两个,是佟达和新宾文化局长刘刚(很好,退休了也没有被遗忘),三等功6个,是市文化局长刘季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许志、市政府副秘书长王振民、新宾文化局副局长柳永民、永陵镇党委书记赵家旭、永陵文管所长邢启坤。与一等功二等功合影的是省委副书记王万宾。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8


  省委省政府表彰会议之前,刘诗副市长找我谈话,她说一等功只有一个,这个一等功应该给你。但遗产所在地在新宾县,新宾县又投入了两千多万用于申遗,所以给你二等功吧。我说:参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就像参加申报奥运会一样,此生难得一遇。领导让我参加这项工作已经是对我最高的奖赏。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29


  为了对我的偏爱,刘诗副市长为我争取来抚顺市委市政府一等功。虽然市级单位没有颁授一等功的权力,只有省级单位才能颁授一等功。但刘诗副市长说,佟达的一等功我们认可。感谢我参加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经历,这是我人生的高光时刻。20年过去了。我怀念这段流金岁月,更不会忘记市委宣传部马克猛部长、刘诗副市长、市委宣传部许志副部长、市文化局刘季春局长、张波局长等等对我有知遇之恩的领导们。


佟达:清永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那些事(下) 图30


  悠悠岁月,仿佛就在昨天。告别了往日的激情年代,就像这张来自网络的图片里清永陵的幽静。
该文章所属专题:佟达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