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国民党将领刘玉章回忆进驻抚顺

2012-03-13 09:18 网摘 刘玉章 8910
  刘玉章 (1902—1981), 陕西兴平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四期毕业, 历任国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军职, 1941年任国军第52军第2师师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率部赴越南受降, 旋由海路开赴东北, 参加中华民国政府东北戡乱战争。中华民国政府退台后, 曾任金门...

  刘玉章 (1902—1981), 陕西兴平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四期毕业, 历任国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军职, 1941年任国军第52军第2师师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率部赴越南受降, 旋由海路开赴东北, 参加中华民国政府东北“戡乱”战争。中华民国政府退台后, 曾任金门防守司令官、台湾警备副司令兼军管区司令等要职, 1970年晋升陆军一级上将。1981年病故于台北。


  以下内容全文摘自《传记文学》杂志 (台北) 连载之刘玉章回忆录《戎马五十年》之第六至第十一回, 即《传记文学》第33卷第6期(总第199号)至第34卷第5期(总第204号)相应内容,是作者刘玉章在退役后于20世纪70年代所写的生平回忆中的部分内容,收录了作者在东北戡乱战争及撤离大陆转进外海前对共作战的全部回忆。


  本文截取章节主要为国民党军接收抚顺期间一些细节,旨在供研究者更清晰了解抚顺“连岛湾之战”背景、过程等,特此声明。(《发生在抚顺的莲岛湾阻击战》


国民党将领刘玉章回忆进驻抚顺 图1
刘玉章


国民党将领刘玉章回忆进驻抚顺 图2

  接收东北


  我军海运接收东北,是由美第七混合舰队担任。当时海防港口,扫雷工作尚未完成,运输舰不能进港,只能停泊于海防以南的涂山近海,军于是在该处开设临时码头,以舰上小艇往返驳运,因而骡马无法装载,致本师在滇南三、四年间,利用节余自购的骡马,全部留交云南部队,殊感心痛。


  船过台湾海峡时,风急浪大,官兵多数晕船,甚至有晕船致死者,乃由船上牧师祈祷,举行海葬礼,一周后抵达秦皇岛,时为十一月初,东北以入冬季,地面稍结薄冰,全军于十一月四日,先后登陆完毕。


  是时,共匪得俄军庇护,接收日军装备,渐趋壮大,我军在秦皇岛停留约一周,先后到达的第十三军石为开(觉)将军部,以对山海关布防,闻其一个营遭匪袭击,颇受损失,时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将军,拟先歼灭山海关之匪而进入辽西,我甫至三日之第二十五师以加入战鬪,由山海关以北小道向右迂回时,第七十五团团长吴震,行动迟缓,贻误戎机,致匪军逃逸,因而受撤职处分。


  ……

国民党将领刘玉章回忆进驻抚顺 图3


  进入沈阳-追记俄军兽行


  迨知折返锦州待命之原因,是军奉到和谈停战之命,饬双方停止作战行动。然我方谨遵,匪方并未奉行,反借此一机会,以实施更有效的壮大,而扩大其叛乱之阴谋。


  忆前在越南接收时,因战争影响,工厂关闭,无数工人失业,无以为生,曾有数百人投效本师。是以越南终年炎热,人民从未受过严寒之苦。本师开往东北,时已入冬,御寒服装未备,又在日益寒冷之承德前进途中,致越籍兵士,冻死者竟达十数人之多,心中虽感不忍,亦只徒唤奈何。回到锦州后,卽将其分送至当地工厂及其它机构安揷收容,以免再遭战地风雪之厄。


  旋我第二十五师开抵沈阳,进入沈阳工业区之铁西,与俄军对峙,老毛子曾不时挑衅,无理取闹,我军奉命在任何状况下,绝对避免冲突;据云来此俄军,多为集中营囚犯,素质低劣,几类禽兽,服装褴褛,形同乞丐,到处抢劫、强暴,妇女不论老少,遇之无一幸免。


  某次,竟将六十余岁的老太太,轮奸致死。另一次,在皇后车站栏杆边,于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对妇女施其兽行;见到人民带有腕表时,则劫夺而去。饭馆吃食,概不付钱。不顾肉类油污,食余则装满衣袋,边走边吃,衣物不识品质好坏,专喜红绿花色,见则卽行抢夺。久之,暴行范围日益扩大,由市区波及郊区。发现耕牛,则击毙之,装上卡车以去。掳掠奸淫,较市区尤甚。我民众恨之入骨,渐亦采取消极报复,常于夜间伏击,伤亡者予以掩埋毁迹,闻俄军在沈阳失踪的,近千人之多。在撤退前,曾向我当局数次索还,终以毫无凭证,不了了之。至于在鞍山、抚顺等工厂,大批拆卸重要机器,运回俄境,及蓄意培养匪酋林彪之政治阴谋,更为人所共知,无须赘述。


国民党将领刘玉章回忆进驻抚顺 图4


  抚顺之役


  政治会议颁布停战命令后,我师徒步行军至新民,再进而分驻皇姑屯、马三家子、巨流河、兴隆店间地区。二月十六日,新六军一个加强团,在秀水河子,被匪以后退包围战法陷于重围,匪兵力约六、七团之众,由林彪亲自指挥。上级命本师派一个团,火速驰援。遂命驻兴隆店的第六团,就近急往。十七日拂晓出击,沿途排除匪之小部队抵抗,十小时,前进了约九十余华里。及将接近秀水河子时,匪又以约二团兵力,企图以「围点打援」之故技,包围我第六团未逞;终因匪我兵力悬殊,第六团的解围任务,未达成前,而友军亦崩溃矣。


  俄军为卵翼匪军成长,一再背信违诺,拖延撤军时间,迄三月中旬,方开始行动。我师由兴隆店移驻沈阳北郊,军部由新民进驻沈阳城,时新一军及新六军等,已陆续开抵东北,接收工作自逐渐扩展。长官部为取得沈阳煤电供应,令我军收复抚顺,沈阳防务,交第二○七师接替。军(欠一九五师)以两个纵队,沿浑河北岸,向旧抚顺前进。第四团为军左侧支队,在山谷前进,掩护军之左侧。第二十五师,于浑河岸,向新抚顺前进。


  本师前进路须经过东陵广大山区,松柏茂密,地形隐蔽,匪军易于潜伏,曾作绵密之搜查警戒,通过东陵后,我乘吉甫车在前兵连后行进,不久听到前面枪声五响,乃超越于尖兵排之前,得知为我路上斥候,发现匪警戒哨之射击;我问:「打中没有?」斥候很有把握的说:「打中了」,续前进至匪哨所,果然遗有匪尸五具。


  此事,我引为十分欣慰。并不是为了杀死五名匪兵,而是因为历年以来对部队教育训练的理想,获得了一个正确的答案,证明我的耕耘,有了收获,于此产生了下面一段联想。


  我从军校毕业后,最初参加北伐与军阀部队作战,每发现其官兵毫无鬪志,我进彼退,几似行军比赛,且常有追赶不及之感,始终未经眞正惨烈的战鬪,乃以为作战,不过尔尔,及至民国十九年,参加中原会战时,情况就显然为之一变,冯逆部队,装备体能,均较我为优,尤其炮兵旣多且精。经过的长时间的惊险场面,终于敌败我胜者,不是力与力比,而是主义、领袖、革命精神使然,亦卽仁胜暴、正胜邪的结果。迨抗战开始,最初在华北及鲁南作战时,我乃采猛冲、硬拼死鬪的方式,在日军精确的射击下,攻难克,守难固,伤亡颇众,乃领悟作战在精神与物质因素之外,还要加战术战技因素-主要为射击技术,思想为之一变。


  故对部队教育,特别是近战夜战射击训练及各个战鬪等,痛下决心,对来自农村知识简单的士兵,经常以浅显引喩说服,经年累月,锲而不舍的训练,蔚成风气,达到一弹一敌,弹不虚发之境地。斥候五弹,能击毙匪兵五人者,良以此耳。


  我师沿途击退旧站、荒地沟的匪警戒部队后,当晚在大高家湾以西宿营,师部位置于旧站。翌日继续前进,十时许,闻左侧方面有隆密之枪炮声,我很担心左侧支队之第四团状况,因其由军部直接指挥,军部仅对我通知该方面情况,但未命我予以支持,嗣得悉该团向连刀湾攻击前进时,陷入匪之包围,匪兵力甚为强大,后知为林彪指挥之一、三、五师主力,不顾牺牲,连续向我第四团,施行人海冲锋,情况危急,我遂主动令先头之第六团,向葛布街以北攻击,压迫匪翼侧并令预备队之第五团,变换方向,向左攻击连刀湾,至黄昏时,第四团渐形不支,向东退却,与我第五团取得连系,而稳定了阵脚。匪见我援军已到,卽向铁岭方向窜去。我第五团胡团长晋生负轻伤,第四团伤亡营长及代营长三人,士兵二、三百人,攻占老抚顺后,师奉命守备抚顺,并构筑防御工事。


  抚顺是一个重工业区,电力供应充足,构工材料如钢板钢筋等,弃置遍地,俯拾卽是,故工事进行至为顺利,周边的铁丝网,也都接通电流。野战工事设备,为我作战以来空前未有之坚强完备。

  我曾利用机会,参观了名闻全国的抚顺油矿、煤矿等工业设备。其设施之完善,规模之宏大以及产油过程作业之精密,一再感叹不已。据云,仅油渣一项,可作百余种副产品,尤为惊人。

  三十五年三月下旬,军接收抚顺后的态劳:军部仍驻沈阳,军长设指挥所于抚顺,我师任抚顺守备;第一九五师将山海关防务交替后,车运沈阳,第二十五师由抚顺南之搭尔峪再向南攻击时,为优势之匪所阻,几陷重围,幸能沉着应战,相持十余日,匪军全线撤退。


  长官部为解除沈阳侧背威胁,决心攻略本溪,以第五十二军为主力,沿安渖路南下,以新六军之第二十二师一部为左侧支队,由辽阳烟台东进。


  师于四月二十九日,将抚顺防务,交第二○七师接替后,车运榆树台,当晚集结荒山子之富家屯-吴家屯之线,时第二十五师已在荒山子附近,与少数之匪对峙中。四月三十日,我以第五团为右支队,第六团为左支队,向南扫荡,沿途驱逐匪警戒部队,于下午三时许第六团在歪头山以北,遇匪第九旅一部之顽强抵抗,经激战一小时许,予以攻占,时近黄昏。第五团郭永部对马耳山之攻击尚未得手,我拟暂行停止,改为翌日再行拂晓攻击。郭团长认为马马耳山标高大,匪据之可以瞰制我方,殊为不利,乃继续攻击,终将匪击溃而占领之。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刘玉章  莲岛湾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