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发现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七)

2023-08-22 04:55 抚顺七千年 王平鲁 627
  在不断抵御高句丽、鲜卑等各族袭扰的过程中,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生活在第三玄菟郡的军民官吏以持久不懈的努力,在这里屯戍守卫,耕耘劳作,建城筑舍,运用中原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使当地经济得到了较为迅速的发展,土地得以大规模开发,沿苏子河、浑河一路向西,直至......
  在不断抵御高句丽、鲜卑等各族袭扰的过程中,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生活在第三玄菟郡的军民官吏以持久不懈的努力,在这里屯戍守卫,耕耘劳作,建城筑舍,运用中原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使当地经济得到了较为迅速的发展,土地得以大规模开发,沿苏子河、浑河一路向西,直至今天的沈抚交界地区,浑河冲积平原上大量发现的汉代墓葬、建筑遗址、大小城址,以及其中出土的大批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为这一切留下了坚实的证据。

  1989年5月,辽宁省和抚顺市的考古工作者联合,在浑河、东洲河的两河交汇处小甲邦,对这里的汉代遗址进行了发掘。发掘的面积虽然不是很大,但取得的收获却是不小。在28万多平方米的遗址中,先后发现了房址、道路遗址和一处墓葬区。

  在遗址中心区发现的一处房址,显示了当时这里人们生活水平不低,它的地面竟然是铺着地砖的,这地砖是汉代的长方形绳纹砖,按横四或竖五的方式铺到地面上,在平整屋内地面的同时,又有室内装饰美化作用,和一定的隔凉防潮效果。它的墙壁是砖墙,房顶使用了绳纹瓦。

  在遗址的生活区中,出土了以绳纹为主的灰陶器,主要有釜、罐、瓮、盆等。还有从西汉时期就开始使用的五铢钱、王莽时期的“货泉”钱,以及玉石串珠、琉璃耳珰。武器类的有环首刀、铁镞、铜镞、铜弓冒勾。

  在遗址的墓葬区中,出土了陶盘、罐、长颈瓶,以及炉灶和水井的模型。出土的一件连枝九盏灯,造型既优雅舒展大方,又科学合理实用,它的中间是一根陶制立柱,灯盏分为上下两层,每层有四个可以安装拆卸的活动灯盘,再加上立柱头上的那个,总共可以装九个灯盘,在油灯时代,它显然是一件奢侈品。

  在出土的建筑构件中,有7块较为完整的瓦当,其中有两汉时期常见的“千秋万岁”瓦当。还有一块值得注意的残损文字瓦当,它上面残存的那个字,很像五条横道,有人把它解读为玄菟郡的“玄”字。一些学者据此推断,从新宾西迁而来的玄菟郡,是不是就在这里,而不是在友谊宾馆——劳动公园?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七) 图1
小甲邦汉代遗址瓦片(2022.08)

  总而言之,由于当年史籍记载的模糊,关于第三玄菟郡的所在地,学者们曾经有过多种意见,算得上是众说纷纭。以抚顺友谊宾馆——劳动公园为中心,周边地区的多个汉代古遗址,都被怀疑过是玄菟郡郡治所在地。

  上世纪30年代,日本人在开挖西露天矿时,曾一度认为今天望花区的古城子就是第三玄菟郡所在地。60年代,曾有人推断第三玄菟郡是在今天铁岭县南35里的唐王营古城。以后在沈阳市东陵区汪家街道上伯官村发现了古城址,以及它周围的大批汉代墓葬,部分考古学者又据此推断,这里应该是第三玄菟郡所在地。

  上伯官古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南北略长,东西略短,周长约有2500米,在沈抚公路上乘车飞驰而过时,细心的人有时可以看到它在路旁微微隆起的身影,城址北面是浑河的支流二道河子,东侧紧依牤牛河,西墙和南墙的夯土基础尚存,城内有十字形街道,原来的沈抚间的“官道”就是十字街的东西街路,考古工作者从道路和村内格局判断,古城应有东、西、南三门,北面因河水冲刷,是否有门址不得而知。

  经实测,城址现存南侧墙址残长326米,其中,南门至西墙址为200米,东侧城墙址残长537米。城内汉代文化堆积层厚达1.5米左右,出土了大量的绳纹筒瓦、板瓦、砖等建筑材料。生活器具则多为细泥灰陶,有罐、瓮、壶、豆、盆、甑、瓶等,器具除一部分素面的以外,大多数有绳纹、弦纹等纹饰。

  除了汉代文物外,城址中还出土了一块细泥灰陶的陶量口沿残片,上面阴刻有“廿六年”三个字,专家们判断,这是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统一度量衡时,颁行天下的标准量具。这种带有铭文的秦代标准陶量,全国也不多见,令人不禁对这座古城刮目相看。

  不过,也有专家判断,上伯官古城址先是玄菟郡下辖的候城遗址,以后才是第四玄菟郡郡治所在地,而候城,有时也写作堠城,本意是古代瞭望敌情的土堡。秦代陶量的发现,正印证了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名句:“秦家筑城避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燃”。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平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有诗千载咏玄菟  玄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