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赵广庆自传》之十一:我的身体

2023-10-15 11:54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1049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公家发的“医疗证”从没用过。1975年,患了“直气管扩张”,严重时大口吐血,曾住抚顺矿局医院治疗。此后20多年无病事。1997年突患“急性黄胆性肝炎”,住抚顺传染病院。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公家发的“医疗证”从没用过。1975年,患了“直气管扩张”,严重时大口吐血,曾住抚顺矿局医院治疗。此后20多年无病事。1997年突患“急性黄胆性肝炎”,住抚顺传染病院。一住就是4个月。病情一天天恶化,“转氨酶”高时可达700,“黄胆”高时可达800。医生没了底,告诉家人准备后事。危机时我来到沈阳医大二院,花高价请“专家会疹”,用“彩超”等先进的医疗手段确诊。经过全面检查,说是我的胆囊受阻,抚顺院用药不对。开了药方,回到抚顺,一星期之后明显见效。20几天我出院了。

  1998年,我的胆囊炎又发作,到抚顺中心医院检查治疗。医生们根据疼痛部位,怀疑胃有毛病,于是去作“胃镜”。大夫边作边说:“你看,平常人的胃异常光滑,你的胃上有许多斑点。”于是切出病兆,送病理。我以为得了不治之症。于是带着妻子到我弟广福家,准备安排后事。但没有冒然出口。病理出来,原本是有点胃炎,我安定了。可见医生的话有准有不准。

  也是同年,我又去中心医院检查,大夫说我心赃有病,又去住院。他们告诉我心赃“起波器”有毛病,须更换人造“起波器”,以后每隔8年,还要更换电池,每次8万元。不然有随时停摆的危险。我毅然离院回家。至到今天,我那颗据说已经坏了的“起波器”亦然在用,而且用得很好。医生啊,你是真,是假?心赃啊,你在跳,何时停?

  2004年7月8日,突然发现头发晕右腿行走不便,次日到市中心医院做CT超检查,确珍为“急性缺血性脑血管病”。于是住院治疗。经11天诊治,病情好转,出院,又在社区门诊点滴7日,头仍然在晕,继续用药。10月初大体恢复。此后多年没出现大的病灶,小病也有,如每逢夏季头发晕,有时血压不稳等。

  自2012年冬起,气管不好,凡用力时,气喘吁吁。血压不正常,忽高忽低。(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赵广庆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