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解放军8小时解放抚顺 给俘虏发回家路费

2012-03-06 09:32 辽宁日报 远帝红 2123
当机立断,果敢歼敌。60年前,我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十师经过不到8个小时的战斗,解放了著名的工业基地抚顺。抚顺的解放,不仅是我军实施机动灵活战略战术的一个战例,也为沈阳乃至全国的解放提供了有力的支援。日前,记者采访了抚顺市社会科学院...

解放军8小时解放抚顺_给俘虏发回家路费 图1

    抚顺市各界群众欢庆胜利

  当机立断,果敢歼敌。60年前,我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十师经过不到8个小时的战斗,解放了著名的工业基地抚顺。

  抚顺的解放,不仅是我军实施机动灵活战略战术的一个战例,也为沈阳乃至全国的解放提供了有力的支援。日前,记者采访了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党史研究室主任刘畅、曾为解放军带路进城的唐文义老人。

  当机立断突袭抚顺震慑沈阳

  “1948年秋,国共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国民党军队进行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9月12日,根据中共中央的战略部署,敌我双方在东北战场的最后大决战——辽沈战役开始了。

  10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攻克锦州,10月19日收复长春。这样,在东北的敌人被孤立在沈阳、抚顺、本溪、营口等大中城市。”刘畅的讲述就从当时的全局背景开始。

  1948年10月19日,收复长春后,为截断敌人从海上逃跑的退路,我东北军区十二纵队和6个独立师奉命南下。10月23日,东北军区十二纵队独立十师作为前卫师,日夜兼程,经四平、开原、铁岭,直奔沈阳、本溪。

  10月30日,独立十师抵达抚顺浑河北岸,渡河成了难题。因为浑河只有3座桥,均有敌人把守。而架桥渡河,既无器材,时间也不允许。可如果按兵不动,坐等上级指示,就会失去战机。于是,师长赵东寰当即召开紧急会议。在会上,经讨论分析,大家一致认为,拿下抚顺比拿下本溪对沈阳之敌威胁更大,因为沈阳的电、煤气均由抚顺供给,一打抚顺,势必震慑沈阳,起到配合我军主力在辽西歼灭廖耀湘兵团的作用。战机不可失。最后,赵师长决定,采取突然袭击的军事行动,抓住战机,夺桥过河,边打边向兵团汇报。

  在向兵团发出特急电报的同时,师部决定,把攻城的突击任务交给二十八团,因为该团团长段志清、政委杜西书求战心切,又善于打攻坚战。二十九团则机动灵活,发挥擅长打纵深、打巷战的特点,战斗任务是在二十八团攻下河北市区后,立即冲上去攻打河南市区。后卫的三十团作为师的预备队,同时派出几个分队,在城北面、西面袭击敌人。全师上下只为一个目标:用最短的时间拿下抚顺。

  兵贵神速独立十师解放抚顺

  1948年10月30日深夜,在抚顺城南关商业街,当时18岁的抚顺第二中学(现在的抚顺第五十中学)学生唐文义听到敲门声。他开了门,见是几个胳膊上系着白毛巾的解放军战士。“对不起,老乡,打扰你们休息了。我们是来解放抚顺的,往河南去的路不熟,请给我们带个路好吗?”“没说的,现在就走。”

  经过那么多年的折腾,解放军的好、国民党的糟谁心里都有数。血气方刚的唐文义迅速穿好衣服,跟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解放军战士就出了家门。午夜时分,他引领着队伍,经过永安堡来到永安桥的北头。夜幕下的浑河非常安静,横跨浑河的永安桥是从河北进入市中心的唯一通道。在桥的两头,敌人都设有暗堡,我军在一片空地上稍作隐蔽,很快就开始夺桥。一场桥头激战就此打响。

  抚顺的迅速解放使得电厂、煤矿等重要企业比较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为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轰”的一声巨响,桥北头的一个暗堡被我军的一个爆破组摧毁。紧接着,唐文义引领解放军战士,以高大的桥梁铁拱作掩护,向桥南匍匐前进。桥南的碉堡里很快喷出了火舌,借着火光,拿下这个碉堡的艰巨性一目了然:它建在桥上紧把头的两侧,一半在桥拱上,一半露在桥拱外,地堡的枪眼直冲桥面。我军连续两次突击爆破都没有成功,英勇的战士又发起了第三次强攻爆破。枪林弹雨中,身手敏捷的战士带着爆破筒和炸药包,机智、迅速地接近桥南碉堡。“不一会儿,就从桥南头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响,火光映红了漆黑的夜空,整个永安桥都在微微颤动。”

  60年后的今天,当时的震撼仍清晰地留在唐文义老人的记忆中。随着桥头激战的胜利,我军进攻市中心的路线被打通了。

  10月30日24时,二十八团突破敌人防线后发出了3颗红色信号弹。随着红色信号弹的升空,总攻开始了。他们直插敌人在浑河北部的防线,激战20分钟突破城门,并迅速占领了河北机关和电报局。此时,二十八团一营强攻高尔山守敌,团长段志清亲自指挥摧毁敌人工事,迫使敌人投降。二营经过激战,消灭桥头守敌,占领河南市区。三营攻占抚顺城内外地堡群,以及城西边的监狱和敌仓库守敌。在我军的猛烈攻势下,感到大势已去的守敌全部溃败,独立十师乘胜追击,迅速占领了抚顺县警察局。

  敌军师部撤至永安桥南东侧的琥珀泉山(现友谊宾馆)地下指挥所,企图负隅顽抗。二十八团团长段志清、政委杜西书立即组织对敌指挥所发动猛烈炮击。重炮轰击下的敌指挥所对外已经失去了指挥能力,外围敌人纷纷投降。当敌指挥所举出白旗的时候,独立十师战士冲入工事,活捉敌师长周仲达和部分官兵。

  按照战前部署,二十九团在10月31日晨5时按时参加战斗,同二十八团并肩冲入河南市区,很快占领抚顺市政府、市公安局,解除了敌警察的武装,然后又占领了市电话局、矿务局、发电厂、西制油厂。在中共地下党员的策应下,抚顺矿警队800多人举行起义。在继续肃清溃逃之敌时,我军在市区西部方晓屯一带,发现并夺取了国民党军队的一座大型弹药仓库。清点后,干部、战士惊喜地发现:这些弹药足够装备一个兵团打到南京。

  独立十师解放抚顺的战斗仅用了七八个小时,全歼敌沈阳守备总队第一师,共毙伤敌500余人,俘虏敌师长、参谋长等1700余人,缴获各种炮32门、轻重机枪237挺、长短枪3000余支、汽车14辆、弹药仓库1座。1948年10月31日晨7时,煤都抚顺宣告解放。

  10月31日下午,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肖劲光、政委肖华来到抚顺,高度评价独立十师抓住战机,解放抚顺的行动:“为第一兵团后续部队清除了前进路上的大障碍,有力配合了辽沈战役的最后胜利,你们立了一大功。”

  掌控光热煤电之城立奇功

  桥头激战后,唐文义引领着部队辗转奔向现在的抚顺市委方向。当部队行至山坡时,发现道东的一座二层小楼上有一家亮着灯。后半夜的市区漆黑一片,唯一的一处亮光很是醒目。部队派人敲开这家的房门,才知道这是时任抚顺矿务局爱矿委员会副主任的贺子杰的住处。原来,晚上贺子杰听到解放抚顺的枪声后,一直没有睡觉,特意打开电灯等待解放军前来接头联系。

  他向部队首长介绍了解放军 (当时为东北民主联军)在1946年撤出抚顺之前,市委副书记兼抚顺炭矿矿长王新三同志写给他的一张便条的情况。为保护国家财产不受损失,他们组织成立了抚顺矿务局爱矿委员会。贺子杰还介绍了爱矿委员会的成员。部队首长赞扬贺子杰的行动,然后由他领着部队的几名战士,把当时主持矿务局日常工作的主任秘书、爱矿委员会主任吴葆民找到贺家,经商量,由吴葆民给矿警队上校副参谋长李相忱打电话,请他把矿警队集合起来,列队迎接解放军!

  清晨,200来名矿警队员冒着寒风,分成四列欢迎解放军的到来。唐文义看到,一名部队首长走到起义队伍前,肯定了矿警们弃暗投明的起义,并宣布我们党的优待政策。

  10月31日晨7时,抚顺矿务局爱矿委员会通过广播,宣告抚顺矿区及抚顺市已解放,要求全体职工安心守职,照常上班。在抚顺矿务局爱矿委员会的精心安排下,矿警队配合入城解放军押送煤车运往发电厂,保证发电厂持续发电。 

  上午9时许,入城解放军进驻抚顺发电厂,马上与厂方有关人员接触,厂方有关人员对护厂工人说:“现在敌军正在做最后的挣扎,我们电厂工人要协助解放军解放沈阳。”护厂队领导经研究,决定与有关方面取得联系,停止向沈阳供电。当天夜里,护厂队员李向荣、宛域林来到第二配电所,通知值班班长王洪文。王洪文接到命令后,立即让值班员郭印堂拉下控制沈阳线路的电闸,使沈阳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发电厂工人的行动有力地配合了人民军队解放沈阳。

  关于抚顺的电在解放沈阳过程中的作用,赵东寰在回忆录中曾有过生动的记述:由于发电厂职工的积极支持,“我(赵东寰)曾给野司总部发电说,什么时候总部派人到沈阳谈判,什么时候送电。沈阳敌人若执迷不悟,就叫他摸黑、挨冻、机器不转。果真是这样。那几天每到晚上一看,非常明显,沈阳上空是漆黑的,抚顺上空是雪亮的。后来还听说,抚顺一断电源,沈阳敌人的电网就成了一般的网,机械部队的车辆加不上油,连自来水也没了,吃饭成了大问题,驻地臭气熏天。我军总攻沈阳开始后,部队打到哪里,抚顺的电就送到哪里,哪里就有了光和热。到11月2日沈阳解放,抚顺恢复正常送电、送煤,(沈阳)全市人民得到煤都的光和热……煤都人民给予我们的光与热是永不消失的,鼓舞着我们去夺取全国解放的伟大胜利。”

  勇追穷寇李石寨追歼溃逃残敌

  抚顺解放后,独立十师连续作战,快速向沈阳、营口疾进。与此同时,参加解放长春的辽北独立军十三师奉命日夜兼程直奔沈阳。

  10月31日晨5时,当辽北独立军十三师穿过沈阳旧站来到抚顺浑河岸边的时候,河面上已结了冰碴,河水较深。战士们脱掉外衣裤,渡河而过,有的腿被冰碴划破流出了血,有的腿肚子抽筋了,可他们来不及包扎和治疗,继续跑步前进。骑兵排的马匹因为来回通讯,再加上渡河着凉,当即就累死3匹。

  担当前卫任务的是三十七团的一个先锋连,渡河后行至四方台时已是八九点钟,他们与一小股逃敌相遇。从俘虏那里得知,敌二○七师残部及抚顺地方土杂清剿队,正由抚顺向沈阳逃窜。师首长立即决定:三十七团一连、三十八团、三十九团一营及另外三个连参加战斗。三十八团由李石寨背面追歼敌人,三十九团由四方台跑步援助。上午9时许,三十八团顺着河边追到刘尔屯时,担当前卫任务的三十七团已和敌人交上了火。

  逃敌退到铁道南李石寨山头的碉堡里,当时李石寨没有公路桥,只有铁路桥,部队只能顺着铁路桥往上冲。三十八团的战士头戴草圈围子,冒着呼啸而来的子弹勇敢冲锋,一名战士牺牲在铁路桥上,还有的战士累得吐了血,但坚持不下火线。大部分敌人或死、或降、或逃,少数顽敌仍企图顽抗。国民党二○七师的一个连长,操南方口音,拎支枪,骂骂咧咧地要士兵继续抵抗,但在连副的规劝下,最后这个连全部缴械投降。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消灭了李石寨南山头碉堡之敌。

  敌人残部继续向沈阳方向溃逃。一股从李石寨铁道北过来的潜逃之敌有二三百人,惊慌失措地向东山屯逃跑。当逃到李石寨村村口时,见到牛倌便问:“放牛的,堡子里有什么人?”没等牛倌答话,三十八团战士就追了上来,枪声一响,敌人掉头就跑。我军战士一面高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一面追击,很快迫使敌人缴械投降。

  另一股敌人向通往演武的小南沟方向逃跑。我军乘胜追击,结果,钻进小南沟煤窑的敌人都成了俘虏,逃往拉古、大小四家子的残敌也被击溃。至此,李石寨追歼战胜利结束。这次战斗歼敌约600人,俘敌160人,打扫战场时,枪支弹药、通讯器材等战利品装了满满一节火车皮。之后,部队对俘虏和军官家属进行了思想教育,愿回家的,我军发给路费和通行证,不愿回家的则可以留下,多数被解放过来的国民党士兵高高兴兴地加入到了我军的行列。(2008年08月03日 辽宁日报)

标签:抚顺解放  辽沈战役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