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清朝前纪

清朝前纪

清朝前纪—女真纪第一(2)

2012-03-16 06:21 《清朝前纪》 孟森 1773
  清自称满洲为其部族之名,前作《满洲名称考》,已正之矣。清之部族,实为女真。女真起于辽世,或谓即古肃慎之转音,当可信。历辽、金、元皆称女直,明代则复旧称为女真,清修《明史》,乃尽去之。其最奇者,字典注中,“女”字、“真”字、“直”字之下,皆无女真、女直。《韵府》不收女真、女直。...

  则其为区域,亦系通俗之称,非分路分府之为定制之比。海西与建州,明世区为两种。然野人之蹂躏海西、建州,事迹甚著。海西、建州,有无轧轹,明中叶以前无所表见。惟于成化间,建州与海西极意联络,以为明患。事见《董山》、《脱罗》各纪。至嘉靖时乃有扈伦四部,与建州相抗,其种族已非从前之海西。四部中,哈达最忠于明,最先为清太祖所灭。《明史·张学颜传》:“隆庆六年,宣谕王杲,杲惧。十二月,约海西王台送俘获就款,学颜因而抚之。”云云。王台即哈达部酋,史称海西。可知扈伦四部之即为海西故地也。扈伦,《明史》谓之忽喇温,亦中叶以来由野人而入居海西者。明初之言海西,地同而部众尚非扈伦。洪武十六年

  之敕谕海西右丞阿鲁灰,其词曰:“惟贤者能知存亡之道,决去就之机。今尔所守之隘,东有野人之隘,南有高丽之险,北接旷漠,惟西抵元营。道路险扼,孰不以为可自固守?”云云。则明其地望在野人之西。又稻叶氏引《全辽志》卷四《宦业志·徐玉传》云:“丁卯大军征纳哈出,玉为前锋,直抵金山破营寨,俘斩尤众。进至一秃河,会纳哈出降,遂还。未几又掠地海西,至松江,招谕人口五千余,马牛车辆九百有奇。至一迷河,虏踵其后。”稻叶氏按语云:“一秃河今为伊通河,松江为松花江。略地海西至松江,可知海西在松花江流域。”云云。今按丁卯为太祖洪武二十年。《明史·本纪》:“是年封纳哈出为海西侯,即就其地封之也。”明《一统志》:“金山在开原西北三百五十里,辽河北岸,与兀良哈接境,是为海西尽处。稻叶又引朝鲜书《龙飞御天歌》卷七第五章注云:“今之三姓以西,松花江之上流地方,谓之海西江焉。”云云。稻叶以此推求海西地望,诚是矣。然明人本称扈伦四部地为海西, 以扈伦为海西之标的。则地本确定,不待烦言。

  海西女真之地望,略如上述。野人女真之地又若何?野人二字,以人种之程度言,此亦殊难确定。其界域自非女真人言之。凡女真皆为野人。稻叶氏引《皇明实录》:“成祖永乐元年十一月辛丑,女直野人头目阿哈出来朝,设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以阿哈出为指挥使。”据此则阿哈出本为建州女直头目,明廷就给以官,而称女直野人头目。是建州亦可谓之野人也。又引《皇明实录》:“太祖十八年九月甲申,女直高那日、捌秃、秃鲁不花三人,请辽东都指挥使司来归。自言高那日乃故元奚关总管府水银千户所百户。捌秃、秃鲁不花乃失怜千户之部人也,皆为野人获而奴之,不胜困苦。辽东,乐土也,愿居之。乞圣明垂恩,得以琉璃珠弓锡镴遗野人,则可赎八百余家,俱入辽东。事闻,锡高那日等衣人一袭,琉璃珠五百索,锡五斤,弓弦十条。”云云。

  明辽东都司属左军都督府,辖今奉天省内铁岭以南各地,与女真相邻而不相杂。高那日等自女真来,自称为野人所苦,愿居辽东。则脱离女真,乃为脱离野人之地。其所指野人,未必非建州海西等部。清人以女真之旧,侵入辽东,据辽沈而都之。入关以后,乃以东三省为一区域,作满洲之根据地。其实满洲本无此部名,而辽东都司旧辖之地,亦为自古版图所收。明时尤与羁縻地之奴儿干都司,截然相别也。又引《实录》:“洪武二十年十月,诏取辽东官军,曾往海西野人地面及纳哈出之境。历涉劳苦者,二百六十人。赴京,各赐文绮罗衣纱绽有差。”云云。以海西野人地面连称,是海西亦可称野人。又引朝鲜之《龙飞御天歌》卷七第五二章注云:“东北一道,本肇基之地也,畏威德久矣。野人酋长,远至移兰豆漫,皆来服事。常佩弓剑,入卫潜邸,匿侍左右,东征西伐,靡不从焉。如女真则干朵里豆漫、夹温孟哥帖木儿、火儿阿豆漫、古论阿哈出、托温豆漫、高卜儿阏。”云云。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