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程远:童年纪事——画电影票

2012-03-14 13:34 博客 程远 556
下午放学,听广播喇叭说晚上镇电影院放映电影,什么名字却没听清。管它呢!反正有电影放总是件好事。于是,囫囵地吃过晚饭,就去邻居家串门。与其说是串门,不如说是去看电影票,因为邻居是镇政府的干部,每当镇上放映电影,都能领到赠票,每每这时,邻居家的小孩就会拿票给我们看,有些显摆的意思。...

    下午放学,听广播喇叭说晚上镇电影院放映电影,什么名字却没听清。管它呢!反正有电影放总是件好事。于是,囫囵地吃过晚饭,就去邻居家串门。与其说是串门,不如说是去看电影票,因为邻居是镇政府的干部,每当镇上放映电影,都能领到赠票,每每这时,邻居家的小孩就会拿票给我们看,有些显摆的意思。

    眼盯着票,心里一阵默记。少倾跑回家,找出春节时剪挂帖剩下的红纸,便和刘皮悄悄地来到他家房后,将红纸裁成电影票大小,再用钢笔画了边框写了字号,没有印章,就临时找块箩卜,刻上当场有效的字样,沾了印水按上。

那天,正赶上刘皮家来了亲戚,我们一时走不开,就只好各自揣了电影票蹲在他家屋地。记得当时,那个亲戚给了刘皮几块糖后(当然我也借光分到两块),就和刘婶拉起家常,问刘婶身体如何工作如何。刘婶回答身体还行,只是工作有些累,在学校后勤烧锅炉。那个亲戚很会说话,安慰道:慢慢干吧,以后也许能熬个副校长呢!没把刘皮乐死或气死,当时。

    后来在去电影院的路上,我对刘皮说:等你妈当上副校长,你家也能领到赠票啦!刘皮白了我一眼。

    由于那天我们出来的晚,电影已经开演,俱乐部周围有群没票的半大小子拥前挤后,他们或趴窗户或守门前。费了很大劲,我和刘皮才敲开门。验票员接过票,仔细端详了一会,突然哗哗地将票撕碎,随即怒目圆睁,青筋暴起:你们两个臭小子竟敢拿假票唬弄,找揍是吧?!引得那群小子一阵哄笑,我和刘皮则做鼠辈窜。

    再后来,刘婶依然在学校烧锅炉,直至我们初中毕业。而她家的那个亲戚也没有再来。
 

程远:童年纪事——画电影票 图1



该文章所属专题:程远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童年纪事  程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