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帝国的星辰

【第七章】人生岂有不死之理(1)一条绳子上的鱼

时间:2012/3/21 20:42:07   作者:王开   来源:榕树下   评论:0
内容摘要:袁崇焕东市惨遭毒刑,祖大寿面如土色。他万万没想到精忠报国的一腔热血,竟喷溅在污泥垢土中。崇祯翻脸无情,袁崇焕遭遇悲惨,给祖大寿敲响警钟,遥想当年袁巡抚夸下“五年复辽”的海口,把他和何可刚、赵率教系在一条绳上,四只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袁巡抚遇害,他祖大寿也逃不脱责罚,没准儿...

袁崇焕东市惨遭毒刑,祖大寿面如土色。他万万没想到精忠报国的一腔热血,竟喷溅在污泥垢土中。崇祯翻脸无情,袁崇焕遭遇悲惨,给祖大寿敲响警钟,遥想当年袁巡抚夸下“五年复辽”的海口,把他和何可刚、赵率教系在一条绳上,四只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袁巡抚遇害,他祖大寿也逃不脱责罚,没准儿身被凌迟,糊里糊涂冤魂飘散。

祖大寿越想心里越没谱,军人的天职、道德和节义被皇上的蛇蝎心肠出卖,而生命多么可贵,追寻袁巡抚那种死法却轻如鸿毛,祖大寿越想越胆寒,带着部队狂奔回锦州不敢露面。

袁崇焕一死,皇太极除掉心腹之患,撤兵到房山一带休整。皇太极在房山休息得惬意悠闲,打打猎,逛逛景,喝酒聊天儿。祭奠完长眠地下的金太祖,率军卷土重来,蹂躏京畿。永平、滦州等地相继占领。

这一次,皇太极俘获了麻登云。此时,皇太极仍存议和之心,便请教麻登云,麻登云说,崇祯幼冲,刚愎自用,执政者不忠,各图自保,议和的事谁都不敢轻易提。提了,崇祯听则罢了,不听,满门抄斩。

皇太极说,既然如此,那就是天赐我也。

考虑到屯田驻守,民不得耕,山海关和锦州防守坚固,不易下手。皇太极派阿敏等人留守永平,在京郊插上一脚,大军撤回沈阳。休养生息一段时日,皇太极举兵围剿大凌河,矛头直指祖大寿。

祖大寿,字复宇,宁远人,吴三桂的舅舅。此人勇猛过人,对清作战中立下汗马功劳。他是一个让皇太极父子头疼的人物,当年努尔哈赤攻宁远,祖大寿佐袁崇焕大败后金军,以功升任副总兵。皇太极继位,再攻宁远,祖大寿与满桂驻城外互为犄角,击败满军,演绎“宁远大捷”。

袁崇焕督师辽东后,擢祖大寿为辽东前锋总兵,驻守锦州。祖大寿是袁崇焕的得力干将,两人感情甚深。崇祯下狱袁崇焕,祖大寿又惊又怒,率辽东精锐“撤杆儿”走人,把崇祯晾在平台。皇太极还在城下围着,崇祯小命不保,一时慌了手脚,问大臣要对策。有人说,好办,让袁崇焕给祖大寿写信,叫他回来。袁崇焕被下大狱,还惦记着精忠报国,一纸书信把祖大寿召回燕京。他母亲和孙承宗也劝他奋勇杀敌,镇守锦州,以实际行动感化崇祯,救出袁崇焕。

祖大寿是孝子,母亲说话了,孙承宗又是正直的老干部,面子得给,祖大寿果然照做,同时开列条件:崇祯释放袁崇焕。然而,祖大寿的多方营救失败,崇祯脱胎于朱重八,心狠手辣不逊其祖宗——袁崇焕下狱不久,他下令千刀万剐了大忠臣。

这件事在祖大寿心中产生极大震动,对敬重的老师惨死他深切怀念,崇祯的忠奸不分让他心寒,皇太极的阴谋他深恶痛觉,就这样,思想复杂的祖大寿在孙承忠领导下,率领袁崇焕旧部,驻守宁远、锦州、大凌河。成为袁崇焕之后,威震辽东的明将。至今,宁远城中还矗立着明王朝为祖大寿修建的牌坊。这是政治荣誉的最高奖赏,但这份荣誉又让人悲喜交加——修建忠义牌坊纪念丰功伟绩,人已投降叛国。

祖大寿改节,也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万般无奈屈膝满洲国,剃发称臣。

围剿大凌河之前,皇太极占领了滦州、永平,燕京岌岌可危。华州监军道张春、四川纪监官丘禾嘉、锦州总兵祖大寿、山西总兵马世龙、山东总兵杨绍基、副将祖大乐、祖可法、张存仁等合兵,誓死夺回滦州。

这场仗阿敏败得很惨,滦州重归明朝。皇太极念及战死的士兵和丢失的城池,伤心落泪。他心里头记着这笔帐,天聪四年,听说祖大寿、何可刚带人修大凌河城,想抢在满军进攻之前竣工,正在昼夜催督。就亲统全国之师,征缴大凌河,报永平的一箭之仇。

出兵前,皇太极在战前讲话时说,自征明国以来,攻城野战,所向必克。明国屡战屡败,势同枯朽。而我将士常有惧怕敌人之心,是因为他们虽不善骑射,但精于文武法律。过去金伐宋,十三战皆败。宋将宗泽率兵援救,一守城将领沮丧地说,六月酷暑,挥扇子纳凉还不堪忍受,怎能披甲作战?就这一句话,众兵听了丧失斗志,城为金兵所得。

皇太极讲这些话,一是记恨阿敏临阵退却,丢城损将。二是他深知祖大寿三个字在满州军中如雷贯耳,担心将士惧敌,鼓舞士气。精明的皇太极也不敢轻视祖大寿,在他心里,祖大寿是第二个袁崇焕,他欣赏他的铁骨铮铮,想规劝他投降,为满州效力。

草壮马肥的八月,皇太极兵分两路,包围了大凌河。此时祖大寿修复城池的工作进行半月之久,城墙刚修筑完成,城堞修完一半,不得不停工抗击皇太极。

皇太极这次干得狡猾,围而不攻祖大寿。他不断地派遣特务,探听大凌河虚实。一位被抓捕的汉人透露城内军情说,祖大寿总兵及副将八人,参将游击约二十人,骑兵七千,步兵七千,夫役商贾约万余人。

皇太极心中有了底数,四面掘壕,深、广各一丈。壕外筑墙,高达一丈。墙上加垛口,墙内距五丈之地,又掘壕,宽五尺,深七尺,壕上铺秸秆、覆土。营外亦掘壕,宽、深各五尺。城内城外重重阻隔,互不相通。

满洲兵掘完了壕,皇太极稳坐南山城检阅。大凌河郊外阳光灿烂,清风徐徐,一马平川的辽西大地尽收眼底,想到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即将归自己,皇太极的得意感如山泉汩汩涌动。他远远望见百余名明骑兵出城采薪,命令护军追击,断敌人柴薪的路,让祖大寿没柴禾烧。

第三天,截获杏山情报,情报约祖大寿弃城,率兵逃奔杏山。如不能,可单骑潜逃——祖大寿的价值可见一斑,他一个人抵得过全城人。皇太极看完情报微微一笑,杏山守军儿童般天真——祖总兵已如囊中之物,插翅难逃。杏山站着说话不腰疼,身陷重围,你逃个试试。

祖大寿坐困城中,皇太极断其联络,外面的事情完全不知。他还犯了一个错误——布防蒙古兵守外城。或许,祖大寿把蒙古兵放在外围,有拿他们挡盾牌用的意思,但这样布兵,反而让皇太极钻了空子。

皇太极探明祖大寿军情,决定策反蒙古兵,命人在箭杆系一书信,射入大凌河城里。书信上说,我满洲与蒙古原本一家,明为异国。你们为异国徒然效死,我甚怜悯。你们怕我诱降再杀,故而不相信我吗?明人是我的敌人,有拒战被杀的实情,但凡来降者,我俱恩养。肆行屠戮,我所不忍。天下万民,一体推恩,是我平生素志。惟善养人,才人心归附,是我的执政信条。

皇太极这封煽动信在蒙古兵中传阅,读完了,蒙古兵也倒戈了。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