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古迹遗存

古迹遗存

曹德全:抚顺境内的秦汉长城留下的迷

2023-11-22 10:03 《抚顺历史之谜》 2008
  自2002年初,《辽宁日报》《辽沈晚报》和《抚顺晚报》用“抚顺惊现四代长城”或“四代古长城重现抚顺”及“四代古长城抚顺皆遗存”为题,报道了在抚顺境内发现了燕、秦、汉、明四代长城的消息后,抚顺境内的古长城一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这四......

曹德全:抚顺境内的秦汉长城留下的迷 图1

  自2002年初,《辽宁日报》《辽沈晚报》和《抚顺晚报》用“抚顺惊现四代长城”或“四代古长城重现抚顺”及“四代古长城抚顺皆遗存”为题,报道了在抚顺境内发现了燕、秦、汉、明四代长城的消息后,抚顺境内的古长城一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这四代长城中除明长城(又称辽东边墙)留给我们的文献及遗迹都非常丰富之外,上述文章都谈到了抚顺境内的其他三代长城留给我们的一些未解之谜——

  第一,古长城出新宾后不知向东如何延展;第二,现在,考古工作者为什么只找到墩台,而找不到长城的墙体,抚顺境内的古长城到底有没有墙体;第三,汉“复修辽东故塞”,应是在燕、秦长城的基础上重修,其位置应从沈阳东陵,抵达浑河北岸后,在抚顺高湾南下,经拉古、海浪后进入本溪,为什么又出现了一条从抚顺沿浑河东去,再顺苏子河直到新宾的一段呢?

  我市考古工作者认为要解开这三个谜,需有关部门的通力合作,且有待时日。我认为抚顺境内的古长城留给我们的未解之谜不仅仅上述三个,最少还有二个需要我们认真去研究解决。

曹德全:抚顺境内的秦汉长城留下的迷 图2

  其一,汉初,复修的“辽东故塞”跟抚顺境内的古长城有关吗?杨昭全、孙玉梅在《中朝边界史》中认为:从《史记》上所谓战国燕“筑障塞,秦灭燕,属辽东外微。汉兴,为其远难守,复修辽东故塞,至汉水为界”。可知,汉初,“复修辽东故塞”的原因是“为其远难守”,复修的结果是“至汉水(今朝鲜清川江) 为界”。[1]

  这就是说,汉初复修的“辽东故塞”是指位于朝鲜半岛上燕秦长城最东端的“故塞”,“因其远难守”,才放弃了浿水之南的原“秦故空地上下障”,退到以汉水为界。这样看,汉初时期国力尚微,并没有对全部“辽东故塞”进行复修,只复修了那个“其远难守”的一段。这就不会包括抚顺境内的长城了。

  然而,王绵厚先生并不这样认为。他在《秦汉东北史》一书中写到:“《史记》中的燕筑长城和汉初以“浿水’为界的东出之‘塞’,都是指汉武帝以前的燕、秦、汉古长城。汉武帝后‘复修辽东故塞’,正是对这条古长城的进一步拓展,修茸和经略。”[2]按照王绵厚先生的意见,汉“复修辽东故塞”是汉武帝时期,此时期内,汉武帝建“汉四郡”,即已有了玄菟郡。如果这样来认定,则汉“复修辽东故塞”,就跟抚顺境内的长城有关了。甚至可以说沿苏子河分布的墩台是那时候建的。但是王绵厚先生说的汉武帝时才“复修辽东故塞”还找不到准确的文献根据,但亦没有可靠的史料可以否定。因此说,汉复修的“辽东故塞”是否包括古长城抚顺段还不能说有了定论。

  其二,如果按照前述报道中说的,把沿苏子河修筑的墩台看做是通向玄菟郡(新宾县永陵镇南)的,它主要起“邮传、运输、戍边”的作用的话,那么它的修筑时间应在哪一年?我认为从《史记·朝鲜列传》“复修辽东故塞,至汉水为界,属燕。燕王卢绾反,入匈奴”的记载看,“复修辽东故塞”的时间应在卢绾反叛之前,即公元前195年之前。那时,汉朝尚无玄菟郡之建制。故不能修通向玄菟郡的墩台。汉武帝是在公元前108年灭卫满朝鲜后,设的玄菟郡,最初治所在沃沮(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如果当时就从辽东向玄菟郡修墩台,则现在苏子河沿线的墩台应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出新宾县是否还有墩台,还得不到证实。玄菟郡是公元前82年迁到苏子河畔的,但筑玄菟郡是在公元前75年。如果苏子河沿线的墩台不通向咸兴,只到新宾县为止的话,那么它是公元前82年到前75年之间修的,还是在公元前75年筑玄菟城以后修的,我们还无从得知。

  显然,抚顺境内的秦汉长城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自豪,还有很多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我衷心希望有更多的抚顺人去保护长城遗址,研究解决有关长城的未解之谜。

曹德全:抚顺境内的秦汉长城留下的迷 图3

曹德全:抚顺境内的秦汉长城留下的迷 图4


  注释

  [1]杨昭全、孙玉梅:《中朝边界史》42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年11月版。

  [2]王绵厚:《秦汉东北史》207页,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8月版。

该文章所属专题:曹德全专栏

曹德全先生

  曹德全(1946-2021),吉林通化人,1964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1969年分配到辽宁省桓仁县新华机械厂工作,1980年调入抚顺纺织局。曾任抚顺市经委处长、露天区(今东洲区)副区长、电子工业局副局长、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工作之余,他积极研究东北民族史以及抚顺地方史。取得许多重大学术成果。先后出版了《抚顺史研究》(合著)《抚顺通史》(合著)《抚顺编年史》(合著)《抚顺百科大事典》(合著)《抚顺历史的误区》《抚顺历史之谜》《高句丽史探微》等专著,并撰写了大量的学术论文,发表在各级报刊上,特别是在高句丽历史和清前史研究领域建树颇深,在东北史学界有较大影响力。
  曹德全先生的研究,主要从历史文献出发,有理有据,逻辑清晰。他论述的“高句丽名称辨疑”“高句丽与高丽”“论高夷”等许多重大学术问题,在学界引起广泛影响。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