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建州取得与乌拉部的乌碣岩之战的胜利有何意义?

2024-05-11 21:09 抚顺七千年 肖景全 663
  赫图阿拉时期的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正月,“东海瓦尔喀部蜚悠城主策穆特黑谒太祖曰:吾地与汗相距路遥,故顺乌喇国主布占太贝勒。彼甚苦虐吾辈,望往接吾等眷属,以便来归。太祖令弟舒尔哈齐与长子洪巴图鲁(褚英)贝勒、次子代善贝勒与大将费英东、扈尔汉等率兵三千往......
  赫图阿拉时期的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正月,“东海瓦尔喀部蜚悠城主策穆特黑谒太祖曰:吾地与汗相距路遥,故顺乌喇国主布占太贝勒。彼甚苦虐吾辈,望往接吾等眷属,以便来归。太祖令弟舒尔哈齐与长子洪巴图鲁(褚英)贝勒、次子代善贝勒与大将费英东、扈尔汉等率兵三千往蜚悠城搬接”。

  建州大军借道朝鲜“至蜚悠城,收四周屯寨约五百户。先令费英东、扈尔汉领兵三百护送。不意乌喇国布占太发兵一万在乌碣岩截于路。扈尔汉见之,将五百户眷属扎营于山巅,以兵百名看守。一面驰报众贝勒,一面整兵二百,占山列营与敌兵相持经一夜。次日,乌喇兵来战。大将杨古利率众奋力交锋,杀乌喇兵七人,我兵止伤一人。敌兵退回,渡河登山,畏惧无复敢来。两军扎营相持。是日未时,三王率兵齐至。……众皆曰:吾等願效死力,遂奋勇渡河。洪巴图鲁(褚英)、代善二王各领兵五百,二路登山而战,直冲入营,乌喇兵遂败。有博克多贝勒被代善捉其盔顶杀之,其子亦被杀。生擒常住父子并胡里布。杀兵三千,获马五千匹,甲三千副。

  乌碣岩之战过后,朝鲜官员分析双方的得失和今后的形势称:

  建州卫胡酋老乙可赤与忽剌温大战于钟城乌碣岩,大破之。初,老乙可赤设一部落于南略耳(胡地),诱纳山外、水下诸胡,尽令来附。诸胡苦忽剌温之侵暴,多归之。兵势寝盛,至是举兵由南略耳路,直抵县城(胡地),声言收取藩胡,留屯作农。且谓忽贼杀掠藩胡,寇犯朝鲜,我实痛之,以此行文于六镇列邑,仍进军于锺城乌碣岩,与忽剌温相遇,大战良,忽剌温大败,尽弃器械、牛马而走。老军又从庆源城外而还。老贼此举虽曰为我除患,而盛张兵马,穿过我境,如入无人之地,藩胡之强盛始此(《李朝宣祖修正实录》卷四十一,四十一年(万历三十六年)二月)。

  门岩(乌碣岩)之败,(乌喇)一军涂地,僵尸相枕于我境者,本国边臣亲计其数,亦且二千六百余名,而舆尸(以车载尸——引者)远遁。老兵(老,指努尔哈赤,下同)追奔逐北,深入而还,其死于胡地者,边人皆言五六千云,故今传者咸以为忽兵之败死不下七八千。……至于老酋,兵力比忽贼差盛,而一自门岩之捷,其势大盛,雄于诸部,故远近部落,几尽服属,而所未及吞并者唯汝许(叶赫)、海东、海西数贼而已。其在今日则姑与我国日致款好,以示其意,而且其规画排置又非忽贼可比。……在后日经远之虑,则所当专意于老贼(《光海君日记》第十四卷,光海君元年(万历三十七年)三月初十日辛卯)。

  “此贼(指努尔哈赤)自丁未年到处战胜(此指乌碣岩之捷——引者),始得炽大”。 

  李朝人对建州与乌拉的乌碣岩之战的结果看得非常分明。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正月,努尔哈赤亲率大军灭乌拉,乌拉贝勒布占泰逃往叶赫。



该文章所属专题:肖景全专栏

作品及作者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

标签:走进赫图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