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第五章】文化与政令(1)新政府的习习春风

2012-03-21 20:42 榕树下 王开 761
天命后期的后金危机四伏,明朝、蒙古、朝鲜的三双眼睛盯视,努尔哈赤的错误政策导致后金占领区局势动荡,生产凋敝。汉民或逃亡,或投毒,或通明,与新的统治政权离心离德。在这种情况下,迫使皇太极政策革新,稳定大局。皇太极上任那天 ,天气澄明,风清云淡。但他的心里有点沉,父汗留下一堆国政难题...

天命后期的后金危机四伏,明朝、蒙古、朝鲜的三双眼睛盯视,努尔哈赤的错误政策导致后金占领区局势动荡,生产凋敝。汉民或逃亡,或投毒,或通明,与新的统治政权离心离德。在这种情况下,迫使皇太极政策革新,稳定大局。

皇太极上任那天 ,天气澄明,风清云淡。但他的心里有点沉,父汗留下一堆国政难题亟待破解,于他而言,着手解决满汉阶级矛盾是头等大事,对此,他提出“治国之要,莫先安民。”

那么,如何“安民”呢?皇太极发表了以下观点:“我国中汉官汉民,从前有私逃的,及充当奸细往来的,既往不咎。以后如发生现行逃逸者而被缉获,判处死罪。有动机没有实际行动者,虽有状告,亦不论罪。”

此言一出,汉官汉民欢欣鼓舞,争相传递,庆贺新汗的宽仁大度。这样一来,想逃走的不逃了,奸细也在国中绝迹。皇太极解开了死结,迅速缓和了辽河东西后金占领区的社会动荡局势。

先开一局,皇太极颁布了第二道政令:各旗已定村庄田土的不可随意变更,各安其业,不要荒芜土地弃耕。如各牛录居处有涝洼地不堪耕种,愿意迁移的,可以自主。至于满汉两族,均为一体,罪犯、差役、赋税、公务一律平等。诸贝勒大臣在外防务,或贝勒以下官员野外牧马,自备干粮,不许擅取庄民牛羊鸡猪,私取者,治罪。

皇太极的第二道政令限制了满洲各级官员的特权,明确指出满汉人民的平等地位,进一步巩固了安民策略。汉民安定下来,他又落实第三步:努尔哈赤时代推行汉人每十三丁编为一庄,按满官等级分给为奴,同处一屯。汉人多受侵扰,以致逃亡。皇太极仍按各官品级,每备御只给八人,牛二头,其余汉人分屯别居,恢复平民身份,择清正廉洁的汉官管辖。又规定,虐待汉民被告发者,经查情况属实,按刑律治罪,诬告者反坐。严谨贝勒大臣属下人,私自到汉官家强行索取马匹鹰犬,勒索财物,酒宴游玩。违者治罪。

这些详尽的规定,使满洲国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迈出一大步。汉民重获自由,摆脱了奴隶主欺压,欢呼声一片。

皇太极趁热打铁,再下新诏《离主条例》:奴隶主犯有私行采猎,私行隐匿战利品,擅杀人命,奸污属下妻女,冒功滥荐,滥施淫威等罪,准许奴隶告发,离其主。这一条例的颁布,有利于奴隶改变身份地位,为他们争取恢复自由指明一条道路。

皇太极执政时期坚持不懈地践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说国家立法不分王公贵戚,斟酌量刑,以示惩敬。诸贝勒审理事务妄断人死罪,罚银六百两。枉断人杖赎等罪不奉皇谕的,私自派人与外国交易,或怠忽职业,或擅取民间财物马匹,或将本旗人女子低价收纳在家隐瞒上级的,均罚银二百两。

“听讼务持其平,谗狱贵得其实。尔司邢诸臣审理民事,於两造未陈,当即拘见证。同众面申。庶有实据,若不速问见证,两造只觉,潜相嘱托,支饰避罪。则审断安得公平。自今以后,不先取见证口供,致事有冤抑者,即按事之大小坐以罪。”

皇太极的施政纲领核心,无非是保护公民人身自由,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可以说,皇太极时期践行了政治文明,虽然他所处的时代还没有衍生这个色彩性极强的字,但他做的事是最好的注解。

尊重人才,渴求文化,是皇太极一直致力的。稳定大局后,他的新政府刮起一股习习春风:先设立国家“文馆”,再改文馆为“内三院”。时任希福为内弘院大学士,范文程、鲍承先为内秘书院大学士,刚林为内国史院大学士。这几个重要人物就职伊始,皇太极宣布,各人各进一级。希福、范文程由三等甲喇章京晋升为二等甲喇章京,鲍承先由二等甲喇章京晋级内秘书院大学士,刚林为牛录章京。

达海在世时,皇太极就极为重视文馆工作,对从事文馆工作的官员极其重视。他曾命达海修正老满文,翻译《通鉴》,《六韬》,《孟子》,《三国志》,《大乘经》。达海夜以继日,积劳成疾,用了十年时间修改好新满文,其他书籍还没来得及译完,不幸病魔缠身,逾月不治。

皇太极获悉达海生病的消息,伤心垂泪,派侍臣前往探望,赐蟒缎,封了达海儿子官职。 达海缠绵病榻,骨瘦如柴,听着皇上的谕旨,感激涕零,呜咽出声。他和皇太极感情甚笃,两人同岁,皇太极又救过达海的命。

达海这个人,满脑子浪漫主义情怀,他记载的《满文老档》,经常迸出“天上下了蜂蜜雨”“从太阳的两侧射出红绿光线,又有三道三条白兰光线对着太阳,形状如门。”这样充满幻想的句子。他思维奇妙,如果不写纪实作品而从事文学创作,没准儿是满清的第一个纳兰容若。

尽管达海才华横溢,怎奈后金初期文官地位卑下,工作繁忙,待遇低,工资少,与叱诧风云的武将的收入比,达海几乎赤贫。虽然后来逐渐改善,生活条件也远远低于武将。

文人的想法总是不切实际,空想、幼稚,儿女情长。达海不知怎么爱上了努尔哈赤侧福晋的婢女,那婢女也喜欢他,两人偷偷**。一个贫穷、才华冠世的人,有人爱,慰藉精神和肉体是好事,但这份感情如履薄冰,让人战战兢兢的——努尔哈赤有条铁纪律,不准军内人士通奸。达海恰恰触了这根高压线。

那婢女怜悯心爱的人日子窘困,时常接济他。有一次,她偷拿几尺毛青布送给达海,估计是想让达海做件像样的衣服穿。不料,被侧福晋德因泽发现,告到努尔哈赤那里去。通奸、偷窃,两大罪状按在两个相爱的人头上,没别的说,五花大绑推出去处以极刑。

文人的尊严在众目之下被践踏,这时达海如果看到太阳周围的奇异光线,或许想到是迎接他的神灵。时辰已到,刑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替年轻的达海惋惜,却不敢替他求情。刽子手举起大刀的时刻,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皇太极苦求努尔哈赤饶恕达海。努尔哈赤想到达海的工作无人代替,又回忆起这孩子十岁效命,心中一软,饶了这位后金惟一的满人文官。

达海刀下求生,念念不忘皇太极的救命之恩。皇太极承位,达海工作愈发勤恳,三十八岁便累死在工作岗位上。死时,连一双像样的靴子都穿不上。皇太极深感自责,告别达海时痛哭不止。

达海死后,皇太极切实感到文馆需要充实力量,他也彻底明白了:文官的重要不逊于武职,达海所做的贡献之巨大,国中无人比肩,但他的待遇太低了,多年生活在贫困中。达海的离去,使皇太极下决心提高文官待遇,提高文官地位。

希福,达海之后最受皇太极器重的满洲大学士。这个人姓赫舍里氏,世居都英额。后迁到哈达部。努尔哈赤征服哈达部落,希福归顺。希福精通满、汉及蒙古文字,努尔哈赤把他安排到文馆工作。但希福并没有每天按部就班翻译典籍,抄写文件,而是屡屡奉命出使蒙古诸部,招降劝服蒙古贝勒。

鉴于希福有多年与蒙古打交道的经历,招降劝善经验丰富,皇太极继位后仍命他继续出使蒙古。改文馆为内三院时,希福荣升为国史院承政,内弘院大学士。崇德三年,希福以身为内院高官的身份频繁出使察哈尔、喀尔喀、科尔沁诸部,编户口,置地方官,颁法律,整狱讼,或军前传旨宣示机宜,战伐,行赏等汗的旨意。

总的来说,希福多年奔波于满洲与蒙古之间,充当汗的代言人。直到顺治元年,希福真正做了一件文人该做的事:译成了辽、金、元三国史。

皇太极建立内三院完全是仿造明制,那么,“内三院”在皇太极任期内发挥了哪些作用呢?第一,出使;第二,修纂。先说出使,内弘院大学士希福长期担任“大使”职务,经年累月出入蒙古。

天聪元年,以希福为首,率领蒙古衙门承政尼堪、督察员承政国舅阿什达尔汉、蒙古衙门承政塔布囊达雅齐前往察哈尔、科尔沁,此行的主要任务是收编,查户口,编牛录,会外藩,审罪犯,颁法律,禁奸盗。另外一项公务是向蒙古各贝勒宣布下一步军事行动:“今河水冻合,即当出师。”这是说,辽河进入冰冻期,皇太极要渡过辽河,对辽西实行军事打击了。而蒙古各部早已成为满洲的一分子,蒙古骑兵是皇太极的一支劲旅,这支成吉思汗子孙组成的武装力量,被皇太极牢牢抓在手里。

内三院另一项重要工作是修纂,这是内国史院的主要职责。早在天聪七年,皇太极在一次召见文馆官员时说,最初,太祖命巴克士额尔德尼造国书,后库尔缠又做了增节。但我还是担忧有所遗漏失误,你们专职记载,要悉心订正,我嗣大位,凡皇考用兵之精妙,不一一详载,后世子孙何由可知,那岂不是我未尽孝道吗?

文馆改成内三院,皇太极多次亲临视察,赶上载录他的日常言行就主动避开,他说,载录我的言行,我不宜观看,恐碍官员做事,有失公正

天聪元年八月,内三院主修的《太祖实录》完成,皇太极非常高兴。《太祖实录》用满、蒙、汉三种文字修纂,分别由刚林、希福、罗肃携汉官笔帖士呈进。《太祖实录》呈进皇太极的过程十分隆重:出国史院,自甬道置于龙亭,再由皇太极亲奉于崇政殿黄案,内侍臣举黄案,送入翔凤楼。仪式结束,皇太极设大宴,答谢国史院的官员。希福、刚林,各赏雕鞍马一匹,白银五十两。其他各官员皆有赏赐。

物资奖励、职位升迁,文官们在皇太极时代受到很好的礼遇,他们静下心来,专注地为皇太极做事。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