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赵广庆自传》之五:步入政坛

2023-09-03 11:48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1350
在“肃反”审查对象中,大多数人是解放初,从关内各地被招聘或自动流入东北的知识分子。他们有的当了干部,更多的是当教师。经我审查的人员中,有的曾参加过国民党“庐山军官训练团”,有的参加过“军统”“中统”的外围组织比如“二〇七师特工队”、铁路邮政中的“稽查队”“CC派”等。
  1956年,全国开展“肃反”。我从阜新县一中调到阜新县委“五人小组”办公室。这是一个集公安、检察、审判于一体的权威机构。它对全县所有被列入审查的对象,进行统一的调查和处理。在这里集聚着全县各条战线上的政治精英。此间我被分配到江南调查组,负责长江流域及西北案件调查。县委分别在南京和汉口两地设指挥部,外调人员就地就近请示汇报。我在长江流域和大西北先后穿梭两年。

  在“肃反”审查对象中,大多数人是解放初,从关内各地被招聘或自动流入东北的知识分子。他们有的当了干部,更多的是当教师。经我审查的人员中,有的曾参加过国民党“庐山军官训练团”,有的参加过“军统”“中统”的外围组织比如“二〇七师特工队”、铁路邮政中的“稽查队”“CC派”等。

  一位张姓教师曾参与了河南“确山事件”,刘某曾任山东高密“牒报队长”,吴某曾在河南信阳充任“稽察处长”。当时的“肃反”政策中的定性,是职务加罪行,职务必须是国民党连长、警尉、区队长、保长以上人员,而且须有罪行,两者兼具将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或者定为“内控”。经我审查的10多人中具备以上条件者仅有1人。这个人姓张,原任阜新县一中教师。他是1951年从江苏招聘而来。曾参加“庐山训练团”。他仅仅是一般成员,又无罪恶活动,按当时的政策,只能列为“内控”,而他竟然在审查中在侧所上吊自杀了。

  在被审的人员中,有些虽然在当时没有公开被带上“历史反革命”帽子,但被列入了“内控”。他们在随后开展的“反右”中,由于“历史+现形”,使他们又陷入了新的泥坛。

  在那时,我显然以高贵者的姿态出现在政治舞台上。可是没过多久,我也被列入被审查名单。一次我到山东省广饶县外调,在旅馆中听人讲,刘少奇的第一个妻子被敌人杀害,后来又与北京大学一位女学生结了婚。我带着这个“新闻”回到阜新。有一天我到原工作单位阜新一中,在与朋友们交谈中就把这个“新闻”说了出去。大家一笑了事,谁也没往心里去。岂知当时在座的有一位名叫刘述文的,他当时是这个中学的教导主任。“反右”时他被划为“右派”。

  在他的交待材料中就把我的“广饶说”一并检举出去。这材料很快传到阜新县委“五人小组”办公室。于是我开始接受审查。“污辱领袖”罪莫大焉!我越想越怕,看到许多人在那里挨批挨斗,然后送到穷乡僻壤劳动,一生永无出头之日。我带着惊恐与疑虑,到一中去找我的朋友与入党介绍人孙潤,他当时是阜新县一中的党支部书记。因为我讲这种“新闻”时他也在场。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也为我着急。

  他顺手在《党的历史文献选编》中查到李维汉写的一篇《回忆录》,那文章中写了刘少奇与王光美在延安结婚的场景。我如获至宝,把这材料立即送到”五人小组“领导那里。这之后,我的事就“凉处理了”。一页毛头纸救了我,使我逃过了这道“鬼门关”。

  1958年“肃反”大体完结,“大跃进”又进入高潮。阜新县委为充实与加强工业战线,从“五人小组”办公室中抽调一批人到煤矿工作。我被调到阜新安全煤矿,任该矿秘书科长兼矿团委书记。这个矿是新开煤矿,机械化水平较低。当时是“两天一大干,三天一卫星”,产量指标很高,我经常与工人们一起下井,到一线采煤。我又是这个矿的“秀才”,矿上几乎所有的文件起草、活动策划及宾客接待多由我去办,应酬不暇。这时我的酒量与烟量,日益见涨。

  在安全煤矿时期,发生一起我个人生命危险事件。当时全国掀起“除四害”运动。我响应号召,带着气枪到野地去捕麻雀。这是深秋季节,大地庄稼已收割完毕。农田里一些刚打完的或没打完的深井,井口用秫秸盖上。我发现一只麻雀飞落在一堆秫秸上,我急忙跑过去,远远跳起,双脚落在秫秸上,企图把麻雀踩住。忽然全身滑落下去,掉进深井。我醒后发现,这是一口尚未完工的井,井筒四周没有镶砌石头,四周光光的,。喜的是井底没水,是一口干净。

  于是害怕起来,两丈多深的井怎能上去。只好等着饥饿而死。正在我十分危机的时候,一位贵人救了我的命。我跳井的时候,被一位路边的农民发现了,他急忙跑回家去,召来两个人,拿着绳子赶来。把绳子一头扔到井下,我自己把腰捆住,他嫩硬是把我吊了上来。当时我向大家深深的鞠了躬,感谢他们救命之恩,并记下他们的姓名,事后,我买了谢物,分裂到他们的家中,表示谢意。这是我“掉猪食缸”事件发生后,又遇的一次生命险。

  正当这时,祸又从天降。县里开始整风,“反右顷”。县委副书记高翔被打成“右倾分子”,安全煤矿矿长熊万湘受牵连。我又是熊万湘的“红人”,得意干将,大字报遮天盖地,轰起没完,调子越升越高。这当中还出现一个插曲,火上加油。矿党委书记王子文,是从部队转业的团职干部,独身住在矿山他的办公室。有一天,值班人员发现电话班的女电话员夜间与这位书记同睡在一室。这件灰色新闻很快传遍矿山。于是又来追究我的责任。有人说我是秘书科长,主管电话班,甚至还有的说我为了讨好书记,这是有意安排。事情闹到县委,上面来人调查,终于还我一个清白。但我心灰意冷,我决心要离开这个矿山。(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赵广庆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