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程远:童年纪事——老屋夜话

2012-03-14 13:23 博客 程远 727
用豆秆稻草堵了北窗,用破棉衣烂棉被暖了南窗,昏暗的灯光下,一铺火炕,挤着爸爸妈妈和我们兄弟五个。这是过年的夜晚,吃过妈妈煮的二合面饺子,就早早地钻进被窝,睁大眼睛,呆呆地望那糊满报纸的棚顶。 一个就说:咱们找字玩吧,看谁找...

  冬夜,故乡那座老屋。

  用豆秆稻草堵了北窗,用破棉衣烂棉被暖了南窗,昏暗的灯光下,一铺火炕,挤着爸爸妈妈和我们兄弟五个。这是过年的夜晚,吃过妈妈煮的二合面饺子,就早早地钻进被窝,睁大眼睛,呆呆地望那糊满报纸的棚顶。

  一个就说:咱们找字玩吧,看谁找的快,念的准。

  大家兴高采烈。

  那时,我们家虽很穷,只有爸爸一人开工资,但父母仍然供我们五个孩子走进了校门和走出校门。大哥已上矿参加工作,二哥也中学毕业成为下乡知识青年,三哥在读初中,我和弟弟念小学。个个英英武武,本本分分,每逢年节,都要整整齐齐围在父母身边,守着这间小屋和清贫的日子。

  我和弟弟读的书少,识的字便不多,兄长们就常常念一些我们似懂非懂的字句,让我和弟弟来找,以此炫耀他们的渊博,我们的寡陋。所以很多时候是字找到了,却又念不完整,惹得哥哥耻笑。但在笑声中我们都增长了知识,获得了学问。

  哥哥念: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

  四个脑袋,八只眼睛,就一齐拉向棚顶,从那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寻那一句话来。

  弟弟眼亮,用手指向棚角,且高声叫道: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寒……他是不认识那一个“寨”字的,于是,就引起一阵欢笑声。

  不过,我和弟弟也有自己的对策,以战胜哥哥的狂傲。我说一句:源资贵宝的限有类人是水。你们找吧。

  三个哥哥大汗淋漓之后方才大悟:水是人类有限的宝贵资源。

  弟弟更有他的高招,一句“红星闪闪照我去战斗”,然后蒙头就睡。他四个哥哥找了一宿也没有找到。次日他说,玩的乏了,闭上眼睛忽然想起电影潘冬子,就脱口溜出了一句。

  也就这样,在大年除夕的夜晚,在十五中秋的夜晚,在爸爸妈妈过生日的夜晚,我们五个兄弟,无论是在外工作的,还是出去学习的,都会回到故乡,回到老屋,和爸爸妈妈一起躺在那温暖的火炕上,望那棚顶的字迹,读出心中的声音。


该文章所属专题:程远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童年纪事  程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