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出门散记》之 难忘抚顺(三)

2012-03-20 20:06 新浪 芦亮 373
老舅那次返乡,是他“文革”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家。他当时的心情是复杂的,因为,此次回来,他还肩负了一个具体的使命:为晚辈们分家。解放后,老杨家财产一直没分。在舅舅们眼里,这些财产不值一提,表兄们尚能矜持,晚辈们斤斤计较。于是搬请近80高龄的老舅回来主持分家...
《出门散记》之_难忘抚顺(三) 图1
 

  老舅那次返乡,是他“文G”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家。他当时的心情是复杂的,因为,此次回来,他还肩负了一个具体的使命:为晚辈们分家。解放后,老杨家财产一直没分。在舅舅们眼里,这些财产不值一提,表兄们尚能矜持,晚辈们斤斤计较。于是搬请近80高龄的老舅回来主持分家。

  老舅就是主持完分家后,提出来我家住几天的。按老舅的心中的标准,家分得不算愉快,至少与他“好男不吃分家饭”的一贯主张,相去甚远。想必是分家使他十分伤感,提起此事,他只是发过一次慨叹:“老杨家呀,日落西山,气息奄奄。”我理解老舅的恨铁不成钢,我更理解老杨家的处境。因为老杨家的地主成分,老舅孙子辈的几乎没能有几个读到初中,“仗义疏财”是需要胸怀和境界的。可以告慰老舅的是,他的重孙辈已经崭露头角,其中一个,大学毕业后也在东北打拼,我相信他定然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老舅和我谈了很多,谈过去,谈将来,也谈了自己的归宿。他已在当地选好了自己的墓地,在一个三面环水的山坡。并且,和一位老朋友约好,去世后葬在一起。我没问那位老朋友是谁,我料想,他应该是当年让老舅走出沉沦的老乡。

  在回抚顺前,老舅让我们哥几个分别写幅字,尽管,我们几个人的字良莠不齐,我们还是满足了他的愿望。不久,我们收到抚顺的来信。老舅寄来许多照片,有单人,有合影,还有全家福。照片的背景是悬挂在室内的我们写给老舅的书法作品。

  一年后,老舅因病去世,我去抚顺探望老舅的愿望破灭。老舅弥留之际,老家的表姐,抚顺的表兄都守侯床前,老舅葬在他生前自己选好的墓地。善解人意的表兄,还让我的表姐带回了老舅的部分骨灰,实现他叶落归根的夙愿。

  我对抚顺的印象是模糊的,又是清晰的。应该承认,我记不清抚顺的城市面貌和自然景观,因为在抚顺的一天,我脑子里一直闪现的是我的老舅。我常常想,假如当时在抚顺我不去参观,而去探望老舅;假如当年路过沈阳我便改乘火车去抚顺;假如……人生有无数个假如,构成无数个遗憾。

  我知道老舅的晚年是幸福的,因为有相濡以沫的舅妈和忠孝两全的表兄。老舅希望我去抚顺,某种意义上,是让我见证他的幸福。“娘亲舅大”,小时母亲常问我:“挣钱给谁花?”我知道唯一的正确答案是“给舅花”。对我来说,我盼望去抚顺拜望老舅,既有“挣钱没给舅花”的负疚心理,也有对替我们尽孝的表兄的感恩。

  岁月不饶人,眼下,表兄杨树本早已年逾花甲,也应该是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善有善报。我想,在晚年享受了尊严和大爱的老舅、舅妈,一定会保佑表兄一家幸福安康!

  抚顺,永远难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