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3、自将王师洗山西

2012-03-21 20:37 榕树下 王开 887
多尔衮惩罚豪格就跟八哥皇太极当年惩罚阿敏一样手段老辣——宗室子弟触犯了最高利益,也难逃严厉的制裁,以儆效尤。豪格的委屈在于,父皇活着时不偏爱他,十四叔也没看在并肩战斗的情分上高看他一眼。多尔衮为维护他的大权统治常下辣手,对亲弟弟多铎却疼到了溺爱的程度,为了多铎,他能让一座城殉葬。...

多尔衮惩罚豪格就跟八哥皇太极当年惩罚阿敏一样手段老辣——宗室子弟触犯了最高利益,也难逃严厉的制裁,以儆效尤。豪格的委屈在于,父皇活着时不偏爱他,十四叔也没看在并肩战斗的情分上高看他一眼。多尔衮为维护他的大权统治常下辣手,对亲弟弟多铎却疼到了溺爱的程度,为了多铎,他能让一座城殉葬。

姜镶,一个生死荣辱捏在多尔衮手里的明廷降将。如果没有他的降而复叛,就没有大同血案。因此,他一呼牵动满城人,妇孺老幼皆身死。

本来姜镶在浩瀚历史中区区一粒沙,但因他和豫亲王阿济格出征山陕,史籍记下了他一笔。顺治元年(1645年),姜镶随阿济格征山陕,回到老家陕西。姜镶前脚到陕,两个弟弟因不受大清王朝重用,后脚跟了来。兄弟三人没事爱坐在一块发牢骚,感叹不公平待遇——姜镶投降清朝,带头梳辫子,并下令全城百姓留辫,违者格杀勿论。为讨好新主子,他在顺治元年六月上了一份奏疏《恭奏云镇钱粮奉》,详细向新主子汇报了剿匪战绩,计银两及金银首饰器皿折价四万零八百二十九两八钱。再一个是把农民军将领“过天星”的家抄了个底朝天,大同的地方财物尽皆搜刮,悉数奉送清王朝。

姜镶以为立了这样功劳,朝廷一定升他的官,但他所得的宠信仅仅是顺治帝亲自召见,说点勉励的话再无下文。两个弟弟也是满腹苦水,哥仨相聚大同,互相倾吐委屈。让姜镶难堪的还有,朝廷似乎不相信他坐镇大同,一再增派要员,先是吴孽昌总督宣大山西,后改李鉴,同年十月又来马国柱。顺治四年,马国柱升任两江总督,由申朝纪继任。申死后,朝廷派来阿济格。

阿济格与前任几位长官不一样,出身和地位都在那里摆着,喜欢摆出主子派头对姜镶指手画脚。姜镶本就心有怨气,不堪阿济格挤兑,索性复叛。

多尔衮很是痛恨姜镶,决定亲自出马,灭掉这个没有立场的降将。多尔衮一向没看上姜镶,这也是姜镶有功而不受提携的主要原因,他先是假明宗室枣强王朱鼎珊争待遇,伸手为自己讨官要官。多尔衮没搭理他,给驳了回去,叫他安心本职工作,不要老是吃着碗里,望着锅里。

也是姜镶这个人脑残,多尔衮的画外音没有全面理解,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不久,又给多尔衮出难题:请求扩充大同骑兵人数至十万,增加军费开支116万两由他支配,还要地方官的任用权,等等。信发出去,姜镶自觉不妥,马上又给多尔衮写了一封信,“具启引罪求罢”。

多尔衮接到姜镶自相矛盾的信件,冷笑一声,鄙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前朝遗臣。但因南方战事不断,多尔衮暂时不想拔这只萝卜,假意安慰姜镶,赐他蟒衣,裘马。姜镶不知多尔衮在放长线,以为多尔衮真器重他,居然指责阿济格不会打仗指挥,多尔衮曲意应付,一面劝哥哥暂且忍耐,早晚收拾了姜镶。

既然姜镶给了多尔衮教训他的理由,多尔衮也就不客气,派兵围剿大同。姜镶气焰嚣张,小胜几场更是张牙舞爪。顺治六年二月,多尔衮在阿济格作战不利的情况下亲临山西,收复了晋北各州县后,坐镇大同东门外的真武庙,西望大同城。多尔衮多次射书城内,劝告姜镶开门迎降。否则咎由自取,贻害百姓。

多尔衮还给姜镶找台阶,做解释:“前因有事蒙古,致命英亲王至大同,与尔等全无干涉。若尔等有罪,要用此诡计哉?……必有奸人煽惑。等如悔罪归诚,仍有其过愆,照旧恩养”。我派豫亲王征讨蒙古,与你无干,是你多虑了。你受了奸人煽动蛊惑,我也不计较,只要你诚心悔过,你的官职待遇照旧。

此时的姜镶正做着帝王美梦,多尔衮的劝告当成耳旁风。多尔衮见姜镶执迷不悟,就给大同城百姓写了一封信,意在分化城里百姓与姜镶,告诫百姓不要受姜镶迷惑,做他的替死鬼。“若姜镶一人不能剿灭,何能平定天下!”

姜镶缩头乌龟,孤城自困,多尔衮也不急,围住大同不松劲——看你大同城里有多少粮食,你能否胜于祖大寿。清军围困大同十个月,起初用火炮轰,但城高墙厚,奈何不得。恰在此时,多尔衮惊闻多铎痘死的噩耗,顾不得大同战事,拉上阿济格回京料理丧事。

7月,多尔衮复归大同。此时,南明政权已成颓势,大同外围也被清军占领,晋南二十五州县、平安府、汾州府太原府等复判县俱被清军收复。姜镶羽翼顿失,骑虎难下。

8月,大同流行瘟疫,外头有清军包围,死者不能出城,只能浅埋城内。天气炎热,腐臭难闻,再加上姜镶为了装火炮,强行砸烂老百姓家中铁锅,拆毁民房用木料充当滚木雷石,人为加天灾,老百姓饥死殆尽,民不聊生。

多尔衮算定破大同时机成熟了。27日深夜,清军突然发动猛攻,炮火连绵,箭如雨下。很快,东城墙塌圯,部分清军入城。眼看大同危在旦夕,姜镶部下杨震威冒死请命,劝姜镶献城。此时的姜镶已经饿得东倒西歪,听说献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地站起来,拔剑欲杀杨震威。杨震威见劝降不成,一不做,二不休,递个眼色,诸将蜂拥而上,把姜镶捅成血窟窿。

阿济格见杨震威提着姜镶人头出城来降,将杨扣为人质。这时,城上扔下军械,东城门大开,官员百姓士兵商贾跪地鱼贯而出。阿济格几次险些丧命于姜镶之手,又因攻大同城伤亡惨重遭多尔衮责罚,再看出城的大同人全都剪了辫子,新仇旧恨,怒火中烧,命令清军把大同降人全部杀死。

刚刚屠戮完降人,多尔衮正式下令:除杨震威等600人外,其余大同人一律杀掉。霎时间,大同城血雨腥风,浓烟滚滚。经过连日屠杀,大同陷入死寂。

杀光大同人,多尔衮下令斩城。大同固若金汤,害得多尔衮和阿济格苦围十个月,他对这座城咬牙切齿:“将大同城垣自垛撤去五尺”29日,清军驱赶邻近乡民爬上城墙,先撤掉敌楼马面砖瓦,再铲掉夯土。

姜镶的府衙也被一把火烧掉,多尔衮命人在原址挖个大坑,里面灌上臭水,姜镶家属的住宅也化为灰烬,挖地五尺,成了大土坑。

多尔衮屠城后,废大同府为县,移府治、总署至阳河(今阳高县)。移县治至西安堡(今怀仁县西北)并谕:雁门关以北地区,三年不不致仕,不录官。雁门各县的士子十年寒窗,因姜镶之乱中断开科取士的人生梦想,不知有多少人将仇恨转嫁到姜镶头上,又不知埋没了多少人才。

多尔衮屠大同之狠,康熙都觉得有些过分。十五年后,即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康熙下令在大同建“圆通寺”,圆通二字,取自佛经“:“重诸圆而通一体之精髓,以天上之净戒而宏其以利其生”。意思是告慰冤死的灵魂安息。

多尔衮近乎疯狂地在大同大开杀戒,跟多铎之死有极大关联。多铎是多尔衮的心尖子,兄弟俩的感情比阿济格深厚得多。多尔衮挤掉济尔哈朗,本意让多铎辅政,磨练多铎的执政能力,兄弟俩一唱一合,把持朝纲,即使小侄子归政谅他也不得不妥协让步。怎奈人机关算尽,天意不可违。多铎在多尔衮围困大同时身染痘病,29岁年纪便凄惨死去。又悲又痛的多尔衮不把这笔帐记在姜镶头上,记在大同人头上,还能记在谁头上呢。实质上,由于多铎意外身死,攻破大同之前,多尔衮的心理已经扭曲了,恨大同到了骨髓。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