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八旗制度与女真“猛安谋克”是何种关系?

2024-06-01 21:11 抚顺七千年 肖景全 626
  八旗制度的确立,是后金国家建立前夜努尔哈赤先行确立的一项重大“国策”。我们认为,三个因素是八旗制度创立的必要条件也可称为社会基础。  首先,宋金时期女真人早有的“猛安谋克”制度,是努尔哈赤建立八旗制度的历史根据。建州女真是阿骨打女真的后......
  八旗制度的确立,是后金国家建立前夜努尔哈赤先行确立的一项重大“国策”。我们认为,三个因素是八旗制度创立的必要条件也可称为社会基础。

  首先,宋金时期女真人早有的“猛安谋克”制度,是努尔哈赤建立八旗制度的历史根据。建州女真是阿骨打女真的后裔,历史上金朝女真特有的猛安谋克制度在建州女真中不可能没有遗绪。“金之初年,诸部之民无它徭役,壮者皆兵,平居则听以佃渔射猎习为劳事,有警则下令部内,及遣使诣诸孛堇征兵,凡步骑之仗,糗皆取备焉。其部长曰孛堇,行兵则称曰猛安、谋克,从其多寡以为号,猛安者千夫长也,谋克者百夫长也。”最初的猛安谋克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制编制,金太祖阿骨打起兵二年(1114年),“初命诸路以三百户为谋克,十谋克为猛安”,这种按户为单位进行编制,表明女真已从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阶段,过渡到以地域划分居民的国家形态,猛安谋克便由单一的军事组织转变为军政合一的社会组织,成为金朝统治集团对内进行统治对外进行战争的工具。建州女真是从元朝时期的女真三万户传承下来的,虽然他们已是“亡国之民”,但女真先祖的政治军事制度思想在他们的心中不可能没有留存。努尔哈赤崛起辽东,顺应建州女真社会政治和军事发展的需要,参酌女真历史上猛安谋克制的基本精神,创建八旗制度,是历史的必然。

  其次,新时期女真的社会构成使八旗制度的创立成为必要。众所周知,万历十一年(1583年)五月努尔哈赤起兵时所部不过区区几十人,到乙卯年(1615年)确立八旗制度时,其麾下兵民已达数万之众,这数万之众绝大部分是“招徕”而得,并且聚居在一个相对狭小的区域之内,形成所谓“军功集团”。努尔哈赤如欲采用关内“以地域划分居民”的汉人区那种设置州县、派官治民的管理办法,显然行不通。因此,必须找出一种新形势下适应女真社会的治理办法,这就为八旗制度的诞生准备了社会条件。

  第三,固山制度的创立是建立在建州女真部落穆昆坦塔制的基础之上, 

  穆昆坦塔的划分为四旗制度的创立准备了组织条件。但我们可以从《满文老档》第七十九至第八十一册的族档即“穆昆坦塔档”册,来窥探建州在八旗制度尚未确立之时的内部政权结构形式。据中日有关学者考证,“穆昆塔坦档”是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努尔哈赤将获自哈达部的363道敕书在内部进行分配时的原始记录。敕书的分配单位是穆昆塔坦。

  分析这份穆昆塔坦档(有残缺),全部女真将领是按三个穆昆组合的,其中努尔哈赤所领的第一穆昆计十二个塔坦,包括后来成为“五大臣”的额亦都、何和里、费英东、扈尔汉、费扬古以及努尔哈赤族弟阿敦都在第一穆昆。第二穆昆计十三个塔坦,由努尔哈赤长子褚英领有,包括努尔哈赤的女婿、原哈达贝勒乌尔古岱(吴儿忽答)等一批哈达降将。第三穆昆计十二个塔坦,由努尔哈赤胞弟舒尔哈齐领有,其子代善也在这里。由此可见,穆昆塔坦机构内,包含了建州女真上层的主要成员。有学者称,这是“以传统社会组织为其外壳的权力组织,它事实上已成为部落联盟的核心”。但是,努尔哈赤显然认为这种穆昆塔坦组织形式已不适应建州内部发展的需要,他要重新洗牌,以构建更为平衡的、可以为“爱新觉罗家族”掌控的国家权力形式,于是八旗制度应运而生了。

  固山制度虽然最终破坏了传统的部落组织,但固山下的牛录组织还带有明显的部落印记,“每三百丁编一牛录,一牛录设一额真。……将三百男丁以四章京之份编为塔坦,无论做何事、去何地,四塔坦之人按班轮值,其同工、同差,同行走”,这里的“将三百男丁以四章京之份编为塔坦”,每一塔坦计七十五名男丁,设一章京、一村拨什库领之,四个塔坦组成一个牛录,成为一旗中的基本活动单位。“塔坦”这一女真部落最基层的组织形态依然保留,这是女真社会无法打破的历史藩篱。

  然而,努尔哈赤建立的八旗制度并不是对猛安谋克和穆昆塔坦制度的简单继承,而是针对新形势下女真政治、军事和社会现状而做出的一项关乎女真亦可以说是爱新觉罗家族命运和走向的制度创新。



该文章所属专题:肖景全专栏

作品及作者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

标签:走进赫图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