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音频抚顺

音频抚顺

浑河流韵:第三篇《世界人文煤祖》

2012-03-08 15:11 抚顺人民广播电视台 李伍 1441
抚顺地域文明的漫长历程,早在七千二百年前,便已经由踏上浑河岸边采集煤精的祖先们,披荆斩棘、挥刀开启了……

  [出主题歌]


  “东边有大山/西边有平原/浑河连着辽河/辽河连着中原;

  森林是我生命的源泉/平原是你成长的摇篮;

  平原是你向往的彼岸/森林是我梦中的家园;

  你上东北  我下西南/你下平地  我上高山;

  辽河辽水有你我洒下的血汗/森林平原有你我写下的诗篇!”

  [远古音乐]

  抚顺地域文明的漫长历程,早在七千二百年前,便已经由踏上浑河岸边采集煤精的祖先们,披荆斩棘、挥刀开启了!

  我们在反复追踪、执着探寻浑河文明苍茫源头的时候,不禁蓦然发现,抚顺的历史与文化,原本有着如此让人始料不及、心潮起伏的悠长根底。

  [火柴轻擦、煤炭燃烧、大火作响……]

  火,是被点燃的灵感!

  然而,那深藏在火焰背后的煤炭,作为燃烧的“先驱”,作为贮藏在地层深处的文明的胚胎,在它被发现、被采掘、进而被引燃的那一刻,便注定要传递出一种昭示:人类文明的心跳起搏了!

  [悠远古乐、叠蒸汽机、火车声……]

  我国文献中最早关于煤的记载,出自两千四百年前的神话、地理专著《山海经》,其中称“煤”为“石涅”。到了春秋战国时代,除了称石涅以外,又称“涅石”。后来,在魏、晋、唐、宋历代,则一概称之为“石炭”和“石墨”了。

  煤,正式得名,是在明代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一书中。

  照此推算,我们比较明确地认知“煤炭”的时间,至今尚不过千载。

  谁能想到,曾经使整个世界工业文明热度飞涨的煤炭,在它突然挑亮亿万人的视野之前,竟然还没有一个比较确切的“名分”。

  或许,正因为如此,当我们在现代文明的热土中,偶然发现一块祖先们在七千二百年前细心雕刻的煤精制品时,惊愕与颤抖的神经,也才显得更加激动,更加震撼,更加澎湃飞扬……

  [铁锨掘地、混幽婉埙乐……]

  一九七三年,考古工作者在沈阳北陵,一个叫做新乐电工厂的宿舍院内,发现了一处七千二百年前的人类文化遗址——“新乐文化遗址”,经考证,那原本是一处结构较为完整的古代村落。

  拨开蛮荒的覆盖,掸去历史的尘埃,一件件珍贵的历史文物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尤其令人惊喜的是,在远古智慧结晶而成的众多文物中间,竟然闪现出一批光彩夺目、精巧别致,令人惊叹的煤精雕刻。

  它们在历史的宝库中首次亮相便光耀世界!据史料记载:七千二百年前雕刻煤精,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更让我们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是:经检测,这些七千年前的煤精,竟来自抚顺西部煤田的本层煤中。

  这些大大小小、形态各异、乌黑发亮的煤精艺术珍品,凝聚着远古祖先的智慧和灵感,无疑为我们传达了这样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至少在七千二百年前,人类的脚步就已经踏上了抚顺地区的浑河两岸了!

  我们怀着渴望与激动的心情,沿着祖先开拓与创造的足迹,来到了沈阳新乐遗址博物馆,到这里感受祖先奋斗的艰辛和聪明的智慧,探寻浑河文明领先世界的迷人风采和耀眼灵光……馆长武振凯热情而博学,陪我们在七千二百年前的远古村落里一边散步,一边讲解。                

  [出采访录音——(脚步声若干秒…武:“这一片呢,就是新乐原始人居住的中心区。它地处沈阳市的北郊,从历史的地貌来看呢,是处在黄土高岗地区。它的南侧恰恰是古时候的浑河故道,现在逐渐南移了将近二十华里吧,七千多年前的原始人是依山伴水而居。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新乐人居住遗址,叫二号房址,整个面积是九十六点五平方米。我们认为这间房子是当时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一种公共活动、集体劳动或者集会的一个场所。在新乐文化遗址当中呢,很重要的是出土了煤精制品。七千多年前的煤精制品的发现,在中国煤炭史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作为使用煤炭的历史,过去认为最早也就是两千多年前。新乐遗址出土的煤精制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把中国使用煤炭的历史一下子提前了五千多年。而经过煤炭专家的测定呢,煤精恰恰来自抚顺煤田的本层煤中。出土的煤精制品,基本有五六种吧。有煤精球儿、煤精泡儿、跳棋子形、围棋子形等各种形状。而且是大量出土,每个房址当中都有。”]

  也许人们要问:七千二百年前,抚顺的煤精怎么会到了沈阳新乐人手中呢?武振凯馆长向我们介绍了目前史学界的几种主要观点。     

  [武:“煤精来源于抚顺,距离新乐这么近,有几个说法吧。一个可能是两地的古人相互有些交流,远古时期抚顺和沈阳在河流上一脉相承,属于辽河上、下游,毕竟还不远嘛!还有一种说法呢,认为抚顺处于沈阳的上游,也有煤精通过河流的冲刷到沈阳,被新乐人加工的可能。”]

  [鸡啼、猪哼、流水、女咏、男唱……]

  历史告诉我们:在遥远的史前时代,从抚顺市区到沈阳新乐遗址的浑河两岸,分布着星星点点的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村落。在老祖母绝对权威的精心呵护下,小村里的人们快乐而安详地生活着……女人们耕地纺织,抚老育幼;男人们执刃狩猎,撒网捕鱼。

  先民们生活的疆域在一天天向外拓展,村落之间已经开始了跨地域的物质和文化的交流。

  这里有雄伟的大山,有清冽的大河,更有中国森林之先驱——抚顺桦,在亿万年前滚马岭火山爆发时涅磐而成的浩瀚煤海。虽然先民们当时并不懂得煤炭可以燃烧,但是,他们却意外发现了这种像太阳一样,光芒耀眼的黑石头。

  这种黑石头光滑细腻、质地轻软、容易雕琢。先民们象发现了稀世的宝贝一样把这些石头一块块凿下,小心翼翼地捧回家去。他们也许是按照老祖母的意愿,以原始的冲动和灵感,开始了人类最早的煤雕艺术创造。把这些黑石头精心雕刻成直径一两厘米的小圆球、乒乓球般大小半圆形空心器以及宛如跳棋子、围棋子般,形状各异、含义难解的器物。

  [斧凿刀刻声响、意味深长的埙乐……]

  这些山林的子民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以他们心中火一样的热情,在精心采撷来的“太阳石”上,镌刻下了生命的虔诚和追索。

  新乐遗址中出土的九十多件煤精雕刻制品,广泛散布在古代新乐人数十个房址之中。那么,这些煤精雕刻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祖先们雕刻的莫非就是生养了他们的山林的造型?或者还有其他的什么寓意?

  类似的问题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追问。新乐遗址博物馆馆长武振凯的讲解,似乎让我们感到有些茅塞顿开。

  [录音实况——武:“对于这些煤精制品的具体用途呢,现在有不同说法和争论。有的认为是原始先民们游戏的器物,就我们现在所说的围棋子、跳棋子这一类的;有的认为是原始人类的生殖器图腾崇拜,它们在形状上有男性、女性那种象征性的东西;还有的认为是古代人用于占卜、预测吉凶的器物。”]

  对此,抚顺文史专家佟达也有一番独到的思考与见解。

  [出采访录音——佟:“原始社会生活水平十分低下,衣食温饱为第一需求。那么,先民们到底出于何种动机雕琢与生存之道本无关系的煤精制品呢?先民们制作精确的三维造型,试图表现什么呢?考古研究固然依靠理性实证,但也不排斥假说及猜想。那么,跳棋子型煤雕有着顶天立地、全面支撑的接天气势。除了把它解释为‘通天柱’,还可能是别的什么吗?围棋子型的煤雕被加工成馒头状,底部内凹,有着遮天蔽日、全面覆盖的笼罩气势。如果我们用跳棋子型煤雕顶起围棋子型煤雕,这种组合造型正好表达了沟通天地的萨满巫术过程。在这里,跳棋子型煤雕似乎等同于微缩的泰山和天坛,立于大地、支撑于天;古人认为,天是一个硕大无比的盖儿,围棋子型煤雕正是可以覆盖大地微缩了的苍天。两种煤雕的组合造型,正是在天、地、人之间进行沟的通巫术活动的微缩演示。]

  [钟罄合鸣、木鱼得得、梵乐袅娜……]

  世界史学界认为,在我们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北方各民族原始宗教与文化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普遍崇尚人与天地沟通、“崇拜自然、崇拜灵物、崇拜祖先” 的萨满文化。“萨满”,在世界北方民族中有一个共同的含义那就是“能通天的人”,是“人”与“神”之间,相互沟通的使者和媒介。

  在我国古代群经之首的《周易》“否卦”中,我们也能查阅到相似的论述。

  其中写道:“天地不变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意思是说:“人类如果不能与天地沟通,万物就将无法得以生存。”这是多么严重的后果啊!

  那么,这些远古抚顺的煤精雕刻品,在历史的尘埃中磨砺了七千多年,想必在开凿伊始,便已经被赋予了山林文化的“通天”的意蕴?这里的每一尊雕塑,或许就是滚马岭,或许就是长白山,或许就是远古人心目中神圣无比的“天坛”——泰山!或许就是天、地、人之间进行“意念衔接、神志沟通”的微缩了的样板!

  把七千二百年前形状如跳棋子和围棋子般的煤精制品组合在一起,它的造型竟栩栩如生地再现出“大地托起苍穹,苍穹笼盖四野”的雄伟气概和神妙境界。

  难怪有人惊叹:煤雕虽小,但却涵盖着“天地相接、人神沟通、自然一体”的理念和意境啊!……

  [斧凿刀刻声响、衬乐……]

  明清之际,顾炎武在其专著《日知录》中,第一个提出了中国的煤矿开采始于西汉的论述。

  然而,这一论述与古代抚顺煤精雕刻出现的时间相比较,我们便会情不自禁地感叹,中国使用煤炭的历史还要提前五千年!抚顺的先民们在采撷煤精、潜心雕琢的时候,已在不经意间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煤炭采集和使用者”,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尊称他们为“世界煤炭史上的第一代矿工”。

  正是这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煤炭采集和使用者”,正是这“世界煤炭史上的第一代矿工”,在西周之前四千年,便已经开始以独特的艺术鉴赏眼光和独具匠心的雕刻技艺,为我们创造了如此精致,如此意味深长的煤雕艺术珍品。

  是他们,掘开了抚顺的文明之源!

  是他们,种下了抚顺的文化之根!!

  [市井喧嚣、马达轰鸣、脚步匆忙、混现代音乐……]

  穿梭于今日抚顺的市井街巷,我们几乎随处都可以感受到煤精雕刻悄然释放出的光泽。

  抚顺是煤精的故乡!

  每一个抚顺人都可以在任何一件煤精雕刻前,生发出个性十足而又相互交融的意念和联想。因为,祖先们早已在这些煤精上踩下了坚实的足迹,甚至投下了深邃的凝视。

  面对一尊煤精雕塑,我们就是在和先人进行着心与心的交谈。

  我们在历史的积淀中找寻着岁月的影踪,历史在我们的认知里展现着珍藏的文明!

  [歌赞式的抒情和声……]

  抚顺的历史从上古走到今天,“煤”,成为了我们常相拥有的陪伴。

  值得欣喜的是,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一座煤都!

  正是因为有了这座煤都,才让我们——寻找到了古老浑河文明的鲜明性格和深厚底蕴;寻找到了浑河文明发端于“人文煤祖”的悠远源头、领先世界的非凡起点;寻找到了属于我们这座城市的历史坐标和文化内涵!

  我们应该激动,因为抚顺历史的进程早在七千二百年前,就已经由采撷煤精的祖先们开始打造了;抚顺历史文化的扉页,是祖先们用原始的艺术刻刀在煤精上雕琢而成的。“煤精、祖先、原始的艺术刻刀”组成的是——我们这座城市“最为原始、最富底蕴、最有个性、最为辉煌”的历史形象和文化标识;是我们今天抚顺人走遍世界“最值得自豪、最值得骄傲、最值得夸耀”的独家品牌!!

  我们应该自信,因为沉浮在历史红尘中的众多历史文化名城,虽然凝结着后世附着的瑰丽与辉煌,但无论如何,他们实在难以找到具有浑河文明这种鲜明艺术之美的人文源头!这,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永远是我们的骄傲!!

  然而,让人略感遗憾的是:作为煤精的故乡——抚顺,如今在祖先采撷煤精的双脚踏过的浑河两岸,我们能觅到“人文煤祖”的一丝影子吗?作为祖先早在七千二百年前就已经用“煤精和原始艺术刻刀”奠基了的城市里,我们能找到最能代表浑河文明“个性与底蕴”的形象载体吗?在煤都抚顺大街小巷、道路广场“形态各异、寓意美好、联想丰富”的众多雕像中,我们何时才能看见“祖先、煤精与那把原始艺术刻刀”组成的完美艺术造型呢?

  抚顺——似乎忘了给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出据一张符合自己个性与身份的逼真的证明了!

  [出结尾歌]

  “一条生命的浑河,在辽东大地上流过,由东向西一往无前。你哺育了多少民族?养育了多少后代?缔造了多少王朝荣辱兴衰?兴也壮观,衰也壮观,华夏民族有我拼搏的血汗!

  一条文明的浑河,在神州大地上闪烁,远古到今天绵延不断,你播洒了多少智慧?培育了多少英才,孕育了民族文化辉煌灿烂!辉煌也灿烂,暗淡也灿烂,中华家园有我创造的风彩!

  一条开拓的浑河,在地球的东北放歌,继往开来壮志冲天!你历史的重任在肩,祖先的精神在前,奔向更大的世界,开创更好的未来,成也向前,败也向前,一往无前开拓辉煌灿烂的明天!”

  抚顺人民广播电台百集系列节目《浑河流韵》

  总 监 制:曹恩普            总 策 划:敖庆达

  历史顾问:佟达 傅波 赵广庆  总 撰 稿:李  伍

  策划监制:李  伍  杨乃昌    本集撰稿:李  伍  冬 声

  播    音:江  汉  徐  力    录音制作:荷  东

  音乐编辑:荷  东            资料编辑:孙  欣

  歌曲作词:李  伍          主题歌作曲:王  爽

  演    唱:金阿男

该文章所属专题:浑河流韵
标签:文明  世界  主题歌  平原  森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