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尉迟常荣:五四运动前后抚顺的革命斗争(上)

2024-04-19 19:40 《抚顺历史专辑》 尉迟常荣 525
日本帝国主义霸占抚顺煤矿后,干方百计地侵吞中国的土地,极力扩大开采范围,疯狂地琼夺抚顺的煤炭资源。


  本文摘自尉迟常荣先生《抚顺历史专辑 著名人物简介》(2023)。全书共分四部分,32万字。

  第一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及其破坏后抚顺的革命斗争;
  第二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及其破坏后清原的革命斗争;
  第三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和抗联撤离新宾后革命斗争;

  第四部分:著名人物简介


阅读:尉迟常荣新书《抚顺历史专辑 著名人物简介》出版

阅读:卢然:为尉迟先生新书作序




尉迟常荣:五四运动前后抚顺的革命斗争(上) 图1


  日本帝国主义霸占抚顺煤矿后,干方百计地侵吞中国的土地,极力扩大开采范围,疯狂地琼夺抚顺的煤炭资源。


  起初,日本帝国主义只是在千金寨煤矿开采,以后修复了杨柏堡和老虎台两个矿井。在此以后,先后建成“大山坑”“东乡坑”“万达屋坑”“古城子第一露天堀”“龙凤斜坑”“新屯坑”“古城子第二露天堀”“龙凤竖井”“搭连坑”等矿。

  1926年建成“东岗露天堀”。1928年建成“杨柏堡露天堀”。随着日本帝国王义掠夺的加剧,抚顺煤炭工业迅速发展起来。据抚顺煤矿生产统计资料《历年原煤生产量》表记载:抚顺煤矿原煤的产量1907年为23万3千3百83吨,到1928年已达816万零964吨。这22年间,抚顺煤的产量增加了近35倍。与煤产量增加的同时,职工人数也不断增加,据解放前《矿务局历年职工总数统计表》记载,抚顺谋矿职工总数,1907年为1143人,到1928年已达38468人,比1907年增加了20多倍。这时抚顺已经成为一个以煤炭工业为主体的大工业城市,是我国东北早期四大产业中心(沈阳、大连、哈尔滨、抚顺)之一。

  五四运动前后,抚顺已是在日本帝国主义和奉系军阀统治下的半殖民地。日本帝国主义在抚顺市中心霸占了一大块土地作为“满铁”的“附属地”,建立了一整套庞大的统治机构,在抚顺驻有守备队、宪兵队,并拥有大批警察和特务。

  日本在抚顺的警察机构于1906年建立,当时称为奉天警务署抚顺办事处,以后先后升格为警务署抚顺支署、抚顺警务署,到1926年又升格为抚顺警察署。日本宪兵队机构在抚顺也于1906年建立,当时称抚顺分遣队,直属奉天宪兵分队领导。

  日本宪兵队机构在抚顺建立后,同警察机构一样,其势力也迅速扩大。日本侵略者残酷地压榨抚顺人民,甚至行使行政、司法、征税、警察权,俨然是抚顺人民的“太上皇”。抚顺县政府对外软弱无力,妥协,退让;对内横征暴敛,残酷地镇压革命运动,逮捕、监禁、屠杀民众的事件日有所闻。此外,县政府还随意抬高物价,增加捐税,强迫民众认购公债,加之奉票毛荒①,自然灾害和连年的军阀战争,使抚顺市场凋敝,民不聊生,处于火水深火热之中。

  日本帝国主义在抚顺投下了大批资金和各种形式的贷款,大办工商业,操纵了抚顺的经济命脉,并独霸了抚顺煤矿、疯狂地掠夺抚顺的资源和财富。

  据《一九四二年以前煤矿资源与与掠夺利润》表的记载,1907年日本帝国主义在抚顺的总投资为4636.6138万元,利润为553005万元。到1928年其总投资增加到一亿一千零八十五万一千零八十二元,利润增加到一千一百六十万二千六百五十一元,在这22年间,其总投资增加了两倍多,利润增加了20余倍,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正因为这样,日本侵略者及其豢养的吹鼓手们曾宣扬“抚顺炭矿”是什么“会社的财源”、“帝国的一大宝库”②。除煤矿外,抚顺的金融、邮电、交通等方面都为资本帝国主义所垄断。抚顺成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亚洲掠夺的一个主要场所,日本海军主要的燃料供给基地。

  抚顺的民族工商业“原极寥寥。清末叶,寨埠开采煤矿,工人既多,需要日广,又有满铁支线迁便利,于是工商业日见增多”③据调查了解,到1927年,仅抚顺城和千金寨两个地区,就开办工业计7类,30家,250人,资金2万元;商业计12类,近150家,1400多人,资金50余万元。工业主要轻工业,即棉织、丝织、面粉、榨油、碾米和铁器等工业,重工业所占的比重很小。商业经营的范围很广,门类也比较齐全。抚顺的民族工商业在满足民需方面起了很大作用,但因受军阀政府的种种限制,特别是在资金、原料、商品和市场等方面要依赖于日本帝国主义并为其控制,因而其自身是极其脆弱的,发展也是有限的。

  总之,五四运动前后,抚顺名义上由奉系军阀的“县政府”统治,但实际上其政治、经济已为日本帝国主义所左右,成了它的半殖民地。(待续)

  ——————

  注释:

  ①奉票,是近代奉天省(今辽宁省)所发行的一种纸币,为省币,称奉票,于1905年11月开始发行,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结束,历经26年时间。1928年,在奉系军阀的干预下,奉票暴跌,据《东三省金融整理委员会报告书》记载,这一年奉票发行量为4亿7千多万元,其贬值“比1927年低5倍”。

  ②《满铁第一次十年史》,第490页。

  ③抚顺县公署:《抚顺县势一览》。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