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郭秀江:母行千里儿担忧

2023-06-06 12:04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975
  各位,是不是以为我写错了?这疑惑有道理,人家老话讲的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不仅老话这样讲,前些年还有人作词作曲做出一首歌来,就叫“儿行千里”,唱起来很是感人。这是一代代人生经历的总结,是千百万人的共情,我自己又何尝没有体验,只是,那是二十年前的体验。&em...
  各位,是不是以为我写错了?这疑惑有道理,人家老话讲的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不仅老话这样讲,前些年还有人作词作曲做出一首歌来,就叫“儿行千里”,唱起来很是感人。这是一代代人生经历的总结,是千百万人的共情,我自己又何尝没有体验,只是,那是二十年前的体验。

  那时,儿子本科刚毕业,将去异国留学。送他从北京回来,想他迢迢万里的飞行,想他将要面对的陌生国情,陌生的语境,想他腰里不很丰足的外币,心里揪着,夜难成眠。在预计落地的时间之后,就守在电话机旁边。在那急切而又漫长的等待里,自己宽慰着自己:是入境手续办得慢,是在等行李,是事先联系的房主还没到达……这时,每一个进来的电话,都陡然使我的心狂跳几下,接着就化成了失望。终于,儿子的电话来了,声音明显遥远然而清晰:妈,我到了,别担心。那一刻,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2005年7月7日晚,外女打来电话说,新闻联播刚播,伦敦地铁交通出现几处爆炸事件,有人员伤亡。记得儿子说他上班是乘地铁的,马上拨了他的越洋电话。铃空响着没人接,一会又打,还是没人接,心里又急了起来。还好,夜深时,儿子电话来了。原来在英国另一个城市读书的我的一个同事的儿子,也听到了这一消息,打电话给他,刚好他空了接到。儿子说,他本来每天上班就是在出事的那个时间段,经过那个地铁站,那天他有事请假没出去。苍天保佑!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感激,别无他求。

  随着儿子回国了,就业了,虽然不时地出差,也有境外的公出,但我心里渐渐地轻松起来,不再为他担心,他走他的,我走我的。可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为我担心了,特别是刚刚过去的五月份的旅途。

  本来计划是四月份回老家给父母扫墓,后来有了新的情况,决定将扫墓改为迁往公墓。

  儿子不时地问我定没定下出行的日期,他好给我订票。说心里话,我不大想由他来订票。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的选择不大符合我的讲究“性价比”习惯,浪费。另外,也心疼他加班加点的忙,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我家里俩人,基本上都是去车票预售处去订。现在预售处越来越少了,眼下外女退了休,又学会了订票查票,而且同外女好商量,她更能理解我的想法和习惯,不像儿子那么自作主张,便由外女来订。

  家里的事办完后,高中班的老同学又计划大聚一次,便决定在班聚结束的第二天返程。尽管儿子一再说回程票他管,还是听了外女的话,她说表弟太忙,就别打扰他了。

  在班聚结束分手时,当年同一个知青点的“铁姐”约我去她家住两天。她常住的家在南方,故乡的家常是空着的。“铁姐”说:咱俩一南一北,碰一起不易,下一次啥时候说不定。也许我们的年龄真的大了,对故人的聚散多了许多感慨,虽然我没有当时答应,但心里真真切切地被打动了。返程的确没什么急的事,可明天的票还需得退换。虽然外女不会烦,可这样订了退,退了订,话也不好张口。


郭秀江:母行千里儿担忧 图1


  就像有心灵感应,儿子的电话适时地进来了,问我定没定下返程的日期,我把刚才的情况和犹豫说给了儿子,儿子说:老同学见面不容易,回家也没急事,票退就退了吧,回程时间定了就告诉我,这样,你再退票,改签都没负担。儿子的话,说的我心里好轻松,便同外女联系,说明退票的原因。待这一切完成,距原计划发车时间,还有24小时多一点。

  确定票退完了,我告诉了儿子,这次回程票由他订。儿子说,这就对了,大姐事也多,别老麻烦大姐。我说,我要求你大姐订完后要接受我的转账,要不然以后不用她,你能听话吗?儿子说:妈,我和你的关系,是不是要比大姐近点。儿子的调侃,让我哑然失笑。要是在前些年,听我这样说,他会犯倔的,如今,他能如此轻松地调侃了。

  我所在的城市,铁路主干线上有三个大的停车站,其中西站停车多,东站停车少,我家距东站近。说近,也将近20华里,而由西站到东站,相当于横贯了整个市区的北部。

  我选择的车次是绿皮车特快,到西站晚上6点多一点,还会有西站到东站的公交车,然后到东站再打车。夏天天黑的晚,又暖和,这次车前年坐过,有经验,而且,准备订票那天还有硬座。

  当然,还有一趟更合适的车——高铁,它就停东站,而且时间好,下午两点多到站,整个行程不到四小时。只是票价是那趟绿皮车特快的3倍,我知道,儿子就是奔这趟高铁去的。

  也是该着,那天这趟高铁没票,第二天的票也卖完了。我说不等了,就买那趟特快吧!过了片刻,儿子居然痛快地答应了。

  返程前的晚上,儿子把车票发过来,让我明确一下时间和车次。直到第二天在火车站取票时,我细看才知道儿子买的是软卧。大白天行车,还用软卧吗?票价和高铁不差多少了,净胡整。

  软卧车厢毕竟是清静,干净,入厕盥洗都方便,我还是把这感觉告诉了在微信里问情况的儿子,果然,听我这样说,他很高兴。

  特快晚点了近一小时,在西站站前公交站里查车况,我要乘坐的快一路还有20多分钟就到了。这时,天还大亮。不时有出租车司机过来揽客。记得上次乘这次车,下车时问过,司机张口说80。就连我家那位花钱大手大脚的先生都愤怒了,扭身说不坐,等公交。我这次连问都不问了,直接等公交。

  半小时过去了,刚才那辆公交还没见影,又过了一会,手机显示快一路末班车8点。心中有些懊恼,可都等了半小时,再去打车,不白等了吗,况且等车的人也不少。

  末班车按时发了,公交离开车站停车场进入街区,这一带是油田的中心区,路灯,两边大楼的灯光,给乘末班车的乘客呈现了一些繁华。我想,这也值啊,等于夜览油城游一把。

  路也的确远些,公交路线又绕些远,到东站时间已九点,天大黑了。东站背依生活区,他的左右前方,在夜里看,就是旷野,衬着远处公路上的点点路灯,站前也是一片灯火阑珊。

  在东站终点下车的只有两位乘客了,我赶紧抓着那个女孩子问,出租车站在那里?她往车站的左前方一指,就在那。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穿过一排停着的公交车,看到前边有个长廊,影影绰绰站约二十几个人,有人拉着行李箱,面前有条环形路,一辆辆出租车开进来,拉上一个人就环走了。

  看了一会奇怪了,每辆车过来,只有一人上前,我去打招呼都不带搭理的,这啥情况?候车的人都年轻人,各自看着手机。我环顾四周,车都是从外边开进这环形道,可大家并不排队,又像各有所等,这时,我的视线碰到一个牌子:网约车候车区。

  原来这都是网约车,和前年排成队的出租车不一样了,这是我等公交时没想到的。可也是,天这么晚了,估计停站的火车也没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不网约谁来啊,眼看候车的人越来越少,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是儿子,他问我到家没有?我把眼前的情况告诉他,他说咋不从西站直接打车呢!我说上次回来还有好多出租车呢!谁知现在都变成了网约车,我手机里也没有网约的程序啊!

  是啊!平常没有多大需要网约,也就没下载网约的程序,约过的几次都是外女们的女儿照顾我们。想不到这个夜里,网约的必要性迫在眉睫。

  儿子急忙宽慰我,妈你别急,我给你网约。

  此刻,儿子在数千里以外的沪上,为远在北疆,搁浅在夜的火车站前的老妈网约车,眼前只有一个女孩在这候车区里晃了。

  几分钟过后,儿子电话进来了:妈,约到了,是一台白色的桑塔纳,车号是黑E28V11,这车正往这赶,你得等一下。这时,候车区唯一的伴,那个女孩也走了。

  儿子电话又进来了,妈别着急,马上就过来了,车费我付了,你不要再给。说着,一台白色的网约车进来了,车在我眼前停下。

  司机说,我就是你儿子叫的车。说着,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备箱,帮我把拉箱放进去。

  待我们在车里坐定,只听司机打电话给我儿子,你妈我接到了啊!儿子连忙道谢,这师傅真负责。

  剩下的路,大部分在湿地芦苇荡的簇拥下,远远地向着我熟悉的工厂和家园方向。师傅将车开到我家的单元门口,并帮我拿下了行李箱,儿子帮我约到的是一位热心的司机。

  打开房门,开了灯,马上给儿子通话,让他放心。电话里给儿子夸张一下:你这是几千里帮老妈救急啊!同时也向儿子表达了歉意,这晚还折腾儿子,这要没儿子帮忙咋办?儿子高兴并规劝说:妈,你以后别老考虑“性价比”,我应诺。可不,以后出行得多听儿子的意见,少让他担忧,这比给他省些钱,更重要。

  一定是因为软卧的原因,在车上休息得好,虽然折腾了一大晚上,可还挺精神,有精神就有了思考:这网约车给老年人提出了新课题难题,增加了子女为出行父母的担忧。但现代科技的应用也是双刃剑,它同时也为子女的解救提供了方便和可能。(2023年6月3日 星期六)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