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三节 虚幻的花翎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516
辞别奉天将军,王承尧稍事准备,嘱托金店钱庄的管事和伙计关照好生意,吩咐帐房支些银子来,约上刘朝钧刘大人,再次来到抚顺。如果说,上一回和荣伦来考察纯粹民间性质,这一次刘大人莅临,事情将进入实质性阶段,千山台地段有煤明确无误,具备规模开采价值,现下要勘察好界限,王承尧在哪儿,翁寿在哪...

辞别奉天将军,王承尧稍事准备,嘱托金店钱庄的管事和伙计关照好生意,吩咐帐房支些银子来,约上刘朝钧刘大人,再次来到抚顺。

如果说,上一回和荣伦来考察纯粹民间性质,这一次刘大人莅临,事情将进入实质性阶段,千山台地段有煤明确无误,具备规模开采价值,现下要勘察好界限,王承尧在哪儿,翁寿在哪儿,两个人同在一地开发,但井水不能犯河水,免生摩擦矛盾。

勘察完毕,刘大人当场放话,回奉省将千台山煤层细情据实禀告将军。刘大人给王承尧吃颗定心丸,王承尧岂能糊涂,照官商规则讨了刘大人欢喜。

事不宜迟,王承尧回到奉天,再度拜访奉天将军,许以重利,疏通关节,事情又向前迈出一步。

或许王承尧急于赚钱,一切都朝好的方面考虑,但作为今天的旁观者,我替他捏了一把汗:地方官再嘴大,也要遵命皇上,千山台煤质一流,位置却处于皇家禁地,如果朝廷不答应,甚至因妄图毁坏龙脉雷霆震怒,王承尧和增祺无论如何吃罪不起。然而,前面说过,光绪应允了,尽管他十二分不情愿。

光绪作批示的那天,远在东北的王承尧一点不知情,他翘首企盼朝廷的消息,心里七上八下。

时间一晃到十二月,东北天寒地冻,雪积三尺。那一天,王承尧穿件藏青棉袍,外罩素面黑棉马甲,围坐火炉,端着一杯热茶,眼瞅着院里被老北风扯得摇摇晃晃的桃树若有所思。这段时间,他满脑子“开矿”俩字,搅闹的食不甘味,通宵难眠。商海折腾多年,王承尧的心理承受力非常人可比,但随着时间的延长,他越来越心里没谱,怪自己做事轻率——毕竟在皇家这块土里刨食,难度之大势如登天。此事已过数月,奈何将军府那儿没一丁点消息,想着想着,王承尧心头的那团热有些渐冷。

闷在家里的王承尧前思后想,洋洋洒洒的飞雪却化作报春红梅,令他心花怒放:朝廷恩准开采抚顺煤炭,增祺将军正式下达开采批准书。

“令承办千山台等处矿员商王承尧本将军会同府尹于光绪二十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奏,为确保权利,有助于筹款,请分别开办推广奉天省备煤矿事,已于十月二十四日奉渝批准,仰谨体圣旨,遵守章程,相应开采。此令。”

王承尧喜出望外,没有仔细体悟批准书的措词,直到企业倒闭破产,他也没注意“为确保权利,有助于筹款”这一句。此语难掩朝廷的几分哀伤,国家风雨飘摇,宝贵资源狼撕狗分,可以想见,任人宰割的清政府已不避讳政治环境恶劣,作出求助民间,人多势众的低姿态。但主观愿望的美好,终究被事态逐渐恶化湮灭,不仅煤矿主权保不住,连国土人民一起沦丧。这,恐怕光绪没有想到,王承尧也不曾想到,许多年后,我想到这一点,一切都已经是结局。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