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程远:童年纪事——半夜鸡叫

2012-03-18 19:30 博客 程远 600
亦工亦农的小镇,几乎家家户户饲养家禽,如此房前屋后就盖满了鸡圈鸭圈,猪舍狗舍。其布局亦很讲究,比如狗舍,一般安在院门,猪舍远离住所,鸡圈则往往放在房前屋下,透过玻璃窗,主人就能时刻打量到它们,以便随时知晓公鸡是否啼鸣,母鸡是否下蛋...

  亦工亦农的小镇,几乎家家户户饲养家禽,如此房前屋后就盖满了鸡圈鸭圈,猪舍狗舍。其布局亦很讲究,比如狗舍,一般安在院门,猪舍远离住所,鸡圈则往往放在房前屋下,透过玻璃窗,主人就能时刻打量到它们,以便随时知晓公鸡是否啼鸣,母鸡是否下蛋。

  那时候,已流行高玉宝的故事,知道周扒皮半夜偷鸡的笑话。但人们并不防备贼来偷鸡,毕竟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况已是新社会。人们担心的是黄鼠狼。这种周身充满黄色,体内可以随时排出臭气以便麻痹敌人的乡间常见动物,尽管其皮毛最适合制作精致的毛笔,在宣纸上演练颜筋柳骨,苏肥蔡瘦,但老百姓仍是恨之入骨,因其对鸡最为青睐,故有谚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所以每天傍晚,我们要先将院子里的那些鸡一一赶进圈里,并插紧门栓,才能双脚撂炕洗洗睡了。然而,月黑风高的时候,动物界的周扒皮还是悄悄地来了,挥一挥爪子,轻而易举地打开门栓……当我们从睡梦中被鸡飞狗叫声惊醒,顾不得穿衣戴帽,光着脚丫下地,路过厨房顺手操了把菜刀几步窜到院子里时——一切还是晚了。眼前除了一地鸡毛和斑斑血迹外,我们能做的似乎也只剩下清点鸡数了。

  ——黄鼠狼,又是该死的黄鼠狼!母亲骂道。骂着,骂着,太阳也就升高了,院子里那些留下来的家禽也开始活泛起来。
程远:童年纪事——半夜鸡叫 图1
原载:程远博客 http://chengyuan.blshe.com/

该文章所属专题:程远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童年纪事  程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