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日本人在抚顺

日本人在抚顺

第五节 时间的折痕

2012-03-21 20:05 榕树下 王开 287
国内资产阶级的集体高烧,加快了日本在南满的扩张步伐。一九0六年七月,日本明目张胆地动用军队强占辽阳烟台煤矿的一部分。奕劻和赵尔巽闻讯,先后照会日驻清使馆阿部和驻日总领事狄原,提出抗议,要求归还。清政府的抗议总是软绵绵的,一张文书没法和远东地区最强的军事力量抗衡,但此事引起美英等各...

国内资产阶级的集体高烧,加快了日本在南满的扩张步伐。一九0六年七月,日本明目张胆地动用军队强占辽阳烟台煤矿的一部分。奕劻和赵尔巽闻讯,先后照会日驻清使馆阿部和驻日总领事狄原,提出抗议,要求归还。清政府的抗议总是软绵绵的,一张文书没法和远东地区最强的军事力量抗衡,但此事引起美英等各方关注,纷纷对日本侧目。日本唯恐事态闹大,影响长远计划,摆出缓和局势的姿态。日外务大臣林董指示,马上退出所占煤矿,缩小负面影响。领事狄原也给林董发密电建议,斟酌各煤矿主投资资本,定出适当价格,给他们铁道会社或煤矿会社的股票,名义上保持收买各矿的形式,又让他们与煤矿保持永久的利害关系,减少经营上的阻碍。

狄原用发行股票窃取煤矿经营权的花招,日驻华公使林权助深以为然。林权助是和伊藤博文一样的阴险人物。我特意查过这个人的底细,所得不多,但足以看穿其本性。林权助生于一八六0年,东京帝国大学法科毕业,进入日本外务省任职,后出任驻中国烟台领事,后专任驻韩大使,驻韩期间,林权助潜心研究韩国国情,策划支招,到底把韩国沦为日本殖民地。因为这件事,他和桂太郎、小村寿太郎一起,被日本资产阶级并称为“治韩三杰”。

一九0六年七月,林权助出任驻华公使,他是日本 “大陆政策”忠实践行者,在日本资产阶级中,素称“日本最博得信任的外交家”。

烟台煤矿案好不容易灭了火,抚顺煤矿又到不可不谈的时候,林权助作为驻华公使,转移了工作重心。不过,在抚顺煤矿案问题上,林权助一反盛气凌人的常态,变得支支吾吾,态度暧昧。

林权助之所以犹豫,是他调阅了抚顺煤矿的全部资料,情知日本在这桩公案中,于情于理均站不住脚,因此建议政府作出适当让步,或另寻温和的解决途径。但一年多来,抚顺煤矿的开采量越来越吊起日本胃口,日本政府绝不会把从狼嘴里抠出来的肉弃之一旁,很快给林权助回封密电,嘱咐他按密电内容作为外交辞令反驳清政府。

日本政府发明的自以为高妙的理由,无非说一九0四年四月以后,抚顺煤矿完全委托俄人经营,俄军于军用,一直开采到一九0五年撤退。由此可见,王承尧等已事实上放弃经营权。即为俄人经营,又供俄人军用,我军作为战胜者,自然收归己有。

这个煞费心机的谎言让林权助有点说不出口,中国方面两年中坚持归还抚顺煤矿,大小官员对内情了如指掌,谈判桌上把这个理由端出来是炒冷饭,会被中国方面抓小辫子,伸着嘴巴让人打。想来想去,林权助给日本外相林董发封密电,他认为,如根据事实和条约,抚顺煤矿不好认定是否属于让与日本的矿山,现在既由我方开采,只有力求清政府承诺,在一定章程下准许我方经营,或中日合办,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对策。也就是说,抚顺煤矿能谈到清政府答应有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