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音频抚顺

音频抚顺

广播剧《杨靖宇在抚顺》(3)(2)

2012-03-09 08:43 抚顺人民广播电台 乔江 819
88岁的路丢子带着自己在抚顺矿业集团工作的孙子来到位于抚顺浑河南岸的杨靖宇将军塑像前,通过路丢子的回忆,叙述了杨靖宇领导抚顺党组织深入抚顺煤矿,组织矿工进行反日罢工等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展现了杨靖宇作为工人运动领袖的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和威武不屈的革命意志……

 

 第三集

 

【激昂的音乐、汽笛声、呼喊口号声此起彼伏

路丢子(老):抚顺炭矿门前的罢工,就这样开始了! 但罢工过程确是一波三折。

工人甲:唉!张大哥,我们都静坐2天了,矿上也不理我们呢!咱们再这样坐下去,行吗?

工人乙:是啊!不上工,在这里干坐着,也不给开钱,咱们也坐不起呀!

张贯一:来来,咱们回到人群去坐下说。你看吧,你们一个大班一天能出多少煤炭?

工人甲:少了说一个人出5吨煤。

工人乙:多了说有人能出78吨煤。

张贯一:好,你是北大井的吧?

工人甲:是呀!

张贯一:你们北大井4个坑,670多个采煤工,一天出多少吨?再加上杨柏堡、腰截子、东立岗三个坑,那就上千人近万吨。两天了,损失两万多吨煤,日本矿长他受得了吗?那些中国大柜、二柜怎么向他的日本矿长交待?还有,最受不了的是日本人,他们来咱们抚顺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抢劫咱们抚顺的煤炭、钢铁、人造石油吗?咱们俩天不干活,有损失,可谁损失更大?咱们互相周济几天能过得去,日本人能过得去吗?

工人甲:这回我明白了,咱们三天不干活,日本炭矿亏大了,就得急成热锅蚂蚁。

工人乙:对呀!谁怕谁呀!露天大坑是个敞口的聚宝盆,夜里捞上两把就能活命。

肇来福:师父、王婶你们怎么来了?师父,赶紧跟王婶回去吧!

 婶:你说说这个犟种,我可治不了他,就说什么都要来!

张贯一:是呀师父,快回去吧!您老身体吃不消呀!

齐老蔫:他张叔,我也好的差不多了,再说这也是为我自己做事。我还是自己来的好,这样我踏实!

张贯一:这样,王婶扶我师父到那边的阴凉地方坐着吧!对了来福,我们到后面去看看!

  婶:你们去吧!我扶他过去!

齐老蔫:谁也别管我!我就在这,我扛得住,放心,扛得住。

  婶:不行,跟我过去,瞧你这身子骨,还硬撑!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齐老蔫:可是……

  婶:可是啥,走吧!

齐老蔫: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婶:算你有良心!咱们到前面的小树林那儿,坐一会儿!

齐老蔫:好,听你的,等过了门,我就更听你的!

  婶:这个老蔫,我可没说和你过!

齐老蔫:瞧瞧,脸都红了!

  婶:缺德!(愣住了,小声说话)你看,那……,拉杆工头和那个人,在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齐老蔫:嗯?不对劲,这个拉杆儿,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在一起,准没好事。

  婶:好!我们快去告诉他张叔吧!

齐老蔫:这样,你先去告诉一声,我在靠近一点,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

  婶:那可不行,你必须跟我走!

齐老蔫:你小点声,就这么定了,你松开我!

  婶:不!我就不!

齐老蔫:放手!一边去!

  婶:嗨!犟种!

【紧张的音乐

路丢子:王奶,您着急忙慌的找谁呀!我爷爷呢?

  婶:丢子,快,找你张大叔,有坏人!在那!你爷爷也跟去了去了!

路丢子:快,我们过去!张大叔!赵叔!拴住叔!

【急促的脚步声

  婶:丢子,不好了,你爷爷怎么到了!

路丢子:爷爷!爷爷!(哭)

李栓柱:齐师父!丢子,看着爷爷,我带人去追!

路丢子、王 婶:爷爷!老蔫!

  齐师父!齐师父!

工人甲:血!齐师父受伤了!

路丢子:快救我爷爷,救救我爷爷!爷爷!爷爷!

【众人议论

肇来福:师父!张大哥,快救我师父!

张贯一:肇来福!你看这胸前的刀伤这么深!一定伤到心脏了!

肇来福:这可怎么办呀!

  婶:你们快想法子救救老蔫吧!齐老蔫!齐老蔫!

肇来福:师父,醒了!师父,醒了!

齐老蔫:(声音虚弱)他张叔!丢子!

路丢子:爷爷!

张贯一:你有什么话?

齐老蔫:来!来!过来点!我不行了,刚才拉杆儿和那个不认识的人,一起商量要破坏罢工,还说你是共产党,要告发你!我拦着,他们就拿刀……

张贯一:齐师父,我!我知道了!

齐老蔫:我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路丢子。这孩子,命苦呀!他不是我的亲孙子,我是个老光棍,这孩子是8年前,我在街上捡的。我可怜这个孩子,就把他抱回来了。

张贯一:齐师父,你这是要从兜里拿东西啊!

齐老蔫:我不行了,没力气了。你帮我!

张贯一:!这煤黄是……

齐老蔫:这个是丢子最惦念的,我当时没当了喝酒,这玩意儿真好看,这个你给丢子!

路丢子:爷爷,我都听到了,您是我的亲爷爷,(哭)爷爷!

齐老蔫:孩子不哭,爷爷不行了。你要好好听你张大叔、肇叔、王奶的话。

  婶:老蔫,你别说了,你硬实着呢!一会我给你做饭,做你最爱吃的……

齐老蔫:我谢谢你了,我能遇见你,我这辈子没白活!就是没娶你,我本想罢工结束,身体好了,就把事……把事给办了……,可是……

  婶:(哭)老蔫!齐老蔫!你给我回来,你对不起我!

张贯一:师父!

路丢子:(哭)爷爷!爷爷!

众:  齐师父!师父!

李栓柱:我笨呀,我没抓住那个凶手!我!

【引起一片喧哗

  死人了,人怎么样了,怎么死了,走,冲进去,走,拼了!

李栓柱:来,伙计们找家伙,冲进去,砸了它的狗日的!

工人甲:走呀!咱们给齐师父报仇!

工人乙:给齐师父报仇!

给齐师父报仇!给齐师父报仇!

张贯一:(喊)等一等!大家等一等,我是齐师父的徒弟张贯一。我师父死了,我比谁都难受!但大家现在不能冲进去,一旦我们冲进办公楼,他们就有理由组织人,马上把子弹射向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矿工的胸膛。这或许正中了他们的奸计。我们是来罢工的,不是来送命的。齐师父已经死了,如果我们再遭厄运,怎么向家人们交代!

工人乙:那齐师父就这么白死了!

众:  是呀,齐师父就白死了!

张贯一:齐师父的血不会白流,他是死在我们的罢工现场。所以,我们就要化悲痛为力量,让我们坚定罢工的决心,我们要坚持下去!不获得全胜,绝不收兵!

工人甲:我们要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我们要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路丢子(老):张大叔,您精心组织的声势浩大的罢工,终于让日本人感到了震惊和害怕,罢工的第四天,罢工取得了全面胜利!我爷爷的血也真的没有白流,但对我来说,代价太大了!

       【又传来罢工现场的喧嚣

肇来福:伙计们,各坑的工友们,听我传达咱们跟矿上的谈判结果。这是谈判协议书,上边有日本煤矿代表盐田,中国次长吴大柜的签名画押。

工人甲:快告诉我们结果嘛!

肇来福:好好!结果是炭矿答应了咱们的全部要求。新老工人一齐上工,不裁员。但是,一个月上满28个工,给全月钱,加班也给钱。

  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远处)人群的欢呼声

工人甲:对了,矿山给齐师父一个说法没有?

肇来福:我们到现在也没抓到凶手,他们不承认是他们派人杀的师父。但是他们答应赔偿少许的丧葬费。

工人乙:齐师父死的可真惨呀!给丧葬费顶个屁用?

李栓柱:对了,张大哥、丢子还有王婶他们上哪了?

肇来福:他们知道罢工胜利后,就去为我师父忙活后事去了。

工人乙:明天啥时候给俺师父下葬?

肇来福:张大哥和王婶、丢子商量好了,明天上午!

工人甲:那我们也去!

工人乙:对,我们都去!

肇来福:那可不行!张大哥说了,罢工成功了,大家必须上工,以防日本人找茬、挑刺儿。

工人甲 那我们也要去!各班替换一下,不就得了吗?

工人乙:就是啊!我们必须得去!

路丢子:肇叔!

肇来福:丢子,你怎么在这?

路丢子:我在这有一会了,看到你一直忙,就没喊你。

肇来福:丢子出什么事了吗?

路丢子:没有,张大叔说你是我爷爷最好的徒弟,说商量爷爷的后事,你也应该拿主意。

肇来福:他们在哪呢?

路丢子:在客栈!

肇来福:那各位工友,那我先过去,你们把班排好!走!

路丢子(老):至今我还记得,爷爷的葬礼来了很多人,场面很大,大家都很难过,但我没有大声哭,因为您说男子汉不能轻易落泪!而那会儿,我觉得我长大了!

       【送葬的人们议论和小声啜泣声

张贯一:工友们,我是齐师父的徒弟张贯一。今天我们在这一起为率直豁达、爱护徒弟的好师父送行,更是为一位舍生忘死、威武不屈的大英雄送行!齐师父走了,他留下了他对生活的眷恋,留下了他对我们的恩德、留下了那我们永远挥之不去的音容笑貌,也留下了他对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世界的热切祈盼!齐师父的血是为罢工流的,更是为了改变我们矿工的悲惨命运流的。他的血不会白流,这一腔鲜红的热血染红的不仅是大地,也染红了我们为平等自由而抗争的战旗!这鲜红旗帜将指引我们从这里出发直至最后的胜利!请大家相信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高亢大气音乐

张贯一:王婶您别哭坏了身子!看看,大家都走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几个也回去吧!

  婶:(哭)你师父死的太惨了!

张贯一:您放心,我们会永远记住这笔血债。这笔帐我们一定要算,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清清楚楚的好好算。

李栓柱:(远处)张大哥、肇班长,杀害师父的凶手,有着落了!

  栓柱,快说说,咋回事!

李栓柱:(喘气声)杀害师父的两个混蛋……,他们……,他们死了!他们死了!(哭)他们死了!

张贯一:这两个狗东西死了!栓柱,他们是怎么死的?你给大家,还有死去的齐师父讲讲!

李栓柱:是这么回事。那两家伙跑了之后,我一直在找他们的下落。后来听说,他们是远房表兄弟,查来查去就查到了拉杆工头的老家!

  婶:栓柱!快说说,后来怎么样了?

李栓柱:后来,我就跟几个哥们,拿着家伙去了拉杆工头儿的老家。到了才知道,拉杆工头儿和他的远房表弟一起逃跑时,在路上被人打死了!

  婶、肇来福:这是真的吗?

李栓柱:没错!拉回的尸体我还能辨认出来!

众: 这俩个家伙死得好!活该!

李栓柱:我当时真想,给他们来个碎尸万段!但是看到拉杆工头儿的老婆和孩子那个难受劲,我又不忍心了。

张贯一:栓柱,辛苦你了!

李栓柱:你说的哪的话,这是我应该的,再说我没有尽到保护的义务!师父的死,我的责任最大!

  婶:齐老蔫你听到了吗?你的仇报了!你的仇报了!

张贯一:齐师父,您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路丢子:爷爷,您放心的去吧!

肇来福:师父,您放心的走吧!我们一定好好的活,替您把丢子拉扯大,把他抚养成人!

张贯一:丢子,我有急事,要出去几天!这段时间就把你托付给王奶和来福叔了。

  婶:我知道,他大叔你是做大事的人,你就放心去吧!别忘了,早点回来!

路丢子:我也想跟你去,但是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

张贯一:丢子懂事多了,来,让张大叔再抱一下!

路丢子:张大叔,我长大了,我们拥抱一下吧!

张贯一:对,像男子汉那样拥抱!丢子,这个给你!

路丢子:煤黄!

张贯一:就是煤黄,但这上面粘着你爷爷的血,为了你爷爷你要好好长大,长大以后报仇!

路丢子:嗯!张大叔,我记住了,我一定好好保护这块宝贝!

张贯一:好了,不早了,我还要赶路,大家保重,我走了!

众:  再见!

路丢子:张大叔,再见!

张贯一:(远处)再见!

路丢子(老):自从和您分开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可是您点燃的对抗日本人的工人运动的火种却越烧越旺,一直没有停下来!我一直打听着您的消息,过了很多年我才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对了我的孙子也来了,(转头刚想喊)齐……

  勇:我在这呢,爷爷!

路丢子(老):吓我一跳,这孩子,怎么呆在这!

  勇:我不是,担心您吗?

路丢子(老):快,见过你张爷爷!

  勇:张爷爷!新一代矿工齐勇给您敬礼了。

路丢子(老):这是我孙子,煤矿大学博士,现在就在抚顺煤矿工作!

  勇:爷爷,还得给您老人家普及一个知识。

路丢子(老):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勇:杨靖宇呀,不姓张,也不姓杨,杨靖宇在抚顺矿上的时候姓张,叫张贯一,打小日本时叫杨靖宇,但他老人家有自己的名字叫马尚德,他是河南确山人!

路丢子(老):就你小子懂得多!

  勇:博士吗,当然知道的多了!(两人笑声)                  (全剧终)

标签:杨靖宇  广播电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