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近代抚顺

近代抚顺

日本掠夺抚顺煤矿的悲惨内幕

2023-11-22 10:27 西部资源(2011) 1757
  抚顺是中国著名的煤都,这里煤炭蕴藏量十分丰富,有些煤炭甚至裸露在地表非常容易开采,因此早在一千多年以前这里已经有了手工开采煤炭的作坊。后来随着清政府禁边政策的废止,许多闯关东的人又来到了这里开矿,一座工业城市已经渐渐地露出了它的雏形。 &emsp......


日本掠夺抚顺煤矿的悲惨内幕 图1

  抚顺是中国著名的煤都,这里煤炭蕴藏量十分丰富,有些煤炭甚至裸露在地表非常容易开采,因此早在一千多年以前这里已经有了手工开采煤炭的作坊。后来随着清政府禁边政策的废止,许多闯关东的人又来到了这里开矿,一座工业城市已经渐渐地露出了它的雏形。


  清末民初的时候这里有个小镇名叫千金寨,据说是因为清朝末年有人在这里开采煤炭日进千金而得名,从抚顺档案馆保存的这几张照片中依稀还可以看到当年千金寨的繁荣,然而在今天的抚顺地图上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曾经繁荣一时的地方,千金寨到哪里去了呢?

  一九○一年随着近现代工业的迅猛发展,光绪皇帝下旨同意由当地人开采抚顺煤矿,但仅过了四年,采矿权就被俄国人抢走了,后来又落到了日本人的手里。当火车在这块土地上轰隆隆掠过的时候抚顺的煤炭资源便被圈进了满铁的附属地内,这对于一直被能源奇缺所困扰的日本人来说简直就像是在严寒里看到了炭火一样兴奋,接着他们开始在这块土地上进行采矿调查和规划街市。

  当年的千金寨位于今天抚顺西露天矿的中心,随着对煤田各采区的试钻和调查,日本人发现千金寨和古城子一带的煤炭蕴藏量远比他们预想的要丰富得多。而煤层最厚的地方正好就在他们规划的街市下面,这时的千金寨已经由原来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发展到拥有二三十万人口的城市。一向精明的日本人算了一笔账,如果他们把地下的煤炭开采出来,其价值将远远高于地面上街市的房屋。

  从一九一九年开始,满铁开始对千金寨的居民进行了强制性的搬迁,由于受到了抵制,他们便在千金寨街市下面加大药量放炮。据辽宁省档案馆保存的资料记载日本人大施药力采矿,县街全部震荡,甚至屋瓦杯盘作响,市民惊恐夙夜不寐,由于日本人采煤后不采取充填措施,致使千金寨的地面逐渐下陷。千金寨的居民无法继续在那里生活了,他们只得被迫全部搬走。

  千金寨这座因掘煤而诞生的城市就这样被日本人从地图上抹去了。在浑河的南岸,满铁规划建设了新的街市,楼房建得很气派,机器设备也都是世界一流的,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煤。满铁对抚顺煤矿的开采量在逐年上升,一九○七年满铁在抚顺的煤产量仅有二十多万吨到九一八事变前煤炭的开采量已经突破了八百万吨。廉价的劳动力和优质的煤炭为满铁提供了丰厚的利润,据统计在满铁所属的企业中开采抚顺煤炭的收入已经位居第二位,因此日本政府把抚顺煤矿称为满铁的心脏。而满铁则把抚顺煤矿称做帝国的一大宝库。由于抚顺煤炭的杂质少热量高,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一直把抚顺煤炭作为评定日本煤炭质量的东洋标准煤,满铁掠夺的煤炭通过铁路运到了大连,然后再装船运往日本被广泛地运用到军工生产中。

  抚顺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员傅波:“你比如说它有一个报告,八藩制铁所二十座高炉用抚顺煤和它本土煤,用抚顺煤就相当于本土煤十二座高炉那样的煤产量就可以维持它二十座高炉的用量”。为了掠夺东北的矿产资源,满铁成立后不久就设立了一个地质调查所,这个调查所就像一只嗅觉灵敏的狗,在东北大地上四处搜索着。一九○九年八月,满铁地质调查所所长木户忠太郎开始对南满矿山进行调查,很快他们就探明了鞍山附近蕴藏着高达数亿吨的铁矿石,这个消息传到日

  本国内立刻就引起了轰动,急于扩充军备的日本政府当然知道铁矿石在现代工业和军工产业中的重要性,于是责成满铁立刻着手对鞍山铁矿的开采和就地筹办炼铁厂。发现铁矿的消息同样在当地引起了震动。对于日本人企图以低价收买矿山土地的做法,当地居民表示了强烈地愤慨并拒绝合作。这让日本人感到很头疼,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一位有权有势的合伙人,于是他们把目光盯上了当时被称做东北王的张作霖,张作霖本来是一个土匪头子。

  在中国最动荡最黑暗的年代里他被清王朝奉天将军衙门招安成为了新民府巡营管带,职位相当于现在的营长。由于他心黑手文攻武打,几年以后便当上了奉天省督军,后来又爬上了东北三省巡阅使的位子,民国初年他穷兵黩武,虎视中原南北征杀,终于坐上了“中华民国”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的交椅。对于这个出身绿林的军阀,日本人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并试图把他变成自己侵占东北的代理人,当然老谋深算的张作霖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更希望借助日本人的力量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日本人要开矿,张作霖想找靠山,于是做着不同美梦的人为了各自的利益爬到了一张床上。在张作霖的帮助下土地的问题是解决了,但新的问题接着又来了,按照一九一四年三月“中华民国”制订的矿业条例,外国人在中国开矿必须有中资的股份,于是满铁又把一个叫振兴的公司推到前台,由他们出面提出申请,而振兴公司的中方代表则是张作霖的高级顾问于冲汉。于冲汉早年曾在日本留学,日俄战争期间他为日本人做过情报工作,实际上这个当时在东北政界很有影响的于冲汉从一九一三年起就已经拿着满铁每月二百美元的俸禄。与日本人沆瀣一气了。

  为了使满铁能够顺利地拿到鞍山铁矿的开采权,于冲汉上蹿下跳为虎作伥。他先后用二千块现大洋贿赂了北京农商部的官员,当然这笔钱是日本人提供的,很快农商部就批准了振兴公司的申请,满铁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采矿权,于冲汉则照旧拿着满铁的饷银。一九一七年四月满铁鞍山制铁所开始动工建设,两年后第一号高炉投入生产,一九二六年七月第二号高炉点火,同年鞍山制铁所的生铁产量就达到了二十万吨,煤炭钢铁给满铁带来了源源不断利润。一九三七年十月九号日军侵占了山西大同,并把大同煤矿委托给满铁经营,满铁掠夺矿产的魔爪又伸向了华北。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解学诗:“大同煤矿在七七事变以前已经有那么几家近代化的煤矿了,所以满铁进去以后制定一个庞大的计划,一千万吨要达到一千万吨,近期内要达到一千万吨,而且运用的完全是满铁抚顺煤矿的技术开采以及经营方法,满铁开始有三百人后来达到七百人”。为了获得更多的廉价劳动力满铁还派出人员和当地的汉奸到华北骗招工人,在这张鞍山制铁所的招工广告上赫然写着要想发财急速快来,这张广告上还写着待遇优良无其备,可当人们一路风尘来到东北后就如同走进了集中营,在矿山铁路修筑工地上到处都可以看见衣衫褴褛的中国劳工,这些被日本人称做苦力的人吃的是最糟糕的食物,干着最苦最累的力气活,收入却低的可怜。

  一九三七年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相继签署了满洲劳工协会法和劳动统制法,伪满洲国随后成立了与之相配套的组织机构,以把欺骗和抓捕来的劳工分别输送到铁路矿山军事等工程中去做苦力,在关东军刺刀的威逼下劳工们从事着沉重的劳役,由于劳动条件极其恶劣,劳工的生命根本得不到保障。

  抚顺煤矿在它存在的四十年间,从抚顺煤田开采的煤达两亿吨,其中运往日本用以发展其重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的就占三千二百万吨,抚顺煤矿获得的总利润高达两亿六千万日元,而同时中国工人的死亡数约一万人,受伤人数约为死亡数的三十倍,每开采两万吨煤就要搭上一名中国工人的生命并使三十名工人伤残,这一伤亡数字是当时日本国内煤矿的四十九倍。

  一九零九年的一天早上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抚顺煤矿的苦力们和往常一样在作业场开始了繁重的体力劳动,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叫着火了着火了,原来是一个工头抽烟时随手扔掉的火柴点燃了覆盖在煤层上面的石头,这种能燃烧的石头很快就被送到了满铁中央实验所,经过研究日本人惊讶地发现这种叫做油母页岩的石头,经过干馏以后可以提炼出自身重量百分之五左右的石油。这个发现让石油资源匮乏的日本人感到欣喜若狂,很快满铁地质调查所对抚顺煤矿的矿层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调查,调查结果表明抚顺煤矿的油母页岩层厚达一百二十多米,储量高达五十五亿吨,利用这些油母页岩可以提炼出三亿吨石油,这相当于当时美国石油储量的五分之一,而这些石油足够日本使用三百年。

  原满铁抚顺炭坑工作人员:“油母页岩是在煤的上面含有和石油相同的成分,所以把土层打开然后剥离含油的部分,再把石油的部分提取出来”。一九二六年十月满铁实验成功了干馏炉提炼装置,并开始对抚顺的油母页岩进行大规模的开采和提炼,对此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表示了强烈的不满。称油母页岩属特殊矿藏应归中国政府所有,并据此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但是骄横的日本人根本就没把国民政府的交涉当作一回事,强权政治早使他们膨胀得忘乎所以,在他们的眼里只有赤裸裸的利益。

  一九三九年,满铁已经达到年产三十万吨粗油的生产能力。层中提炼的石油从抚顺油母页岩正润滑着日本庞大的战争机器,日本军队在东亚地区犹如大风疾卷般的攻城掠地,战线越拉越长,他们当然知道这场无法在短时间内结束的战争正考验着日本的综合国力。对于石油资源极度匮乏的日本来说抚顺的油母页岩已经很难满足战争的需要,所以占领石油产地就成为了日本军队的首要任务。

  一九四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日本军队在印度支那南部登陆,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占领了越南的西贡和金兰湾,日本的军事行动激怒了美国人,罗斯福总统立刻宣布冻结日本在美国的所有资产,英国荷兰加拿大新西兰和埃及也宣布了同样的决定,接下来美国荷兰又宣布完全停止对日本的石油输出,《纽约时报》认为这个措施对日本来说是除了直接开战以外最严厉的打击。美国的禁运使日本陷入了空前的窘境。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