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发现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一)

2023-07-11 04:18 抚顺七千年 王平鲁 1029
  玄菟、真番、临屯、乐浪四郡的设置,是伴随着汉武帝一系列势如霹雳的政治军事行动而来的,进展十分迅速,《三国志》记载,“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伐朝鲜,杀(卫)满孙右渠,分其地为四郡,以沃沮城为玄菟郡。”而玄菟郡的初设时间,《汉书》的《武帝纪》记载是......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一) 图1


  玄菟、真番、临屯、乐浪四郡的设置,是伴随着汉武帝一系列势如霹雳的政治军事行动而来的,进展十分迅速,《三国志》记载,“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伐朝鲜,杀(卫)满孙右渠,分其地为四郡,以沃沮城为玄菟郡。”而玄菟郡的初设时间,《汉书》的《武帝纪》记载是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地理志》则明确标注说“玄菟郡,(汉)武帝元封四年(公元前107年)开”,二者所记前后有一年之差,但显而易见,当时四郡应该就是随着军事上的胜利而迅速建置的。


  这种高效率的进展,虽然一时让担任后勤工作的“燕齐之间,靡然发动”,但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繁荣也随之而起,司马迁就说过,当时的“上谷(今河北省怀来)至辽东”之民,都得到了“秽、貊、朝鲜、真番之利”。《后汉书》记载,玄菟等四郡设立后,“东夷始通上京。”甚至“依山岛而居”的日本,也有使者通过朝鲜半岛的驿路交通与汉朝有了联系。而内地的大批人才也不断进入到东北地区,四郡的官员,则多“取吏于辽东”。按照后世唐代著名边塞诗人高适的说法,“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一时间东北成为汉初有志男儿的建功立业之地。

  这种局面到了汉武帝之子汉昭帝(公元前86-前74年)时有了变化。始元五年(公元前82年),临屯、真番两郡并入到了乐浪郡,而玄菟郡“为夷貊所侵,徙郡于高句丽西北。”玄菟郡原来的郡治所在地沃沮城则降格为县,“属乐浪东部都尉”。不过,东汉的王充说,这时的辽东、乐浪地方,已经从“被发椎髻”的原始状态,变成了“戴皮弁,……吟《诗》《书》”礼仪之乡,深深地接受了内地文化的熏陶。

  史书记载,汉昭帝始元五年(公元前82年)玄菟郡的这第一次迁徙,是迁到了“辽山辽水所出”又有“南苏水”的高句丽县附近,史家确认,辽水(又称小辽水)就是浑河,南苏水就是苏子河,而在苏子河流域发现的新宾永陵镇汉城遗址,则被确认为是新玄菟郡的郡址所在地,即第二玄菟郡所在地。

  因为有班固《汉书·地理志》和郦道元《水经注》等史籍的记载,历史学家们通过文献资料比对,确认了第二玄菟郡的地望,而近代以来考古学家们的努力,使永陵汉城遗址即第二玄菟郡郡址所在地的推断成为确论。

  从山河大势上看,永陵汉城遗址正位于苏子河流域最大的一块冲积平原之上,重峦叠嶂的长白山余脉龙岗山盘踞在它的四周,形成一个山环水绕、地势开阔的盆地,苏子河、二道河子从它的北面蜿蜒流过,城址所在的台地平坦而肥沃,水源充足而又便利。

  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边郡之地大多是“阴阳不和,寒冻裂地,冲风飘卤,沙石凝积,地势无所宜”的“山居谷处”,而汉武帝时期最著名的政治家、理财专家桑弘羊也说过:“缘边之民,处寒苦之地,距强胡之难,烽燧一动,有没身之累。故边民百战,而中国恬卧者,以边郡为蔽扞也。”所以说,能找到这样一处建城设治的地方,说明当时的西汉官吏还真是尽职尽责,殚精竭虑了。

  为了探明这第二玄菟郡郡址的具体情形,辽宁省和抚顺市的两级文物部门,曾对这一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和勘探。1979年9-10月,抚顺市博物馆从河南安阳请来有经验的考古钻探工人,对城址进行了第一次考古钻探。1983年,又对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复探。

  这两次勘探,探明了这座汉代城址是一座长方形古城,坐落于苏子河支流二道河子南岸的台地之上,现在仅存东、西、南三面墙址,北墙由于二道河子的摇摆冲刷,已经全毁。参加调查的考古工作者在城址中采集到了一批汉代遗物。

  这些文物包括印有绳纹的筒瓦、板瓦残片,带有卷云纹饰的瓦当,和标有“千秋万岁”字样的残损瓦当,并在遗址中发现了表明有人类生活痕迹的红烧土、木炭,以及作为道路铺石用的河卵石。生活器具中,有泥质素面的灰陶罐、陶钵、陶盆、陶鼎、陶瓮、陶甑、陶豆的残片,以及汉代的五铢钱、铁器等典型西汉遗存。(原载2018年3月8日、13日《抚顺日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平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有诗千载咏玄菟  玄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