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赵广庆自传》之十三:多余的话

2023-10-29 11:56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1221
在我已经走过的曲折的生存路上,经历了三次较大的政治洗礼,第一次是1956年我因传播“刘少奇与北大学生王光美结婚”,被视为“污蔑中央领导”,险陷“右派”泥坑。第二次是1958年因受阜新安全煤矿矿长熊万湘牵连,几入“右倾”陷阱。
  人生是什么?佛门说“苦海无边”。诗人说:“人生苦短”。我说:“苦乐相伴”。

  我从踏进社会到淡出,长达44年(1950—1994),如果再算上退休后在开发区工作10年,累计54年,已超过半个世纪。对于宇宙来说,这是一瞬间,对于一个人来说,这是何等漫长的岁月。这期间在社会上我经历了土改、镇反、肃反、“三五”反、反右、大跃进、反右倾、整党、“四清”“文大”“清查四人帮”“六四判乱”等。解放后的这些社会巨变,我几乎全部被挤到了第一线,亲睹了半个世纪的风云和历史变迁。

  在这54年间,我曾辗转调动13个单位和部门,其中市委机关1个,市政府机关1个,县委机关1个,市城建部门2个,市文化机关1个,煤矿机关1个,教育部门5个,开发区机关1个。我的工作岗位遍及党委、政府、矿山、城建、文化、教育以及开发区。涉足之广是常人少有的。在这些岗位上我先后担任过教师、干事、科长、副主任、副处长、处长、局长、党委书记。经办的工作即有一般性日常事务,也参与过高层谋划。在我接触的人群中,有普通人也有像西哈努克、赵紫阳、江泽民这样的国家领导人。我曾经围着他人转过,他人也曾经围着我转过。我接受过热烈的欢呼,也接受过激烈的批判。我调查过别人,也被别人调查过。呼来呼去,斗来斗去,别人依然是别人,我亦然是我。

  在我已经走过的曲折的生存路上,经历了三次较大的政治洗礼,第一次是1956年我因传播“刘少奇与北大学生王光美结婚”,被视为“污蔑中央领导”,险陷“右派”泥坑。第二次是1958年因受阜新安全煤矿矿长熊万湘牵连,几入“右倾”陷阱。第三次是1974年因执行抚顺市委“对专业文艺演出团体进行整顿”的错误指示,调出老艺人。后来在运动中,被调出的群众回来抗述,当时的市委领导人和市委宣传部党组主要负责人推脱责任,拒不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承担了他们的替罪羊。仔细想来,这些坎坷都是特定时期社会政治在我身上所留下的印记。它对于我和社会都是有历史价值的。

  坎坎坷坷,我没有因此而倒下,这是我引为自豪的事,也是一种安慰。我的硬骨再加上我的忠诚和勤奋最终得到了足够的回报。到头来我在抚顺的许多人中,或者在更广的空间里,留下了一些较好的口碑。我的名字,我的人品随着我的著作、文章,流传到各地。我曾经自豪地说:“如果有一天,有人在抚顺闹市区大喊一声:“赵广庆死了”,大概会有人停下脚步,在那里一惊,这也许是事实。我的人品和小小名气并不是在官场得到的(官场往往得不到)。朋友们说:“有人光着屁股来,光着屁股走,而你是光着屁股来,穿着马褂走”,大概这也是事实。(2003年4月初稿,2004年3月修,2011年4月再修)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赵广庆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