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三节 一地碎影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638
3、说来说去,无非花钱买平安,但银子是硬通货,缺口太大,光靠开源节流不行,需另想办法,从长计议。于是,“变法”呼声越来越高。这“变法”,又给心情乱糟糟的光绪徒增烦恼——一张来自奉天的奏折搅得他心潮起伏,思虑再三。而这件事情,恰恰触及他的隐痛,瓜葛到让他切齿的《辛丑条约》。呈折子的...

3、说来说去,无非花钱买平安,但银子是硬通货,缺口太大,光靠开源节流不行,需另想办法,从长计议。于是,“变法”呼声越来越高。这“变法”,又给心情乱糟糟的光绪徒增烦恼——一张来自奉天的奏折搅得他心潮起伏,思虑再三。而这件事情,恰恰触及他的隐痛,瓜葛到让他切齿的《辛丑条约》。

呈折子的人是奉天将军增祺,具体内容为,请皇上恩准开采抚顺千山台麓的煤矿。增祺为获光绪的首肯,措辞严谨,行文洗练,详细描述了抚顺煤炭的位置地点及前期试采结果。

增祺先指出筹款赔钱的问题,为了不伤朝廷面子,委婉地说道:我国现今兵燹为害,余音未了,善后费资极多,臣以为,为今之计,应招商开办企业,籍补各项经费之不足,况请商经营不违反国家政令,如有碍风水或有碍其他军情,亦容易禁止,尚可防利源外溢。今有候选知府知事翁寿、候选府经历王承尧,各纳报效银一万两,呈请开采千台山煤矿。臣日前即派委员刘朝均等会同该商进行实地勘察,现以杨柏河为界,批准翁寿在河东、王承尧在河西进行试采。惟愿臣等提出得皇上恩准。

赔人家钱是朝廷的心病,增祺估摸着皇上看到此处心有所动,笔锋一转,直抒其意:

臣知王承尧在商界打拼多年,颇有开办实业能力。千台山煤矿的位置臣等已察明,虽在昔日封禁之地,但距福陵四十余里,中隔一浑河。又按东省铁路条约,凡铁路所在地须在陵寝三十里以外,王承尧等呈请开采之煤矿,超出铁路条约规定距离。且该矿矿脉极佳,若不及时开采,必有别有用心者起而图之。若不允准弛开,利源必无由扩展,若能获准,则风气即开,各商各业亦自此兴办。如蒙裁准,臣再详定章程奏上,臣已训令翁寿先行试办,并分咨全权大臣、外务局、矿务总局依程序办理手续。如上,特禀请开办奉天省内矿务,付讫皇太后、皇上玉裁。

增祺,就是我前面说到的“军督部堂增”,我特意查了一下此人,果然有些说道。增祺姓伊拉里,满族,镶黄旗,字瑞堂,甲午战争时署黑龙江将军,一八九七年调任福州,兼任闽浙总督。在南方任职两年,转调东北官至奉天将军。国势衰微,盗贼蜂起,也是增祺时运不济,刚走马上任盛京就赶上沙俄侵略东北,逼得他办了一件跟卖国挨边儿的事,由此想来,增祺工作频繁调动,似与在地方业绩平平,隔三差五捅点娄子有关。

一九00年九月末,沙俄侧身多国部队践踏进北京,另派军队进攻奉天,在东北插上一脚。增祺率兵奋起御敌,怎奈技不如人,抵抗失利,竟然脚底板抹油——溜之乎也。清军一撤,满城尽是老毛子兵,清王朝的陪都盛京故宫大院瞬息间成为兵营,酗酒、操练、便溺,把肃穆庄严之地糟蹋的不堪入目。

合该增祺倒霉,没几天在新民郊区撞上俄军枪口。大将军虎落平阳,拿国家人民赋予的权力交换性命——在俄军威逼下,增祺签订沙俄一手炮制的《奉天交地暂且章程》。该章程约定,俄军驻防奉天等处,奉省清军一律解散,将军要听命于俄方“总管”。 就是说,奉天的军政权尽归沙俄,增祺将军食君俸禄,与虎谋皮。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