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3、隐形的疼痛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388
一块白绸遮住阿巴亥美丽的面容,黄鹂样的声音,成为人们记忆深处的回忆。告别仪式简短、简单,阿巴亥很快被投入火中,灵魂化为青烟散入天空,多尔衮三兄弟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呆呆地看着飞扬的母亲,一旁的代善心如刀绞。去者去矣,再心痛也难挽留。大悲之下的代善,替多尔衮兄弟担忧起来——多尔衮和多...

一块白绸遮住阿巴亥美丽的面容,黄鹂样的声音,成为人们记忆深处的回忆。告别仪式简短、简单,阿巴亥很快被投入火中,灵魂化为青烟散入天空,多尔衮三兄弟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呆呆地看着飞扬的母亲,一旁的代善心如刀绞。

去者去矣,再心痛也难挽留。大悲之下的代善,替多尔衮兄弟担忧起来——多尔衮和多铎年幼,谁来照顾呢?八弟的承诺算数吗?转念一想,八弟当众答应阿巴亥的临终请求,总不会食言的。说话不算话,有损名誉,八弟一向注重名声,视折名如折骨,但愿他一言既出,掷地有声吧。

代善想从多尔衮的表情中捕捉点什么,比如悲伤,比如仇恨,比如迷惘。奇怪的是,十四岁的小兄弟居然面沉似水,不忧不惧。好像烈火中燃烧的是一具木偶,而不是生养他的母亲。慢慢地,代善由惊异变为恐惧——这是个什么样子的十四弟?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大的承受力,忍常人所不能忍者,他年长成,恐怕天下无敌。这么想着,代善悬起的心渐渐放下了,他判断多尔衮是个非凡的人物,能够正视一切,以不变应万变。

悬念放下,隐忧却在,多尔衮毕竟年幼,代善仍对他报以万分同情,两三天内,父母双亡,兄弟三人从天堂跌进地狱,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孤苦伶仃,“他们执掌的黄旗,在不远的将来,说不定是谁的。”代善被脑子里骤然迸出的念头吓一跳。

“十四弟心里想什么呢?突遭变故,有什么打算?”代善很想把多尔衮叫到一边,和他谈谈,安慰安慰他。但这么一来,八弟误以为长兄在拉一个,打一个怎么办?造成不必要的误解,岂不得不偿失。代善不愿意再招祸上身,掐断了和多尔衮谈话的念头。

八弟果然做事周全,代善的担心变成多余,他向上牵动嘴角,自嘲了一下——皇太极宣布,由福晋哲哲抚养多尔衮、多铎兄弟。众人对皇太极的敬慕之心空前高涨,代善也佩服皇太极这一招,八弟痛下辣手,再完美善后,有意见的人也闭口无言了。

多尔衮本人也无异议,听从皇太极的安排。多尔衮出奇的乖顺,再次让代善惊讶。照理,多尔衮性格刚烈,主见性强,寄人篱下是感情上的摧残,他应该不服从逼死母亲的凶手摆布。但多尔衮偏偏听话了,当皇太极宣布这一决定时,他甚至露出喜色。那喜悦是孩子似的,一个孤独少年失去依靠后重新找到寄托的兴奋。他好像全不在乎丢掉的一切——宠爱,继位,号令天下的雄霸。他是幼弟,在兄长的羽翼下,盛衰荣辱都由兄长做主,他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代善。但是,代善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他一时理不出头绪,只感觉这顺理成章里面,参杂着一股怪味。

那几天,代善思虑得太多了,想完四弟想十四弟,想完十四弟想三弟,想完三弟想阿敏兄弟。三弟生性鲁莽,勇猛有余,智慧不足。在担那个罪名之前,三弟的名声蛮高,作战勇敢。天知道怎么好端端就发生了“弑母案”,三弟的口碑一落千丈,成为众矢之的。父汗不大满意他,懒得正眼瞧他。“三弟太毛躁了。”代善如是给莽古尔泰作了这样的评价。

父汗一死,莽古尔泰头上的一座大山倒掉,称汗之心的热烈,不亚于几位兄弟。莽古尔泰想称汗不具备太大实力,人脉不旺,很难成事。但他是一匹野马,手中握有一旗,要搬倒这尊佛也非易事。

阿敏兄弟当年受其父案牵连,差点做了父汗刀下之鬼,是代善与皇太极联手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阿敏性格中有乃父差遗风,斗志昂扬,素怀奇志。他久居四大贝勒之列,兵权在握,战功卓著,又有弟弟济尔哈朗和斋桑古相助,称汗不成功,也是对手的绊脚石。

代善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想到的,是两个儿子被八弟策反。或许,是他考虑太多,忽视了身边卧着的两只虎。

这一天,岳讬、萨哈廉兄弟一起来到他的府上。岳讬、萨哈廉能文能武,聪睿过人,执政贝勒有两人一席之地,在后金国很有号召力。代善见两个儿子来了,心中升起一丝温暖:都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紧关节要时,还得亲生儿子——代善以为儿子是来商议父亲称汗的事。哪里知道,儿子们一开口,代善大吃一惊,原来两儿子给八弟皇太极当说客来了。岳讬和萨哈廉游说父亲,同意让八叔皇太极称汗。

尽管代善心中早打好主意,话由两个儿子先说出,未免也酸溜溜的。自己养的儿子胳膊肘往外拧,代善有些寒心,八弟神不知鬼不觉,挖墙角挖到他的名下,到了揭谜底时,自己还蒙在鼓里。他更搞不清皇太极用了什么手段,让俩儿子舍了父亲为叔父效劳。

“代善,你好失败!”代善喟然长叹。八弟手法高明,四面出击,防不胜防,自己最有优势称汗,却在主动放弃的时候竟然给人偷袭,势力被分化瓦解。代善亦怒亦悲。

代善终究是代善,很快镇静下来,咽下痛苦,面带微笑:“此吾夙心也。汝等之言,天人允无从分辨。其谁不从。”

接下来,就是那个戏剧性的场面——代善亲自带两个儿子到了崇政殿,和兄弟们摊牌:请八弟及早继位,担承治国大任。”四大贝勒之首,佐父行政,辖正红、镶红两旗,儿子侄子能征惯战,本人军功卓著,代善长兄主动让贤了,其他人还说什么,拥护长兄决定。

汗位拱手相让,代善四两拨千斤,平息了一场可怕的兄弟内耗,为皇太极扫清了继位的外围环境,期待皇太极施展身手,壮大父汗基业。与此同时,他的自我斗争还散发着袅袅云烟,毕竟汗位象征着至尊,自己与之擦肩而过除了人为因素,一定也隐着命运的深层内因,人为因素可以通过努力转变,而命运是不可抗拒的,或许自己一出生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拍板定案。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