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第一章】多情的创业者(1)古隘口的欢笑与泪水

2012-03-21 20:42 榕树下 王开 624
1古隘口的欢笑与泪水崇德六年九月的辽西谷熟果甜,草木丰饶,村镇,城市里,鲜艳的大旗像彩云点缀着碧蓝的天空,密密麻麻的帐篷仿佛雨后的蘑菇绽放在平原、山岗,人们的心被这份诡异的美蹂躏着,恐惧感像一架轰轰隆隆地大马车,碾压着快要崩溃的神经。不可回避的事实面前,明天在哪里呢?辽西又一次陷...

崇德六年九月的辽西谷熟果甜,草木丰饶,村镇,城市里,鲜艳的大旗像彩云点缀着碧蓝的天空,密密麻麻的帐篷仿佛雨后的蘑菇绽放在平原、山岗,人们的心被这份诡异的美蹂躏着,恐惧感像一架轰轰隆隆地大马车,碾压着快要崩溃的神经。

不可回避的事实面前,明天在哪里呢?

辽西又一次陷入战事,重城锦州、松山等地被满洲军队死死困住,粮食告罄,烧柴告罄,百姓惊恐万状,守城部队军心浮动。而援军迟迟不到。

城破指日可待,满洲国皇帝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眺望城墙围绕的青色屋顶,面容浮现轻松的神态——这一场仗是复仇之战,也是挺进之战,更是他皇太极提高领袖统治地位之战。明国与满洲在辽西地区的胶着状态就要结束,最终的赢家是皇太极,靠着聪明才智胜了这场较量。他要这片富庶的平原,也要平原背后的屏障,敲碎它,父汗大仇得报,满洲的八面旗帜必将插上紫禁城头。

“山海关,你挡不住我的万千铁骑,我要跨越你的城墙!”雄心壮志的满洲国皇帝攥紧腰刀。

皇太极没有想到,精心导演的这场戏因为一件突然发生的事情,迫使他提前离场,无缘目睹剧情发展的高潮。落幕之前,他非走不行。这正应了一句“人算不如天算”的老话,皇太极从幼年到成年,多次转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凭的就是内心深处强烈的征服欲。这次辽西之战,他做好各种预算,在等待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刻,上天却跟他开个残酷的玩笑。

——为一个女人,皇太极忐忑不安地上了马,披星戴月赶回国都,甚至都没辞别前线将士,没去巡防那些军事构筑,就匆匆上路。夜越走越深,黑色山谷像蹲伏的巨兽,似乎随时向他发出致命一击。他心急如焚,挥动马鞭催促坐骑,要快!再快!更快!那疾驰的马蹄,踏碎深夜荒野的宁静,也把他的心踏得一片泥泞。

“宸妃,等着我,等着我!”

——海兰珠病危的太不是时候,皇太极远在辽西,他插上翅膀也快不过死神降临的速度。皇太极策马如飞,随着马背上下颠簸,胸口像被浓重的黑云压着透不过气。忽然间,他觉得胸口一热,一股腥咸之气冲上喉咙,忍不住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又是一口。

大臣们吓坏了,求他下马,服点药观察一会儿再走。在大臣们心里,皇上的健康远比宸妃病笃重要的多,宸妃毕竟属于一个人,而皇上属于全国。一个宸妃没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宸妃,皇上有什么闪失,国家将陷入危机。皇太极是个善于纳谏的人,不过这次大臣的建议他一点听不进去,狠狠抽打着马,催它加速。

为见心爱的人最后一面,他已经豁出性命。疾驰中,皇太极的神思有些恍惚,往事一幕一幕在黑夜里浮现,就像高挂天穹的星星,在记忆中闪闪发光,他想起幼年、青年的自己,想起额娘和父汗,想起科尔沁草原的隘口,那条通往建州的路,通往爱的路,他仿佛看到至爱的宸妃站在路口等着他,她背后是辽阔的草原,马头琴奏响的曲调苍茫空旷,浸透阳光河水,空气中弥漫着壮美和阴郁……

这块东界吉林、黑龙江,西界厄鲁特,南界沈阳、山、陕、甘三省,纵横万余里的蒙古草原皇太极熟悉如指掌,这块土地孕育了一个又一个北方少数民族,他们强悍斗狠,个性桀骜如嗜血的苍狼,那些多以消失的名字,每每徜徉唇齿之间,令人胆颤心寒:周时,原著民称山戎;秦汉,匈奴称霸,汉末,乌桓、鲜卑雄踞,元魏,蠕蠕及库莫奚为王;隋唐,突厥崛起;辽金乃至元,号称蒙古。

庞大的蒙古帝国昙花夜放,统治中国八十六年就随风凋零,它遗弃的部落像散在草原上的二十五颗珍珠,子民们群龙无首,杀戮别人又被人杀。

明万历年间,父汗努尔哈赤异军突起,千方百计笼络蒙古,他要把同语系的异族绑上建州的战车,踏平大明帝国。而那些蒙古部落呢,急于找到棵大树依附,指望通过联姻转变风雨飘摇的命运。两家一拍即合,于是,和亲队伍频繁出入隘口,马队卷起的尘土,给娇美的容颜披上神秘面纱。

皇太极十分佩服父汗这一做法,虽然异族联姻不是父汗的首创,但父汗吃透联姻结盟是群雄逐鹿时壮大势力的重要手段,把两族通婚的利益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其中,第一个给蒙古部落作示范的就是科尔沁。

与后金接壤的科尔沁草原在喜峰口东北方向,部落首领奥巴台吉亲近建州,是受不了察哈尔林丹汗“蚊子式”的叮咬,他想找个“苍蝇拍”,帮他拍死这只流着相同的血的可恶蚊子。

在急于扩张领土的父汗看来,科尔沁无疑是块肥肉,它的地域范围相当大——广八百七十里,袤两千一百里,共分为六旗。基于不同目的,两个政治集团结为盟友。这次科尔沁嫁给建州的女儿,是博尔济吉特氏的郡王孔果尔之女。清史上最长寿的寿康太妃,她一直活到康熙三年才去世。自她以后,科尔沁部落与后金开始规模性通婚。

千里万里的草原盛产马奶酒和弯刀,也盛产风情万种的女人。博尔济吉特氏是美女倍出的姓氏,这些草原上的国色天香,接二连三嫁给努尔哈赤家族,皇太极一人就先后娶三位:哲哲和她的两个侄女,哈日珠拉、布木布泰。哈日珠拉即皇太极视为珍宝的海兰珠,而布木布泰在皇太极死后,代他培育儿孙,成为整整影响祖孙三代的魅力女人孝庄。这是皇太极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哲哲和她的侄女出身于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家族,她们的祖上可追溯到成吉思汗。哲哲父亲莽古思王爷领达尔罕王旗(科尔沁左翼中旗),哈日珠拉、布木布泰是他的孙女儿。

哲哲嫁给皇太极那一年十四岁,情窦初开,天真烂漫。彼时,父亲骑着健马,驮着丰厚的嫁妆送她去与皇太极完婚。皇太极奉父命出迎,一路上,他不断在脑海里描绘哲哲的模样,这个来自草原的蒙古少女,带给他无限猜想,她的眼睛、鼻子、嘴巴是什么样子,她嫁衣的颜色图案有多漂亮等等像待解的谜团。作如是猜测的同时,皇太极心里隐隐不安,他知道,他踏上迎亲路的那一刻开始,另一个女人的心在滴血——皇太极已娶开国大臣额亦都的女儿为发妻,这是一个因父亲的光芒而灿烂的建州女子,她称不上多么美,但她是父汗最忠实的捍卫者的后裔,品行上佳,贤淑达礼,视皇太极胜于生命。如今丈夫再娶,她阻止不了,伤心总是难免的。

皇太极心里惦记着两个女人,行色匆匆地弛过森林与河水,当他在辉发部落的扈尔奇山城见到哲哲,立即被她的端庄靓丽吸引,眼里飘起一抹亮色。皇太极的仪表气度也令哲哲爱慕不已,这个闻名建州与草原的四皇子,多少女人梦里的情人,现在要和她同床共枕一生,想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很快,蒙古少女与满族王子举行隆重的婚礼。

草原美女的到来,如同一道绚丽彩虹,擦亮皇太极的双眼。洞房花烛夜,盛装的新娘明眸皓齿,皇太极禁不住怦然心动,迫不及待地搂在怀里,百般抚慰,享受春宵。少年夫妻总有激情的,耳鬓厮磨,须臾不离。而他的发妻,那个建州的忠良之后,像一条褪色的丝巾,在新郎的记忆中悄然褪色。

婚后的皇太极发现,草原不仅养育容颜娇美的女儿,也培养她们外柔内刚的性格。天长日久的接触中,哲哲像西拉木伦河一样宽阔的胸怀,深为皇太极宠信,不久立为中宫。

可惜,哲哲结婚十一年没生个儿子,这让她万分焦虑,懊恼自己的肚子不争气。每次皇太极渴望的眼神瞟向她的腹部,哲哲都觉那是两把利刃,穿透她柔软的心。没有儿子,是她个人情感的缺憾,更可怕的,事关科尔沁部落与满洲的未来。随着满洲崛起,哲哲清楚地看到,越来越多的草原部落向后金示好,送牛羊马匹,财宝特产。难保哪一天,他们不送个勾魂的女人来,抢走丈夫的心。过一年半载,再生个子嗣,她的家族在满洲的显赫会成为草原深秋的花——风刀霜剑相威逼,凋败之日无多了。

哲哲急,比哲哲更急的是远在科尔沁的寨桑王爷,他不想让部落的辉煌像草原西沉的落日,在女真人那里不可挽回地沉下去,他要打出下一张牌。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