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第八章】漠南草原的风声(2)打草滩的玉玺

2012-03-21 20:42 榕树下 王开 341
收编之外的察哈尔牧民有一部分逃到沙河堡,皇太极就给沙河堡守军写封信,理直气壮的说,沙河堡各官员,我北征察哈尔,穷追四十一天,擒到他部落的哨卒讯问,交代林丹汗闻我来讨,已星夜遁去。既然他跑了,我也不追了,带上他的民众还兵,在归化城暂时驻营,等待我进入黄河大军。近来听说察哈尔所遗人畜...

收编之外的察哈尔牧民有一部分逃到沙河堡,皇太极就给沙河堡守军写封信,理直气壮的说,沙河堡各官员,我北征察哈尔,穷追四十一天,擒到他部落的哨卒讯问,交代林丹汗闻我来讨,已星夜遁去。既然他跑了,我也不追了,带上他的民众还兵,在归化城暂时驻营,等待我进入黄河大军。近来听说察哈尔所遗人畜财物为你收容,这是我未经收编的,理当悉数还我。

皇太极特别强调,这个部族原系格根汗的人,察哈尔掠取,即为察哈尔人,满洲取之,则为满洲人。即为我所有,你们就不可取。皇太极还强调,这是我们边外的事情,你们没有权利干预,谅这件事情你家皇上不知,是你们边臣所胡来乱来。难道你们忘了辽东官员干预我们边外叶赫的事招惹祸患吗?霸占了我的收编民众,与辽东官员何异?我此来本欲与你们修好,特此把原因告诉你们,请自裁。

沙河堡接到这封威逼利诱的信,大惊失色,凡逃入界内的察哈尔人畜财物,一并送出。

皇太极不费吹灰之力,占尽了便宜,但下一步如何行动,还是个问题。

范文程、马国柱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俩的意见是,沙河堡交出察哈尔逃人不过是暂救目前之急,察哈尔的兵沙河堡尚不敢抗,我国兵强马壮更不敢鸡蛋碰石头。皇上如因沙河堡顺服,不想动刀兵,诚意劝和,具有大国风范。但观我军清醒,无论将士大小尊卑,都志在取明。如欲深入,皇上当预定方略,神速进兵。若稍迟疑,恐各城防御,有损力量。这一带村庄地瘠民穷,我军深入徒费马力,毫无裨益。不如趁其不备直抵燕京,问崇祯到底和否,早为决断。届时我们可以毁山海关水门归国都,以壮军威,示无敌天下。

范文程和马国柱指出,以现在的位置,过雁门关取道燕京较为近便,即无阻挠,沿路居民富庶,又可资助兵马草料。两人进一步提议,如有深入之意,恐师出无名,有两计:一计是光明正大,对沿途城郭人民说,察哈尔汗远遁,部民为满洲所有,因路远徒步难行,特来与你国皇帝议和,借你们的马骡令我新附人民乘骑。等议和事成,照数奉还。如我欲和,明主不和,他日兴师,版图归我,凡我军经过地方,酌情减赋数年,示我国优恤百姓的意思。

另一计是,致书与近旁各官,令他们转达咱议和的意见。加限时日。他们的朝臣势必纷扰,边臣不敢担当,想出诡计耽误延迟,我军趁隙而入,为所欲为。

两人最后说,皇上进则利在深入,不入,利在速归。若半途而返,徒劳无功。皇太极很欣赏范文程和马国柱的主意,致书给宣府、大同、张家口,把两大臣的思路写在信中。三地边臣不敢违抗,宣府守将献出犒赏察哈尔林丹汗的物资,计缎及虎豹獭皮一万二千五百张,宣府巡抚、总兵献黄金、白银、布匹、茶叶数千。

六月二十四日,皇太极扎营张家口,各路大军分头行动,缴获人畜十余万,财宝无算。

皇太极虽没有端掉林丹汗,但历时三个多月,往返行程上万里的大行军,为他带来丰厚的收入。林丹汗丧失本土,游荡打草滩,在黄河西的日子很不好过。原属的三十万部众,在逃亡中离散七、八。

林丹汗惶惶如丧家之犬,部众溃散,生计无着,不用皇太极征缴,从各个方向投奔满洲。有人从科尔沁中转,有人跋涉甘州,这些小股民众多则百户,少则几十户,几户,带着牛羊财产,风餐露宿而来。随着时间的延长,察哈尔遗民投归成了一种现象,规模性的千里投奔成了满洲国的一道风景。有一次,察哈尔头目候痕巴图鲁一下带来上千户部民。皇太极特意召见,赏赐酒宴,好言抚慰。紧接着,阿禄部落相继来到。皇太极照例赏赐缎袍、甲胄、雕鞍、玲珑撒袋。

皇太极善待察哈尔人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形成良性循环。散在各地的部落慕名而来,络绎不绝。皇太极借机再度出兵大同、宣府,名义上收拢察哈尔人,实则一箭双雕,假意致书议和,大肆讹诈,从山西掠走大批财物。

天聪八年八月,察哈尔噶尔马济浓、多尼库鲁克等大头目率六千人归顺皇太极。这期间,皇太极在一个叫木拿折忒户的地方,获得的最重要情报——林丹汗在打草滩出痘,他的儿子及国人皆动了归顺满洲的心思。

皇太极当即兵分四路,齐头并进,半月内回师朔州。一路由皇太极率两黄旗及汉军度元帅孔有德、耿忠明、尚可喜、科尔沁国诸贝勒,从尚阳堡入边,至宣府南驻营;两白旗、翁牛特等部落并土巴济农等千人等部落,从龙门口入,次日与皇太极回师宣府;再转赴应州;两蓝旗、吴纳格及巴林、扎鲁特等由独石口入,至长城近处与两白旗由保安州,会皇太极于应州;两红旗、阿代一旗及敖汉、奈曼诸部从得胜堡口入,由大同直赴朔州。阿代一旗沿边过杀虎口,绕道至朔州合营。

一路下来,皇太极攻城略地,收拢遗民,并且,他即将得到一个一号人物——有人挟持林丹汗妻子从榆林西走甘州东口,已渡过黄河,正在朝朔州赶来。不久,又有可靠消息:林丹汗病死打草滩,居西海有时日路程,他儿子及余众不能守,尾随在归附人的后面,其中,有壮男六千人,林丹汗的两个妻子。

皇太极尽管理性冷静,接连的好消息也要他欣喜欲狂了。一切意味着,察哈尔部灭亡了,林丹汗化骨成灰,老婆儿子把他扔在荒凉的打草滩,孤魂与狼狐野兽为伴。

就在皇太极沉浸在喜悦中时,林丹汗的妻子之一,窦土门福晋来了。然而,皇太极望着下面跪拜的女人像手捧着一只刺猬,她的来,给他增添无限烦恼。

皇太极在龙椅上端正坐姿,吩咐人赐坐。窦土门福晋抬起头来,快速地瞟了一眼皇太极——那个敌人,从今日,不,此刻以后,她的君主威严、温和、魁伟、俊逸,让她恨不能,怨不能,爱更不能。

这时侯她也想不到,几天后皇太极居然成了她的新一任丈夫。

奇事一桩接一桩,继窦土门福晋几个月后,多尔衮带回了林丹汗的儿子额哲,及他母亲苏泰太后。这娘俩带来的元代传国玉玺,把皇太极“雷倒”了,凝视着温润的元代玉玺,不由想起古老神秘的传说——成吉思汗以后,元代的传国玉玺神秘失踪,许多人掘地三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玉玺下落不明。多年过去,一个牧羊人发现了它,辗转到林丹汗手里,现在,皇太极做了它的主人。莫非,天欲助满洲称帝吗?

玉玺是最好的注脚,皇太极执政第十年,终于在沈阳正式称帝,改满洲为清朝,与崇祯皇帝各据关内外,展开了殊死较量。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