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发现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五)

2023-08-08 04:41 抚顺七千年 王平鲁 657
  纵观东汉历史,像祭肜这样“卧鼓边亭,灭烽幽障”,能使东北边夷“畏而爱之”,进而以“貂裘好马”进贡款塞的官员,还真是绝无仅有,以致祭肜逝世后,汉明帝“嗟叹者良久焉”,遂将其子祭参,诏至奉车都尉窦固麾下建功立业。  祭参因为从军出征车师地区......
  纵观东汉历史,像祭肜这样“卧鼓边亭,灭烽幽障”,能使东北边夷“畏而爱之”,进而以“貂裘好马”进贡款塞的官员,还真是绝无仅有,以致祭肜逝世后,汉明帝“嗟叹者良久焉”,遂将其子祭参,诏至奉车都尉窦固麾下建功立业。

  祭参因为从军出征车师地区有功,以后升为辽东太守。祭肜的子孙也“多为边吏者,皆有名称”。辽东官民也为祭肜设立祠堂,“四时奉祭焉”。而乌桓、鲜卑首领每每于朝贺京师之时,因追思祭肜的恩德,“常过(祭肜)冢拜谒,仰天号泣乃去”。

  与之成为鲜明对比的,就是其后几位玄菟太守的表现,远远逊色于他们的前任祭肜。东汉殇帝、安帝时期(106-125年),高句丽王宫“数寇辽东”,当时的玄菟太守蔡讽也曾多次出击,却阻止不了高句丽的劫掠。

  以后姚光继任玄菟太守,蔡讽迁任辽东太守,这两人共同认为宫为二郡之害,“兴师伐之”,但在“宫诈降请和”之计面前,蔡、姚率领的两郡联军信以为真,停止了进攻,结果“宫密遣军攻玄菟,焚烧候城(今辽宁省沈阳市东),入辽隧(今辽宁省海城县西),杀吏民”,打了两位太守一个措不及防。

  到了建光元年(121年)四月,“秽貊复与鲜卑寇辽东”,辽东太守蔡讽再一次轻敌冒进,指挥“吏士追讨之”,不幸兵败身死,酿成悲剧。而玄菟太守姚光也在同一个月里,因为与人失和,被仇家“伪作玺书”,诈以皇帝之命“赐以欧刀(予以斩首之刑)”,由辽东属国都尉庞奋行刑斩首。

  而曾经指挥过他们讨伐高句骊、秽貊的幽州刺史冯焕,因为一向“疾忌奸恶,数致其罪”,也和姚光一起被下到监狱,差一点崩溃到要自杀的程度,被儿子冯绲劝阻后,“上书自讼”,但也未及等到真相大白,就病死狱中。以后汉安帝查明真相,将庞奋斩首抵罪,并赐冯焕、姚光“钱各十万”,委冯绲为郎中,“后鲜卑寇边,以(冯)绲为辽东太守,晓喻降集,虏皆弭散”。这就是东汉历史上一桩著名的假皇帝之诏借刀杀人事件,玄菟郡太守姚光不幸成为这桩悲剧的主角。

  按照史书记载,汉安帝继位之年,也就是东汉永初元年(107年),玄菟郡又增加了三个县,这就是原属辽东郡的高显县、候城县、辽阳县,成为下辖6县的大郡,但也就是在这期间,学者们根据文献判断,玄菟郡的郡治又进行了一次西迁,从新宾永陵汉城遗址迁往抚顺市区方向。

  浩荡的浑河蜿蜒东来,就要行至抚顺市区之时,两座建于20世纪的永安桥和新华桥,横亘在它的身躯之上,将浑河南北两岸连接起来,而两桥之间,浑河南岸壁立而起的小山,就是史家所称的第三玄菟郡所在地。

  这座小山的北段,在20世纪之初的地图上被标为山咀子,而这道山梁盘亘向南,就是今天劳动公园的所在地。1904年12月日俄战争期间,沙俄军队在山咀子和老抚顺城间的浑河上,架起了一座4米宽的轻便木桥,为了夺取这座木桥,日俄两军死伤累累。1924年3月,日本人以胜利者的姿态,在山咀子上修建了“表忠碑”,将此处称为“誉丘”。

  1935年8月,日本人在“誉丘”修建了琥珀泉宾馆,第二年又在其南段的山梁之上,修建了专供日本人赏玩游乐的永安公园。在营建宾馆和公园期间,工人们发现了大量的汉代建筑遗物,如砖瓦、瓦当等,特别是汉代那种咬合程度十分紧密的子母砖。当时的日本考古权威八木奘三郎、东京帝国大学教授池内宏等人都先后来这里进行了考察,认为此处就是第三玄菟郡郡治所在之处。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五) 图1

  当时还很年轻的中国考古学者李文信(1903—1982)先生,对这里进行了调查和部分试掘,认定了这里是一处汉魏时期的城址,它的平面略呈长方形,北城墙残长150米,南城墙残长146米,东城墙残长285米,西城墙残长291米,城墙的夯土基部分宽达7米。城内发现了房屋遗址,有火炕和煤渣遗迹(1984年友谊宾馆扩建时,此类痕迹再一次出现在峭壁之上,为笔者所亲见)。城址内外,先后出土了千秋万岁瓦当、云纹瓦当和灰色绳纹筒瓦、板瓦,以及汉代的五铢钱。出土的大量陶器中,有罐、瓮、钵、豆、壶、瓶等生活用具。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平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有诗千载咏玄菟  玄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