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古迹遗存

古迹遗存

沈阳青桩子古城遗址

2023-07-29 19:23 《濊貊源流》 满岩 3006
青桩子城址,也是目前沈阳发现的最早的城址之一。与2300年的候城是同时期的。青桩子城址在战国时期就是长城沿线的一个军事要塞。地理位置比候城优越,正好是山区和平原的结合部,扼守浑河的交通要冲。
沈阳青桩子古城遗址 图1
  沈阳青桩子城址位于浑南区汪家街道上伯官村青桩子自然村,2014年10月被列入省第九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从2016年7月开始进行发掘。目前发掘面积约500平方米,出土的遗迹有房址、窖藏、灰坑、灰沟、墓葬等。其中,墓葬均开口于2层下,为魏晋时期遗存。其余遗迹多开口于3层或4层下,为秦汉时期遗存。出土器物有陶器、铜器、铁器及石器。根据目前考古发现,推测发掘区域内的遗存可能与祭祀有关。

  在南北通长几百米的路沟断面、距地表以下约50厘米的文化层中,发现有战国至两汉时期(主要是西汉时期)的泥质灰陶,包括外施绳纹内压方格纹和菱格纹的板瓦、绳纹加弦纹的陶瓮、陶罐、陶盆,以及具有断代标志的战国和西汉时期的陶器口沿等。

  其中,早期陶器和大型绳纹板瓦的发现,凸显该城址内曾存在过高等级的建筑。通过青桩子城址出土的秦代“半两”铜钱和汉代绳纹大板瓦可以判断,当时城中的房子十分高大壮观,或者为官府使用。

  另外,出土的细泥灰陶陶量口沿部分残片上有阴刻篆书“廿六年”字样,专家说,这是秦始皇二十六年兼并天下诸侯后,统一度量衡时颁行天下的标准量具,这也显示出该古城址在历史上的重要位置。

沈阳青桩子古城遗址 图2


  从这里堆积和出土的遗物来看,青桩子城址延续时间较长,在青铜时代就有人类生活,又经历了战国、秦代,到了汉代仍有人类活动,目前发现的主要文化堆积为汉代。在东陵区上伯官屯以东、忙牛河东岸的“青桩地”,时值有关部门在遗址南北开挖公路基槽长几百米、宽几十米的路沟断面,暴露出明确的古文化层。

  另外,在城址的边缘和南部,也发现有散布的稍晚于城内遗存的汉墓砖。联系早年这一带曾发现的秦始皇“二十六年”铭文陶量和毗邻的抚顺刘尔屯发现的战国燕式铜戈和刻有秦“相邦吕不韦造”铭文的铜矛,进一步可以判定青桩子遗址,不是以往一般认定的战国秦汉遗址和墓葬区,而是一处兼有城址和墓葬遗存的战国秦汉时期的重要城邑性质遗存。

  青桩子城址,也是目前沈阳发现的最早的城址之一。与2300年的候城是同时期的。青桩子城址在战国时期就是长城沿线的一个军事要塞。地理位置比候城优越,正好是山区和平原的结合部,扼守浑河的交通要冲。

  战国时期燕昭王十二年(公元前300年)燕国大将秦开设立辽东郡时建立的候城作为沈阳建城始点。上伯官附近发现了秦陶量残片和其他汉代遗物后,进一步推证上伯官屯古城,应是在“都尉”基础上发展到东汉末,由抚顺最后内迁的“三迁四治”的“玄菟郡城”。而青桩子应早于上伯官屯,为更早的辽东郡“中部都尉”故城。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