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音频抚顺

音频抚顺

广播剧《杨靖宇在抚顺》(2)

2012-03-09 08:41 抚顺人民广播电台 乔江 789
80年后的正月初十,也就是杨靖宇将军70年的祭日,88岁的路丢子带着自己在抚顺矿业集团工作的孙子来到位于抚顺浑河南岸的杨靖宇将军塑像前,通过路丢子的回忆……
 

 

  三集广播剧《杨靖宇在抚顺》写的是1929年7月末到8月末,杨靖宇受党中央的派遣来到产业工人集中的抚顺任特支书记,领导矿区工人搞工人运动的斗争史实。

  该剧的主人公之一路丢子因为不小心扣了给拉杆工头送的饭,而遭到拉杆工头的打骂,被杨靖宇用一块大洋救下后,便对杨靖宇充满了感激与敬仰。80年后的正月初十,也就是杨靖宇将军70年的祭日,88岁的路丢子带着自己在抚顺矿业集团工作的孙子来到位于抚顺浑河南岸的杨靖宇将军塑像前,通过路丢子的回忆,叙述了杨靖宇领导抚顺党组织深入抚顺煤矿,组织矿工进行反日罢工等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展现了杨靖宇作为工人运动领袖的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和威武不屈的革命意志。

  该剧荣获第十一届中国广播剧专家奖连续剧金奖。
 

(第一集完)

第二集

 

【紧张的音乐、人群混乱的打架场景

肇来福:大家都给我住手,散了,听见没!你怎么还……

李栓柱:你是干嘛吃的,别多管闲事!

工人甲:怎么说话?这是我们肇班长!

肇来福:我来呀是想劝劝大家,大伙听我说,我们都是干活的,有事好商量!

李栓柱:好商量?从我们来到这,你们就看我们不顺眼。说我们抢了你们的活干,处处找别扭,我们忍不下去了!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我们?

众: 对,我们新来的,受够了。

工人甲:我们肇班长,够给你们面子了,你们还想怎么的?

李栓柱:想咋的,想打你!

工人甲:你敢!

张贯一:大家别打了!听我说……(混乱的打人声)

       【脚步声

路丢子:张大叔,您头怎么出血了!

张贯一:丢子,你怎么来了?

路丢子:别打了!我不放心您,张大叔!求你们了,别打了!要打架,你们是张大叔的个吗?你们看,他一个劲的让你们打,一下手都不还!你们还是男人吗!

张贯一:丢子,上一边去,这里危险!

肇来福:丢子,过来!

路丢子:不!我不走,这是我张大叔!他救过我,他也救了我爷爷,要是没有他,我爷爷早就死了!所以,各位叔叔大爷,你们别打了!

张贯一:我叫张贯一,大家冷静冷静!谢谢你,丢子!丢子说的对,大家别打了。大家在一个矿上干活,这就是缘分。我是山东曹州府人,我听口音那个火气最大的哥们就是我的同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看我不光是眼睛,连脑袋都泪汪汪了!

(笑声)

肇来福:各位工友,他是我张大哥,也是我师父的徒弟,张大哥懂得多!我们让他给我们讲几句,行不!

那好吧,我们听听!

李栓柱:我叫李栓柱,我们也是被逼的。大哥,给你手巾包一包吧!

张贯一:不用了!我只想说,大家现在闹矛盾,不顺眼,甚至动手,都可以理解。但要看看为什么,跟谁动手。我们是因为矿里的一纸公告,就把拳头打向了自己的兄弟。我们可是把命栓在一起的生死弟兄呀!还有那么多是关里老乡,这应该吗!我也是新来的,我在扫路段,但我不主张窝里反。大家先静一静,我想办法总会有的!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别忘了,咱们关里关外人,吃的是一路饭,遭的是一样的罪。今天老工友先遭煤矿裁员砸了饭碗,明天必定轮到我们新来的工友头上。不久前,龙凤坎、万达屋、老虎台、阿金沟、西制油、南北窑地、火药厂不都是这样吗?难道我们新老工友们之间相互争下去,就会有活干有饭吃吗?我今天说的话不知道在不在理,今天的事就当是一场误会,大家也先冷静冷静,回去好好想一想!

  (议论散开)说的有点道理,是这个理。

路丢子:张大叔,您疼不?看流了这么多血!

  是呀!张大哥,要不咱去看看吧!

张贯一:没事,血都不留了,回去我自己上点药就好了!我没事!关键是来福和栓柱你们今后不能再大打出手了,要做哥们,要讲哥们情!

李栓柱:你放心吧,你的话我都记住了。关键在于日本人!

肇来福:就是嘛,就是那该死的小日本做的孽!

张贯一:好了,时候不早了,咱们以后再说。

李栓柱:那张大哥,不好意思,让您受伤了。我是个粗人,但我有把子力气,你用到我,言语一声,兄弟一定没二话!

张贯一:那好,以后用得着你,我一定招呼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李栓柱:我也是,我也交定你了。那我走了!

张贯一:走吧!

工人乙:肇班长,你来一趟,我们有事和你商量!

肇来福:好,这就来!张大哥,我去去就来。

张贯一:好,我跟丢子去客栈。完事了,你也来。

肇来福:好,我先过去了!

张贯一:丢子,咱们,回家!

路丢子:好!

【开门声

路丢子:爷爷、王奶,我们回来了!

  婶:丢子,你个小兔崽子,你偷着跑哪去了?怎么才回来……?哎呀!大兄弟,你的头?

张贯一:没事,碰破点皮儿,刚才在药房买点纱布包了!不疼了!

  婶:你说说……这是咋整的呀?

齐老蔫:我看看,怎么了?

张贯一:齐师父,您老可别起来!您的伤还没好呀!

齐老蔫:这是咋地了?

路丢子:他们打架,张大叔拉架,眨眼功夫就这样了!

张贯一:没事,齐师父!

【开门声

张贯一:来福,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肇来福:张大哥,师傅,这日子没法过了。

王婶、肇来福、张贯一:咋的了,快说说!

肇来福:这不,工友喊我,我一问,是师父的事。他们说,盐田说了,按规程,师傅的爆炸事故,要开除罚款。

齐老蔫:我?我日他奶奶的!

肇来福:简直是不让人活了!

路丢子:给爷爷开除了,还罚款?

  婶:他娘个腿的。你说这是啥世道呀!这还让人活不?

张贯一:这世道确实要变一变才行!不过不能盲干,要组织起来。

肇来福:张大哥,那你给我们指指路?正好今天晚上8点,几个哥们要在窑地的大窑里,商量商量对策!你去给大伙说说。

张贯一:这好吗?我是新来的,跟你们又不是很熟。

肇来福:这说的是啥话!你是我师父的大恩人,很多矿工都知道你。再加上你今天的举动,刚才他们说了,都想见见你哪!

张贯一:好!那就不推辞了,我去!

肇来福:一言为定!

张贯一:一言为定!

路丢子:我也和张大叔去!

  婶:小孩子家家的,就别去了吧!

路丢子:不,我要去!

张贯一:好!丢子跟大叔一起去!

齐老蔫:这孩子,就跟他叔亲。管也管不住,去吧!

  婶:那我照顾你们师父!

肇来福:师母您真好!

  婶:我打死你这个小王八羔子,(打人声)叫你胡说!

肇来福:哎!不胡说了。(笑声)

  婶:小王八羔子,气死我了!对了,光扯了,我都忘了。你看,这是酱、这是小米面的煎饼,还有这……

路丢子:我最爱吃王奶炸的酱,还有大葱。

肇来福:哎呀!都扒好了。

  婶:刚才,我让这的伙计给熬一锅小米粥。现在应该好了,我看看去。

路丢子:我不喝粥了,我先吃行不?

  :行!

路丢子:看到王奶炸的酱,还有大葱,我都饿死了!

  婶:你这个小馋虫!

  (笑)

    【抒情音乐

【废弃砖窑里,时有回音激荡

肇来福:张大哥,这些都是我的最好哥们。他们人缘好,一个人可以领导一大片!

张贯一:是吗,幸会!幸会!对了,丢子,在门口等一会,听着点动静。

路丢子:这……,我明白了,张大叔!

工人甲:张大哥,你心挺细。

工人乙:你救齐师父和今天的举动,可真让我们佩服。

  您可是一位大好人呀!

张贯一:大家过奖了,我是山东人。我知道这里的伙计尽是山东棒子,那我们就都是老乡了。

工人甲:我们这些本地人和你们半点儿说的没有。

工人乙:我们就是和日本鬼子不行,他们老算计我们,坑我们啊!

肇来福:对!现在我们这些煤黑子,就面临着被日本炭矿裁员没饭吃的危险。让大哥给我们说说,有啥法子对付日本人?

众:  对呀!张大哥,你不是外人,给我们说说吧!

张贯一:好!既然工友们拿我不当外人,我就说说。因为过不了几天,我也会面临被裁员没饭吃的危险。你们看这样行不行?第一,我们西路天掘、大山坑和北大井的工友,一定要联合整个抚顺矿上的工友,组成联合大罢工;第二,我们派代表与新招来的工友谈判,让他们也参加罢工不上工,他们的生活费由我们募捐和向日本人索要加班费给予帮助;第三,首先不要动怒动粗,我们要接受日本人事后算账的教训,先搞静坐,上书和炭矿谈判。采取逐步升级,减少损伤的办法,你们看如何呀?

肇来福:可是张大哥,我们煤黑子这里没有会写呈子、打官司告状的人啊!

众:  是啊,这可怎么办啊?

张贯一:我先代替大伙写,将来咱煤黑子也要学文化,自己保护自己。

众:  张大哥,你来教我们吧!

肇来福:嘘!伙计们,别高兴地过了头,隔墙有耳!

工人甲:哼!谁要把今天的事捅出去,要是暴露了张大哥,我拿镐头砸死他!

众: 对! 谁当汉奸!就打死他!

路丢子(老):这是我最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发生的事,不只让俺看到了张大叔的气魄和胆量,很多矿工也从张大叔身上看到了希望!

【虫叫声

【隆隆的电车驶过

路丢子:张大叔、来福叔,您们看栓柱叔来了。

张贯一:丢子,多留神!

路丢子:知道了!

张贯一:栓柱!来的很准时呀!

李栓柱:张大哥吱声,不敢晚来!再说了是为了我们兄弟,我们就更不敢怠慢了。

肇来福:兄弟,这是我们大山坑的工友们为你们新来的伙计们准备的一些钱,你快收下吧!

李栓柱:这……这叫我怎么说呢!我……我们受之有愧呀!

张贯一:栓柱兄弟,客气话咱就不说了。一搞罢工,你们就没收入了。再加上你们都是新来的,也没积蓄,这点钱拿着,等到罢工成功,我们大家伙的日子就都会好的!

肇来福:是啊!拿着吧!

李栓柱:那就谢谢了!肇班长,也求您带个话,我们这边的工友也不是吃干饭的,我们没有熊包、没有孬种!

张贯一:对了,栓柱,还有一件事。

李栓柱:大哥,直说吧!只要我能办到,我栓柱,决不说二话。

张贯一:是这样,我最担心的是小日本搞鬼。你这样,找几个体格好的兄第,大罢工那天,四处盯紧点。你们是新人,别人不大熟悉,好办事!

李栓柱:明白了!回去就安排,没问题!

张贯一:再有听来福兄弟说你妈妈病了,这点钱,是我个人的意思。拿着,给你母亲治治病。

李栓柱:大哥,我不能要。您为了我们已经花了很多心事了,那手钱还没放下,这只手咋好意思再要您的钱!再说我都知道您为齐师父已经花了不少钱!怎么能再……

肇来福:兄弟,你就别再推了,这钱我出!

张贯一:来福,听我的。我和栓柱是老乡,也是你们大哥,别争了,拿着栓柱!给妈妈抓几副好药,老人家跟着你闯关东不容易呀!咱一定要好好的孝敬!拴柱,收下吧!

肇来福:我这个也收下!

李栓柱:哥,你们就是我的亲哥呀!我啥也不说了,这钱我替我娘先收下,这恩情以后再报!

路丢子:有人来了!

张贯一:栓柱你快走吧!来福、丢子,我们走!

众:  好,走!

路丢子(老):记得,这回分手后,我已经有2天没见到张大叔了。问谁也不知道您去了哪里,肇叔告诉我可能是看一个亲戚,说是那个亲戚病了!现在我才知道,您一定是到奉天找组织汇报工作去了。可是这两天的时间,对我来说和两个月一样长。

【开门声

张贯一:丢子!

路丢子:张大叔!

张贯一:来,让我抱抱,想我没!

路丢子:没有!谁想你呀!走了也不说一声,哼!

张贯一:哟!小大人生气了!好了,我保证,以后到哪都告诉你!

路丢子:真的!

张贯一:那还用说,真的!

路丢子:张大叔,您走的这些天,我担心死了!

张贯一:担心啥啊!我这不好好的吗?对了,你爷爷呢?

路丢子:王奶和肇叔扶他溜跶去了,应该快回来了。

张贯一:哎!丢子,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路丢子:糖!

张贯一:记住得少吃。吃多了糖,这牙会长虫子。那虫子啊,就在你的牙上咬呀咬呀,你的牙就掉了!

路丢子:那我吃一块行不?

张贯一:行!(笑)

【门外说话、脚步声

  婶:吃什么呢,小兔崽子!

【开门声

路丢子:王奶、爷爷、肇叔你们看,张大叔回来了,还给我带的糖!

  回来了!

张贯一:哟!师父几天不见,您这身体恢复的挺快的嘛!

齐老蔫:那还不多亏你王婶和来福照顾的好呀!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享福了。

肇来福:师父,我可没做什么。整天上班,都是师母照顾得好!不仅照顾,还倒贴!

 婶:你个小王八羔子,我让你没大没小,我让你胡说八道!(打人声)

肇来福:我服了,我服了!不敢再说了!(笑声)

张贯一:我也替来福求求情。王婶,这是给您的!

 婶:给我的?这围巾太好看了,你看红的这个鲜亮!就是你王婶老了,不配!

张贯一:哎呀!啥老了,您年轻着哪!您看这镜子里的您,怎么样?

肇来福:师父,我王婶美不?

齐老蔫:美!

  婶:去你的!

  众: 

路丢子:爷爷,我王奶太好看了!

肇来福:你这臭小子吃糖还挺管用,嘴甜了!

  (笑)还真是!

张贯一:对了,这是在奉天给师父买的药,这个是给来福兄弟的汗衫!

肇来福:还有我的!我试试!

齐老蔫:等一等,瞧你那一身臭汗!试个屁,回去洗洗再试!

肇来福:好,我听师父的!

齐老蔫:我说他张叔,你想的可真周到,又让你破费了!

张贯一:齐师父,我是您徒弟,怎么一家人说两家话呢!

齐老蔫:好了,不说了……

张贯一:对了,来福,罢工的事准备咋样了?

肇来福:哎呀!差点把正事耽误了。你不说今天回来吗,我就定了今天晚上8点,联合了所有领头的,再开个会!你再给大家讲几句,让大家振奋振奋精神!

张贯一:好!我们到时候,把罢工方案推敲一下。然后,我们再把时间定下来!对了,把丢子带上,给我们望风!

路丢子:太好了,这回你们总算带我去了!

      【抒情音乐

      【废弃砖窑里,时有回音激荡

肇来福:各位工友,该说的大家都说了,最后我还是请张大哥再给大家鼓鼓劲儿!

张贯一: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明天还要上工。我就说说这所谓的“上工”。我们“上工”就会豁出命干活,我们“上工”就会让家人捏着一大把汗,我们“上工”就是累死,也少不了忍饥挨饿,也少不了让人打骂更少不了中途被辞退!所以,后天中午12点起,我们各自带好自己人,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我们不上工了。我们的条件是1、停止裁撤新老工人,立刻召回被裁的矿工。2、改善矿工的工作条件,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3、增加现有工资,加班加点必须给钱。以上条件如果不答应,决不复工!

好!就这么办!条件不答应,永不复工!   

标签:杨靖宇  广播电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