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赵广庆自传》之四:初踏社会

2023-08-27 11:47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948
我小学毕业后,由于家境贫寒,无力上中学,于是去报考阜新煤矿中心机械厂,想当工人,早日挣钱谋生。笔试过了关,体检不合格。这是因为前几日我在家中帮大人铡草,不意将手伸进扎草刀口,体检时右手中指还在流脓淌血,握力不达标准,被淘汰。紧接着去彰武县报考铁路列车段,我当时羡慕列车员们的着装。可是报名期限已过,希望毁灭。
  我小学毕业后,由于家境贫寒,无力上中学,于是去报考阜新煤矿中心机械厂,想当工人,早日挣钱谋生。笔试过了关,体检不合格。这是因为前几日我在家中帮大人铡草,不意将手伸进扎草刀口,体检时右手中指还在流脓淌血,握力不达标准,被淘汰。紧接着去彰武县报考铁路列车段,我当时羡慕列车员们的着装。可是报名期限已过,希望毁灭。

  最终我踏进了教育界。那是1950年2月的事。阜新县政府贴出告示,招收小学教员,我报了名。考场设在老河土中心小学。数学题中有“X+X+X+X”,我没学过,答不出,理应淘汰。可是我意外地被录取了。破格录取我的人是王瑞林。他是我在老河土中心小学读书时的老师,后来他被调到老河土乡架力土村中心小学当校长。这次考试他是主考之一,没等发榜他就录取了我。,把我领到他所在的学校,于是我这个小学生竟当起了小学教师。

  王瑞林校长分配我教“自然课”,他不放心,我在前面讲,他经常坐在后面听。也可能我在课堂上讲得太离谱,于是他就让我给住宿老师们去压面(把包米或高粮放在碾子上碾成面)帮助伙夫做饭。那时实行工分制,我的工资定为77分。给粮给柴,不给钱。父亲经常赶着毛驴车到指定地点去拉粮和柴。

  当教师不合格,王瑞林校长没让我“下岗”,他与县里联系派我去读书深造。1951年春,我来到阜新县第一中学师范班读书。这个班是专门用来代培小学教师的。课程设置与初中课程基本相同。在这里我开始接触代数、地理等新学问。不过我还是喜读文史,数学很枯燥,兴趣不浓。我这个人放在哪里都不安分,学校里的各种活动几乎都离不开我。学生会我是主席,篮球队我当队长,校刊我做编委。单说那篮球队由我带领,由校里打到县里,县内各单位打个遍。终于我成为县队主力队员。

  这年,我开始“镇反”,我曾被临时借调到阜新县委“镇反办公室”。当时在阜新出现一个“皇帝”,还有大臣以及三宫六院的后妃。这桩反革命案件发生后,县委决定要举办一个展览会,向全县人民展出已经缴获的各种反动文件、枪支以及其他实物。我参与了这次展览的组织工作。

  “镇反”展览结束后,我即被阜新县一中留校工作,先是当会计,后又当人事干事。开始了新的生活旅途。

  1956年6月15日我在阜新县一中加入了共产党。我的入党也费了许多周折。此前一年党支部就召开过支部大会,讨论我的入党问题。这次会上除了两位入党介绍人(一是校党支部书记孙润,一是校团委书记刘跃元)举手之外,其他党员没有举手的。什么原因?人家说我骄傲自大,目中无人。又过了整整一年,可能由于我目中有了人,终于通过了。

  我的天性就是处处求一个“强”字。这个字支撑着我的多半生。年青时经常有人批评我“好出风头”,大概这是事实,或者它又是我的长处。1954年全国统一长工资,我当时是阜新县一中的人事干事,经办这件事。各单位上调工资人数是按比例确定的。经过全体教职员工评比,又经过校党支部讨论,上调工资名单确定了。但是经我仔细核对后发现超额一人。我当时想我正在要求入党,就应舍去个人利益,于是我就偷偷地把我自己的名字从上调名单中勾掉。事过半年之后,校领导才发现这件事,但生米已经做成熟饭,只好如此。这说明当我一踏进社会时,我的“红心”就是足斤足两的。

  这里回过头再说说录取我当小学教师的的那位王瑞林老师。他满腹经纶,温文尔雅,堂堂君子。后来才知道他曾参加过“地下国民党”,还有些其他历史问题。“肃反”时理所当然地被划为“线内”人,并且被列入抓捕名单。事情也巧,逮捕他的人恰恰又是我。我当时被调到阜新县委“五人小组”办公室工作。那是一个集党、政、公安、检察、司法于一体的机构。从立案到审查、逮捕、审判全权在手。那次大逮捕,是全县统一行动。

  人间的一些事,好似早已写好的书,不巧不成书。领导偏偏分配我去逮捕王瑞林。我又不敢把我们的师生关系挑明,因为我刚入党。我接过“逮捕证”,怀着那颗极度不安的心,走上我平生第一次携枪抓人的路。在一个小学校的教室里,我当场宣布逮捕王瑞林。当我用绳索捆绑他的时候,他回过头来轻声地对我说:“赵先生,松着点。”我偷偷地向他点点头,于是绑得很松。押解途中,一路无话。三月天气,亦然是冷,我把妈妈亲手缝纫的那件半旧的蓝长袍脱下来,给他穿了去。后来,我们分了手,他去劳动改造,我去读大学。又后来我已在抚顺工作,有时回阜新探家,妈妈对我说,王老师出了监,背着工具箱走村串户掌鞋,他也经常到我家来。妈妈总是给他做些好的吃。后来,我每次探家,都要问起他的情况,家里人对他逐渐模糊,再后来,听说他离开了人间。(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赵广庆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