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2023-11-02 14:07 抚顺七千年 1115
沈吉线上的滴台站以前很重要,向东的铁路北耸陡山,南临浑河,穿行于狭窄地带。由车站向西,地面突然开阔,人烟较密。现在,车站冷清多了,客车不停,货车偶尔停靠。

  关于滴台铁路桥的位置,先看四十年前的地图。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

  图上很宽的河流是浑河,铁路是沈吉线。图上的油毡厂早已停办拆除,厂址东侧是滴台屯,现属抚顺市顺城区河北乡方晓村。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2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3

  沈吉线上的滴台站以前很重要,向东的铁路北耸陡山,南临浑河,穿行于狭窄地带。由车站向西,地面突然开阔,人烟较密。现在,车站冷清多了,客车不停,货车偶尔停靠。
  由北向南的莲岛河因为流经莲岛湾村(今叫连刀村)而得名,在滴台站西200米处注入浑河。莲岛河上面的铁路桥便是本文要说的滴台铁路桥。图上红箭头指处。以下简称滴台桥。

  所谓滴台桥其实有两座。现在跑火车桥的南侧,有座废桥,只有桥身,没有铁路。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4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5

  上图右侧是废桥,下图从北面看滴台桥。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6

  在滴台废桥的西头、滴台车站的东头,各有一座钢筋水泥碉堡。先看西边这个。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7

  画面左侧是废桥,右侧的墙面是碉堡。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8

  碉堡内部是两层,层板已经消失,只剩横梁残存的头儿。墙上的圆孔是安炉筒的,四棱台状是射击孔。碉堡不是圆柱体,有三条凸出。凸出的侧面也有射击孔,实现全方位的火力。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9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0

  墙上居然有文字,应当是当时写的。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1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2

  另一个碉堡位于滴台站房向东60米,距铁路铁丝网5米。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3

  画面左侧是停着的列车,旁有铁丝网。右侧是碉堡,上面插着国旗。我是沿着铁丝网旁的小道找到这里的。

  碉堡坐落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碉堡形状与另一个一样。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4

  两座碉堡谁修的?何时修的?有故事吗?简单说,是国民党军队修的。
  1945.8.15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队抢占东北。同时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也进军东北,与东北抗联组合为东北民主联军。此时中共东北局已由本溪迁至抚顺。1946.3.13国民党军队(以下简称国军)进占沈阳。由于敌我装备相差悬殊,毛主席指示: 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根据上级指示,东北局向山区转移。为掩护转移,阻滞敌军进攻的速度,不能让他们大摇大摆进入抚顺,我军十九旅和李红光部集结于滴台、莲岛湾、肥牛屯、方晓东沟、孤家子一带。3.20拂晓,敌军分三路向抚顺开来。我军在予设的几处战场与敌军交火。战斗进行到晚4点,给予敌军大量杀伤。在战略意图完成后,我军结束战斗,主动撤退。3.22国军占领抚顺。
  国军占领抚顺之后,修筑了上述碉堡。
  1948.10.31,经过7个小时战斗,抚顺解放。然后解放军进军沈阳。驻守碉堡的国军撤离逃跑。从此,两个空壳碉堡静静地度过75年至今。
  两个碉堡是三年解放战争的见证,应当予以保护。
  发生在1946.3.20的阻击战在《抚顺市志》上记作“莲岛湾战斗”。

  说到莲岛湾,就想到一位大人物——王卓然。作为抚顺人,对这个人不可不知。我们再确认一下莲岛湾(莲岛)的位置,这是23年前的地图。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5

  王卓然1893年生于莲岛湾(与毛主席同岁),就读省两级师范和北平师范大学。留学美国,获教育硕士学位。回国后,任东北大学教授、秘书长、代校长,张学良的国际问题咨议。抗日时期,与高崇民在北平成立“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支持东北义勇军的抗日行动。创办《东方快报》宣传抗日。平顶山惨案发生后,他将惨案真相向国民政府外交部做了详细报告,遂使外交部据此报告在国联会议上对日本提出控告。抗战胜利后,积极参加反对内战争取和平运动。1945年加入九三学社,成为九三学社早期领导人之一。后又加入中国同盟会。著书《中国教育一瞥》《东北教育丛书》《外交大辞典》。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6

  【图: 王卓然像,采自平顶山惨案纪念馆】
  解放后,1955年任国务院参事。1975年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骨灰一半存入八宝山公墓,一半送回莲岛故乡安葬。

  1997年,王卓然女儿遵照父亲生前“振兴家乡教育事业”遗愿,捐资三十万元,在莲岛村小学校内建立“卓然图书馆”。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7

  王卓然先生是咱们抚顺的骄傲。
  最后说一下,滴台、方晓两个地名是满语。
  滴台原来写作滴塔,后演变为滴台。满语义扎枪、枪矛。因其地形远望像扎枪。方晓,满语义岔路。此地西去沈阳,北往铁岭,东通抚顺。故而得名。(根据《抚顺满语地名》98、99页)
  顺便指出,莲岛湾是汉语,因其地形像镰刀弯,不直书镰刀,而变为莲岛,文雅之字,当初命名者其心可嘉。
  再举一例:方晓北边有个“里仁村”。何谓里仁?原来取之于《论语.里仁篇第四》:“子曰: 里仁为美。”里,动词,居住;仁,仁德。意思是: 孔子说:“居住在仁德之地,才是好的。”这个村名那是相当文雅了。扯远了。

  让我们从南面看一眼滴台桥,结束本文。

孙相适:抚顺的桥头文化之十四(滴台铁路桥) 图18

  (孙相适文并摄影 于2023.10.5)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抚顺桥头文化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