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尉迟常荣:芦沟桥事变爆发后的抚顺工人斗争(5)

2024-07-18 09:05 《抚顺历史专辑》 441
在日伪统治时期,抚顺轻金属厂(满洲轻金属制造株式会社抚顺制造所,即今之抚顺铝厂前身)的工人不畏强暴,同日本帝国主义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下面记述的是几个比较突出的例子。


  本文摘自尉迟常荣先生《抚顺历史专辑 著名人物简介》(2023)。全书共分四部分,32万字。

  第一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及其破坏后抚顺的革命斗争;
  第二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及其破坏后清原的革命斗争;
  第三部分:中共地下组织成立前和抗联撤离新宾后革命斗争;

  第四部分:著名人物简介


阅读:尉迟常荣新书《抚顺历史专辑 著名人物简介》出版

阅读:卢然:为尉迟先生新书作序




  (5)轻金属厂工人的反日斗争

  在日伪统治时期,抚顺轻金属厂(满洲轻金属制造株式会社抚顺制造所,即今之抚顺铝厂前身)的工人不畏强暴,同日本帝国主义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下面记述的是几个比较突出的例子。

  杜德传领导的斗争

  在日伪统治时期,劳务系的中国外勤经常打骂工人,工人恨之入骨,管他们叫“骡子”。在抚顺轻金属厂,工人经常同“骡子”作斗争,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胜利。1938年5月的一天早晨,夜班电工贾开元到工厂边刺网附近买东西吃,被劳务系的韩“骡子”看到了,这个家伙厉声地把贾开元喝住了,走上前去,不容分说,抡起镐把就打,把他打得遍体鳞伤。跟在贾开元后面的高世纯看到这个场面后,赶紧往回跑,到班上后,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好啦!贾开元叫韩‘骤子’打了:”正说着,贾开元哭着回来了,他身上红一条子紫一条子鲜血直流。大家一看都火了,这个说:“找韩‘骡子’报仇去,不能叫他白打了!”那个说:“韩‘骡子’太坏了,得教训教训他!”电工组长杜传德更是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听了大家的议论后,他拍案而起,急步去找电工班班长日本人成田。成田和劳务系有矛盾,他听杜传德说电工班的工人叫韩“骡子”打了,暴跳如雷,立即对杜德传说:“你的快快地把韩的找来!”。

  杜德传回班上后,就把情况和王兆山、贾开元,王延成、许振生等20余名工人说了。经过商量决定把韩“骡子”弄到电工班来,狠狠地打他一顿,为贾开元报仇。杜德传让高世纯去“请”韩“骡子”,其余的人拿棒子埋伏起来,准备行动。

  不一会儿,韩“骡子”大摇大摆地从北面来了,他一看到成田在电工班坐着,立即加快脚步。走到成田面前,他强作笑容,行了个礼。成田两眼圆睁,伸手就给他一个大耳光,边打边骂。就在这时,工人们高举木棒,叫骂着冲上来了。韩“骡子”一看不好,撒腿就往回跑。这时,在北面埋伏的工人一拥而上,呐喊着抓他。他赶忙调过头来往东南方向跑,想求助于岗楼里的日本兵。工人们从四面八方向他奔去,穷追不舍。日本兵见这么多人拿着棒子怒气冲冲地向岗楼跑过来,吓坏了,拎着枪就往厂里跑。

  “韩骡子”被工人追得筋疲力尽,看日本兵不管他,走投无路,一头就扎进岗楼里。工人们跑上前去,一齐动手,一下子就把岗楼推倒了,把韩“骡子”拖了出来。接着,工人们抡起棒子,劈头盖脑地就往他身上打,打得他抱着脑袋满地轱辘,连连喊求饶。这时,一大群劳务系日本人端着枪,狂呼乱叫,向岗楼跑来,随着杜德传的一声令下,工人们全都跑了。日本人一个工人也没抓到,后跑到岗楼附近一看,韩“骡子”奄奄一息,快断气了。劳务系班长沙田大吃一惊,下令赶快抬走,去医院抢救。

  下午2时许,一大群劳务系的日本人阁进电工班抓人,因大多数工人都躲藏起来了,只抓到贾开元、玉宝江等4人。这些日本人不甘心,气势汹汹地四处搜查,在高压线附近发现杜德传躲在电线杆子上。于是这群暴徒把枪口对准他,厉声地喝道:“快快地下来!不下来铁炮的给,死啦死啦的有!”杜德传镇定自若,毫无惧色,他边拿铁钳子比划着示意要切断电线,边高声喊道:“你们铁炮的给,我的钳子的给!”这里的电线是高压线,要是切断了,后果不勘设想,所以日本人不敢开枪,急得团团转。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成田赶到了,他看劳多系的人到电工班随意抓人,欺侮到他头上来了,火冒三丈,张口就骂,和劳务系的日本人干起来了。双方火气都很大,互不相让,最后只好去找理事长石田裁决。

  日本人走后,杜德传从电线杆子上下来,也去找石田。杜德传给石田当过“小孩”,侍候过他,和他很熟,所以一进办公室就开门见山地对他说:“明天我们电工不能上班了,劳务系抓我们。”石田听了不以为然,顺口说:“不要怕,小孩的好好的干!”当杜德传把事情的原委一说,石田才感到问题非同小可,问他怎么办。杜德传说,不准劳务系抓人,抓的人必须放了,否则电工不上班。石田怕电工不上班全厂停电停产事关重大,就答应了他的要求。接着,石田把劳务系长找来训了一顿,然后叫他带杜德传去劳务系,把被捕的电工领回去。

  贾开元、王宝江等四人被打得遍体鳞伤,伤势很重,当他们被杜德传领回班里后,工人们非常气愤,议论纷纷。有的说:“伤这么重,得让厂子给治,不能让劳务系白打了!”有的提出:“劳务系再找碴儿报复怎么办?得找石田说清楚”杜德传感到大家说得对,于是又去找石田,提出:“第一,打伤的人厂子要用汽车送大医院治疗,第二,怕韩“骡子”报复,

  得把他开除出厂,第三,不许劳务系的人找我们小脚报复。这些条件如不答应,明天电工就不上班。”石田沉思片刻,回答说:“我的全答应,明天电工统统地上班,问题的没有:”最后厂方作出决定,每天用汽车送电工伤员去满铁大医院治疗;韩“骡子”从劳务系调出,到厂外工作,电工停工一天的工资照发。

  电工班的斗争轰动全厂,给了全厂工人很大鼓舞,大家一致赞扬说:“电工班有种,敢干!”

  张立有领导的斗争

  日伪统治时期,抚顺轻金属厂的工人上下班,都要在工厂大门口受日本人和“骡子”的搜身检查,翻出勤牌子,稍有不慎,就遭打骂。1941年秋的一天早晨,电解工人赵怀盛,因不识字,把牌子翻错了,刘“骡子”看到后,轮起拳头就打,把赵怀盛打得两眼冒金花,什么也看不见了。当他捂着红肿的眼睛到班上后,大家一听让刘“骡子”打了,个个怒火满腔,大骂刘“骡子”太坏了,欺人太甚。电解阳极工大票张立有挺身而出,高声喊道:“伙计们!走啊,砸劳务系去,给刘怀盛报仇!”接着,响应的呼声四起:“好,咱们都去,把劳务系砸他个稀巴烂:”“咱们豁出来了,和劳务系拼了!”

  在张立有的带领下,百余名工人挥舞铁棍、木棒、锤子等武器,高声地叫骂着,浩浩荡荡地直向劳务系奔去。途中,正好碰上日本人小野和刘“骡子”,工人们冲上前去,把他二人团团围住,高喊打死刘“骡子”。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把小野吓得面色如土,赶紧用身体掩护刘“骡子”。当他听明情况后,连连说好话,承认劳务系打工人不对,并让刘“骡子”给大家赔礼道歉。刘“骡子”两腿筛糠,打圈作揖求饶,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打工人。大家看小野和刘“骡子”那副狼狈相,在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阵子后,工人们都跟张立有回去干活去了。

  这次斗争历时一个多小时,大长了中国工人的志气,大灭了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的威风,给日资方造成了2,400个电字和两吨铝的损失。

  金明远领导的罢工

  抚顺轻金属厂原料系东部石灰窑有个日本人叫谷川,这个家伙心狠手黑,对工人非打既骂,一打就往死里打。这里的工人几乎都挨过他打,大家对他咬牙切齿,恨之入骨。1942年春的一天,谷川罚一个姓严的工人举水桶,并在旁边看着。这个工人举了一阵子后实在举不动了,就把水桶放下了。谷川轮起镐把就打,打得他死去活来。打完后谷川又把他绑在电线杆子上示众。大家见了非常气愤,在暗地里都骂谷川没有人性,坏透了。

  为了回击谷川,金明远(后改名金振铎)暗中和都德才、王贡模、李洪兴,张庆宣、李宝满、曹维忠、刘吉顺等人商量说:“谷川这小子太坏了,咱们应设法把他弄走。咱们休工行不行?先休3天,鬼子问咱们都说谷川打人太厉害了,怕他打不敢上班,这么来一下子,我看能把他弄走。”大家听了以后,都表示赞成。接着,他们分头去和工人串联。工人们听说要把谷川弄走,都表示参加罢工斗争。

  第二天,东部石灰窑冷冷清清停工停产,除王贡模几个人在班上转悠掌握情况外,其余67名工人没上班,有的在家休息,有的怕厂子来人抓,到外面去遛达。金明远和都德才在工人住宅区指挥、联络。

  谷川见这么多工人没上班慌神了,问在场的人是怎么回事,都说不知道,他赶紧向厂长报告。日本人厂长听说后,立即把王贡模找去询问。王贡模说:“谷川打人太厉害了,工人都怕他不敢上班。”厂长听了眉头紧锁,研究对策。

  罢工期间,厂子里不给工人开工资,不配给粮食,卡罢工工人的脖子。尽管是这样,工人们仍然咬紧牙关,克服困难,按统一的计划坚持3天罢工。由于生活所迫,罢工期满后,他们不得不上班。厂方查明罢工带头人是金明远后,就令劳务系去抓他。都德才闻讯后,马上去告诉了金明远。金明远连夜逃走,回乡下老家。

  这次为期3天的罢工,给日资方造成225吨原料的损失,核伪币5,625元。经过这次工人罢工的打击,谷川比以前老实多了,再也不敢轻易动手打人了。不久,厂方又把他调出轻金属厂。

  温香久、张振玉等领导的斗争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为了把中国变成“后方基地”,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加紧掠夺中国的资源,对工人进行敲骨吸髓的榨取,在抚顺轻金属厂更是变本加厉。1942年11月,该厂以增加工资为名,把原来的早8点上班,下午4点下班改为早7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工作时间增加了3个小时、而每天每人的工资只增加三五分钱。工人生活困难,吃不跑,穿不暖,难以承受长时间的劳动,个个疲惫不堪。不少工人不上班,上班的也是“磨洋工”。当时,日本人对工人

  管制得很严,发现不满的言论就追查,查清后,轻者毒打,重者逮浦,甚至投入监狱。尽管是这样,在背地里工人们仍然议论纷纷,反对延长工作时间,要求恢复原来的作息制度。

  在工人群众反抗情绪日益高涨之际,工作系钳工温香久挺身而起,领导群众进行罢工斗争。为了把大家组织起来,他先后到划线平台、木型、车工现场,同张振玉、张永奎、温宝清等10余人进行了个别串联,得到了这些人的支持。

  在此基础上,他又把串联的人集中到平台,以研究活计为名,对罢工斗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最后决定把工人都发动起来,并责成温香久、张振玉、刘万钩等人分别到工作系和汽车库等单位作各伍长的工作,争取他们的支持。经过工作,伍长一致同意进行罢工斗争。接着,温香久和张振玉又秘密地把各伍长召集在一起,征求意见,对罢工进行部署。参加会议的有温宝清、刘万钧、王福有、张水奎,佟耀林、朱贵福、张学才和李长春等人。会上,大家都发表了意见,一致同意罢工分两步走,先找工作系主任交涉。要求恢复原来的作息制度,如不答应,就举行罢工。

  系主任由工人代表去找,代表由工人群众选举产生。会议结束后,各伍长立即返回本单位,传达会议精神,选举工人代表。工人们拥护这次会议的决定,一致选举温香久、张振玉等10余人做代表,还选出一名工人当翻译。

  翌日上午10时许,温香久、张振玉率领代表们走进工作系主任办公室,要求和系主任谈判。这个日本人看来这么多工人,心里有些发慌,赶忙把他们领到一个大房间去。温香久首先讲话,他说他们10几个人是工人代表,是来向系主任请愿的,工人对延长工作时间有意见,一致要求恢复原来的作息制度,不想要增加的那点工资。接着,其他代表纷纷发言,要求系主任立即答复。系主任喋喋木休地讲了一些空话,婉言拒绝了工人的要求。代表们很不满意,愤怒地同系主任分手了。

  代表们回去后,立即向工人群众讲了谈判的结果,大家听了怒火满腔,一致要求进行罢工、给日本侵略者点厉害尝尝。为了把工人严密地组织起来进行罢工,当天下午,温香久和张振玉在工作系仓库,秘密召开了有伍长和部分工人参加的会议,对罢工进行了具体的部署。会议决定采用轮流休工的办法进行罢工。先罢工两天,第一天三分之一工人参加,第二天三分之二工人参加。罢工以自愿为原则,参加者向伍长报名。参加人员和时间由伍长安排,罢工人员的名单一律上报温香久和张振玉。会议决定罢工期间工人代表都上班,掌握情况,领导罢工。会议还提出了一些对策,如日本人问为什么不上班时,工人要各自陈述休工的理由,问谁是罢工的领导者,都要说不知道。会议结束后,伍长们采取互相传话的方式,向工人传达了会议的决定。

  1月24日,在温香久、张振玉的领导下,工作系和汽车库的工人开始罢工,有150余人参加,比原计划多50余人。第二天,300余名工人都参加了罢工斗争,人数也突破了原计划。这两天工作系和汽车库停车停产,冷冷清清。

  对工人的罢工,厂方采取了高压政策,罢工的第一天,日本人就向伪警察署通报情况、告急,并将温香久张振玉、佟耀林、朱贵福、王福有、张永奎等人集中到工厂事务所,又到工人住宅区逮捕了一批罢工工人。伪警察局人员乘汽车进厂后,厂子里的日本人借机向温香久、张振玉等人施加压力,叫他们说工人为什么休工?谁是领导者?并以不交待就交伪警察署相威胁。温香久、张振玉等人毫无惧色,都说不知道。日本人无计可施,先把他们关押在住宅事务所,最后交警察押送到伪警察署。

  在工厂事务所,日本人对被捕工人软硬兼施,时而说好话哄骗,时而以开除、交伪警察署恫吓,叫他们交待为什么休工?谁是罢工的领导者?工人们软硬不吃,团结一致,都按事先统一的口径回答,各说各休工的理由,都说不知道谁是罢工的领导者。日本人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一无所获,最后工作系主任收了场,他对被捕的工人说:“你们统统地回家,明天统统地上班,再休工警察署的拿去!”

  温香久、张振玉等人在伪警察暑遭到严刑拷打,残酷迫害,但他们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拒不招供。一个月过后,他们被折磨得遍体鳞伤,骨瘦如柴,都有生命危险。这时温香久和张据玉认为这样坚持下去不行,不能都受苦,同归于尽。于是,他二人提出自己当主谋,承担责任,保全难友。他俩互不相让,都坚持自己当主谋。

  后来他俩认真地分析了案情,最后得出结论,他俩都承担责任,让其他难友把问题往他俩身上推,这样能很快地把案子结了,保全难友。当他俩把这个意思和温宝清等5人一说,起初,这五个人坚决不同意,都说活大家一块活,死一起死。后经温香久、张振玉陈说利害关系,苦口婆心地说服,温宝清等人才勉强同意。这样,敌人的审讯很快地结束了,温香久、张振玉被判处徒刑入狱,温宝清等5人相继被释放。

  温香久和张振玉入狱后,工人三五成群经常前去看望,当问他二人有什么要求时,都说希望照看照看他们的家属。工人们回答说:“你俩不必担心家属,你们打几年罪,我们照看几年!”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俩入狱后,工作系的300余名工人,每人每月自动拿出八九角钱,

  作为两位罢工领导人家属的生活费,钱齐上来以后,由李文海送到温香久和张振玉的家。

  不久,监狱发出通知,说温香久、张振玉病重。工人们立即前去看望。到监狱后,他们看到温香久已经牺牲了,张振玉生命重危。他们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把温香久安葬于北山,把张振玉送回家。两三天后张振玉也牺牲了。在此以后,工人仍照看他们的家属,直到他们的家属有了生活出路之时。

  温香久和张振玉领导的罢工虽然失败了,但打击了敌人,锻炼了群众,充分反映了中国无产阶级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英雄气概,在抚顺工人斗争史上写下了可歌可位的一页。工人群众团结一致、友爱互助的精神将永放光芒!

尉迟常荣:芦沟桥事变爆发后的抚顺工人斗争(5) 图1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