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赫图阿拉“驸马府”是哪一位“额驸”的府邸?

2023-11-18 20:35 抚顺七千年 肖景全 499
  努尔哈赤万历十一年(1583年)起兵之后,不断征服和招徕女真各部,大约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女真栋鄂部酋长克辙巴颜之孙何和礼率本部军民来归,努尔哈赤将长女东果格格嫁与何和礼为妻,何和礼成为努尔哈赤家族的第一位额驸。后来,努尔哈赤次女嫩哲,嫁与跟随努尔......
  努尔哈赤万历十一年(1583年)起兵之后,不断征服和招徕女真各部,大约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女真栋鄂部酋长克辙巴颜之孙何和礼率本部军民来归,努尔哈赤将长女东果格格嫁与何和礼为妻,何和礼成为努尔哈赤家族的第一位额驸。后来,努尔哈赤次女嫩哲,嫁与跟随努尔哈赤起兵的沾河寨寨主杨书之子达尔汉,达尔汉成为努尔哈赤家族的又一位额驸。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努尔哈赤将三女莽古济嫁与海西女真哈达部酋长乌尔古岱,第二年,哈达部大饥荒,努尔哈赤乘机灭其部,乌尔古岱率部归附,移居硕里阿拉,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又与努尔哈赤一同移居赫图阿拉。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十二月,海西女真乌拉部酋长布占泰带三百人来拜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以胞弟舒尔哈齐之女额实泰嫁与布占泰,布占泰也成为努尔哈赤家族的额驸。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布占泰又来求亲,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努尔哈赤再以胞弟舒尔哈齐之女娥恩哲嫁与布占泰为妻。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努尔哈赤大败布占泰乌拉部,布占泰前来悔罪求和,努尔哈赤复又将自己的第四女穆库什嫁与布占泰为妻。

  努尔哈赤还有第五女,名不详,万历二十五年生,嫁与额亦都之次子达启。第六女,名不详,万历二十八年,嫁与归附后金的叶赫部纳喇氏苏纳(与叶赫部贝勒金台石同族),第七女,名不详,万历三十二年生,嫁与纳喇氏鄂托伊(事迹不详)。

  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努尔哈赤起兵反明,首仗进攻抚顺城(抚西城),守城游击将军李永芳献城投降,努尔哈赤将第七子阿巴泰的长女嫁与李永芳,时称其为“抚西额驸”,李永芳成为努尔哈赤的孙女女婿。抚顺城内与李永芳同时归附后金的还有一位佟养性。佟养性远祖在明初为女真人,居佟佳江地区,以地为姓。佟养性先世这一支后来辗转在辽东的开原和抚顺经商,向化为汉人。佟养性“见太祖高皇帝功德日盛,倾心输款,为明所觉,置之狱,潜出来归”。抚顺之战过后,努尔哈赤以佟养性“能识时运,诚心来归”,“赐宗女为婿,号曰:施吾礼(西屋里)额驸”。努尔哈赤将家族女子嫁与佟养性,佟养性和李永芳成为努尔哈赤家族的汉人额驸。

  爱新觉罗家族之女嫁与外姓之人,那么这些额驸当时都居住在哪里呢?赫图阿拉内城外的“额驸府”到底是哪位额驸的府邸呢?这些事情史册没有记载。

  明人程开祜在其所辑的《筹辽硕画》首卷《东夷奴儿哈赤考》一节中称赫图阿拉“内城居其亲戚,外城居其精悍卒伍,内外见居人家约二万余户”。所谓亲戚,古代指父母、妻、嫂及叔伯兄弟、子侄等。也泛指内外亲属。《礼记·曲礼上第一》:“兄弟亲戚称其慈也,僚友称其弟也。”孔颖达疏解:“亲族指内,戚方族外。”而赫图阿拉内城所住的亲戚,一定是与努尔哈赤家族有血统或有婚姻关系之人。额驸照理也应该居住在内城。

  上列八位爱新觉罗家族额驸,是后金尚未迁离赫图阿拉时期结成的姻亲。按《筹辽硕画》的记载,其中除布占泰住在自己的乌拉城外,其他人都应该在赫图阿拉内城居住。那么谁是这座“驸马府”的主人呢?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按理,这座“额驸府”应是长额驸何和礼的府邸,但为平衡其他归附者,努尔哈赤不能把何和礼的地位抬得太高,给他独门独户府邸,而且当时三额驸乌尔古岱地位也不低。乌尔古岱携哈达部归附建州,其部人多势众,努尔哈赤对这为女婿也不能小瞧。我们仅从后来的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析分哈达部363道敕书就可以窥其端倪。要知道,敕书可是女真人入市交易和进京朝贡的通行证和身份证明,谁都想多多持有。据有人统计,在这次分配中,努尔哈赤及其两子共得119道,相当总量的三分之一。舒尔哈齐父子分得35道,而乌尔古岱得了31道,仅仅与前者相差4道,而五大臣费英东、何和礼、安费扬古、额亦都和扈尔汉每人仅仅各得5至8道。乌尔古岱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那么乌尔古岱能否住在这里呢?我们分析也不可能。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明臣还向朝廷报告称,“海西夷酋吾儿忽答(乌尔古岱),见在建州寨内住牧”。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七月,兵科都给事中宋一韩甚至还向朝廷献策,提出“苟借为内应,遂因而乖(乘)乱之,则兀儿虎答(乌尔古岱)可购(收买意——引者)也”,说明此时乌尔古岱还掌握一部分哈达部众,朝中大臣竟然提出想利用他为内应伺机以待的主意。乌尔古岱在建州的行为,后金人自己的文献《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没有记载,倒是朝鲜人的记载透漏了一些讯息。据朝鲜国王《光海君日记》卷二十一,光海君元年十月十三日条记载,“奴酋之婿吾乙古多(乌尔古岱),乃故名胡王太(即王台,哈达部酋长)之孙也。……(给)奴酋作婿时,(奴酋)先杀其父个应巨,故宿有不共之仇。而(奴酋)威力所劫,强为从行。名虽为婿,实为仇敌。阴怀报仇之心,潜结其所亲者,通于如许(叶赫)、蒙古等处,又缘其三寸密书于天朝,为自当内应,合击奴营之计。其妻告变其父,奴酋大怒,即绑缚囚之。同谋头头胡七名,先为磔杀矣”。乌尔古岱确实曾与明廷联络过,但被妻子举报而事情泄露,许多参与者被杀。由此可见,对这样的女婿,努尔哈赤焉能放心,不可能把他放到内城外的独门独户居住而使他有隙可乘。

  如此看来,最有资格和可能的“驸马府”主人非抚西额驸李永芳莫属了,而且也确实有学者这么认为。李永芳是汉人额驸,而且他是努尔哈赤的孙女女婿,辈分较低,将他安排在内城之外,既不让他与女真人同居内城为伍,又给足了他面子——享有独门独户的府邸,而且在王城根下,便于掌控。但这也只是一种猜想而已,到底这座“驸马府”是哪位额驸的府邸现在只有天知道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肖景全专栏

作品及作者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

标签:走进赫图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