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帝国的星辰

【第七章】人生岂有不死之理(3)城下之盟

时间:2012/3/21 20:42:05   作者:王开   来源:榕树下   评论:0
内容摘要:被俘官员中,监军道张春无疑是悲剧性人物,他的事迹可用两个成语概括:气贯长虹、一泄千里。战后,皇太极召见各被俘官员,惟张春立而不跪。皇太极生气,欲射死他。代善一旁阻拦说,我军阵前俘获,哪个不都是收养着吗。此人想以死成名,不要成全他的心志。皇太极一想对呀,我这么杀了他,岂不是成全他的...

被俘官员中,监军道张春无疑是悲剧性人物,他的事迹可用两个成语概括:气贯长虹、一泄千里。

战后,皇太极召见各被俘官员,惟张春立而不跪。皇太极生气,欲射死他。代善一旁阻拦说,我军阵前俘获,哪个不都是收养着吗。此人想以死成名,不要成全他的心志。

皇太极一想对呀,我这么杀了他,岂不是成全他的名节吗。好了,朕偏不遂你愿。于是,下令大军还营,大摆庆功宴。张春再怎么也是位高级官员,皇太极意欲争取他,很低调地把酒一盏,钦赐张春。

张春没给面子:“我死志已决。不食上之所赐。”

皇太极脸色温和,端着酒杯看着他。

张春慷慨激昂:“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嫁二夫。此语非我所创,乃古之定理也。若贪生之人,上可收养。我为君尽忠而秋思,杀之以戚我志。”

张春抱定尽忠崇祯之决心,顶撞皇太极一点不客气。他也坦白崇祯皇帝待臣子如犬马,尽管如此,张从小接受儒家思想熏陶,仍朗声说道,哪有大丈夫为求生路失节的,我即被俘,断无苟活的道理。我这一百多来斤的皮囊,纵然万刃加身,也讨饶求告。

张春的一句“心在腔子里,非尔所能夺。”皇太极听了鼓掌赞叹。张春越是强硬,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慷慨,皇太极越想降服,他想好了怎么对付张春,没急着开口。彼时健在的达海在旁边劝说张春,我皇上非好杀劫掠成性。是你明国与我们有七大恨,所以兴兵。昔年至燕京,原未扰民。曾致书六、七次议和,你们竟无一言相报。现在,我皇上仍愿讲和,且孙阁老、邱巡抚与你都是崇祯的亲近大臣,你最好上奏疏,讲明我们的态度。

张春立马回绝,此事他们俩不能,我今被俘,说出这种话是叛国投敌,皇上非杀我不可。

皇太极也不用强,吩咐安排好他的伙食,顿顿送,不吃也送。第三天,皇太极探望张春,亲自送食物,张春什么脾气也没了,“受而食之。”

张春的骨头到底没硬过皇太极的“以柔克刚”术。饿到生理极限,名声气节,寡义廉耻变成热腾腾的美味佳肴,人的天**胜了后天教学。

张春这面榜样的大旗一倒,其他被俘军官稀里哗啦全降了。十月底,二十三名降官分别给祖大寿写招降书,皇太极本人第三次寄信祖大寿、何可刚、张存仁。这次送信的是千总姜桂,到了城门内,前去迎接的祖大寿问他从何而来,姜桂鼻子一酸,差点掉眼泪。他说,我军三万来援,俱被满洲兵消灭。众将投降,托我带信给将军,请将军认清形势。

祖大寿一瞪眼,说,你拉到吧!我宁死在此城,决不叛国。

姜桂吃了祖大寿的闭门羹,无功而返。皇太极不温不火,叫姜桂下去休息。他和祖大寿耗上了,咬定青山不放松,非动员祖大寿投降不可,于是,又提笔给祖大寿写第四封信。这封信解释了永平屠城是二贝勒阿敏鲁莽所致,现将阿敏幽禁,以儆效尤。又例举降满洲的汉官,一律恩养重用。百姓安居,各操旧业。皇太极还提到蒙古诸部,奈曼、敖汉、兀鲁特,皆是成吉思汗弟弟,如满洲嗜血,这些桀骜的草原苍狼怎会听命,心不相信,怎会随我出生入死。

接着,皇太极话锋一转,说大凌河孤城被围非我不能攻,不能久驻,主要是我考虑山海关以东,智勇的将士尽在此城。如蒙天眷,得众将军助我共创大业,是我素志。杀了你们,与我何益?请将军别担心我食言,倘能共事,可派人来。你我天地盟誓,信守诺言。

祖大寿还是老办法,不理。

然而,祖大寿扛得住,有人扛不住。几天后,副将王世龙偷跑出城投降,泄露城里的情况:粮食已绝,夫役商贾多饿死,活着的人争相为食,马匹仆毙,总共剩三十匹。

不久,子章台参将也跑了,带着妇孺财物投降皇太极。子章台峙立边界,垣墙坚固。周围台所见子章台这么干,纷纷效仿,或逃或降。满洲兵缴获的粮食,足够围困大凌河一月用度。

皇太极不论来者官职大小,一律赏赐貂裘貂帽,酒宴款待。另一方的大凌河是屋漏偏遭连阴雨,城内粮绝柴尽,将士们饿极了,杀修城的夫役及商贾平民当饭吃,拆骨头当柴烧。平民吃完了,吃军中的老弱病残。

无论如何,城里是呆不下去了。祖大寿、何可刚、张存仁等谋划突围,但侦查到满洲兵防守严密,滴水不漏。祖大寿进退两难,守,内无粮,冲,外无援。祖大寿仰天悲叹:罢了,罢了!请姜桂进城!

皇太极心中一宽,说道,你这只鹰终于熬出头了。来人,射书城内,安抚军民。

祖大寿虽喊老战友进城议降,内心仍在徘徊,迟迟不做最后决定。一天晚上,一个叫张翼辅的人怀揣人肉,逃出大凌河城。抓住一审,张供言,二十五、二十六两日,祖大寿欲突围。城内没有夫役可吃,已在杀各营兵丁。

皇太极听了更不着急,派兵到锦州袭击,把祖大寿给晾上了。他算准了,不出三两日,这支强弩之末必会主动联络。不出皇太极所料,祖大寿义子祖泽润来信了,乞副将石廷柱进城面议。初步谈判的结果是,祖大寿有意投诚,押儿子祖可法为人质。

正式谈判开始,满洲一方出席的代表有,石廷柱、库尔缠、宁完我等。另一方不用说,祖大寿为首。按要求,石廷柱独自过壕,与祖大寿谈判。一见面,祖大寿含泪悲叹:人生天地间,哪有不死之理。但为国为家为身,三者并重,死得其所。今儿我等既不思尽忠朝廷,报效国家,惟爱惜身家性命,决意归顺满洲皇上。然而我虽获生,父子却不能相见,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祖大寿这一哭,石廷柱明白了,原来他惦念儿子还在明军中服役,如今自个叛国,怕崇祯拿儿子出气。石廷柱就给他下保证,说你放心吧,这事儿满洲皇帝替你想着呢,会设法把你儿子家人救出来。祖大寿连声称谢,然后道出一计:放他去锦州,里应外合,攻取锦州。

祖大寿降了,何可刚死活不降。何可刚极端蔑视皇太极,说皇太极不是成大事的人,得永平、屠永平就是实证。此时,大凌河满城皆降,惟何可刚不从。祖大寿没办法,命两人挟持着他,来到城外,满洲诸将上前举刀,何可刚面色不改,含笑而死。饿疯了的大凌河人冲上去分尸,抢食了何可刚。可怜这位大明帝国的忠臣,落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大凌河城陷,祖大寿带部将与满洲盟誓。仪式结束后,皇太极派库尔缠问祖大寿,即已盟誓,请问将军何计取锦州。祖大寿貌似憨厚地说,请立即带我见皇上,当面和他谈。

当晚,皇太极召见祖大寿,赐御服、貂裘、黑狐帽、金玲珑腰带、雕鞍、白马等一大堆厚礼。皇太极对祖大寿十分客气,又行抱见礼,又是设宴,祖大寿酒足饭饱,与皇太极定下取锦州之策,告辞。

祖大寿言之凿凿,皇太极信以为真,不料祖大寿不守诺言,进了锦州城,祖大寿闭门不出,别说什么攻城计划,一个字儿都没传出来。城下的皇太极很少恼火,但也理智,安慰诸贝勒说,祖大寿只身逃跑,咱们好生对待他的家人子侄及部下,后加恩养,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皇太极放了长线,非钓祖大寿这条鱼不可,又亲率重兵两次攻打锦州、宁远,由于两城防守严密,都没占什么便宜。十年后,皇太极再次倾国而来,包围锦州。这次包围期长达一年,洪承畴十四万大军覆没松山。祖大寿弹尽粮绝,锦州城又上演人吃人的惨剧,祖夫人深明大义,劝祖大寿为全城百姓着想,祖大寿实在没招,投降清朝。祖大寿改节之时,祖夫人悄悄悬梁自尽。

征服祖大寿,皇太极用去十年时间,心之坚,意之诚,比诸葛亮七擒孟获差不多少。但不知为什么,祖大寿投清后,皇太极没给他手握重兵的权利,他也没有显赫的功劳,像尚可喜、耿忠明、洪承畴等人,在前清红极一时。或许对于清王朝而言,一个双手沾满满洲人鲜血的降官,屡次背信弃义,让他平平安安活到顺治十三年,也算厚道了。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