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3、山岗上空的信号弹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573
西路军、北路军双双败北,东路军刘铤一点不知情。他还在忍饥挨饿,日夜兼程赶往赫图阿拉。刘铤这路大军老弱病残,行军道路曲折艰险,一路行来,将士吃尽苦头。没有粮食,就抢沿途女真的村寨。途中还遇到小股的女真兵,皆被他消灭。小小的胜利让刘铤对战役充满信心,想像即将到来的辉煌战果,刘铤觉得虽...

西路军、北路军双双败北,东路军刘铤一点不知情。他还在忍饥挨饿,日夜兼程赶往赫图阿拉。刘铤这路大军老弱病残,行军道路曲折艰险,一路行来,将士吃尽苦头。没有粮食,就抢沿途女真的村寨。途中还遇到小股的女真兵,皆被他消灭。小小的胜利让刘铤对战役充满信心,想像即将到来的辉煌战果,刘铤觉得虽苦犹荣。

刘铤不知道,他消灭的女真兵是后金诱饵,引诱他加快走向死亡。刘铤走到栋鄂路,努尔哈赤得到探报,说是董鄂、呼兰两路有明军向赫图阿拉移动。努尔哈赤命达尔汗率一千八旗兵先去进一步探明情况。诸贝勒第二日前去狙击。

这时候,后金八旗主力还在尚间崖,达尔汗领兵先出发,夜宿董鄂一带。第二天早晨,阿敏又率二千兵出发,代善父子跟进。到达界藩,杀八头牛祭天庆祝胜利。众人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明国四路大军,两路主力全部吃掉,剩下东路、南路,对后金已构不成威胁。后金人高悬的心放下一半,喝酒吃肉,跳舞唱歌欢庆胜利。

代善却想着南路来的敌军。刘铤这个人是有名的“刘大刀”,性格倔强,治军严明,部下跟他感情特别深,与这样的部队打仗,取胜比武器配备好、军心不稳的队伍难多了。硬拼不是赢不了,伤亡过大,赢又何益。跟刘大刀打得格外留神,讲究点方法策略,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趁祭旗的时间,代善向父汗提出:率二十人乔装侦察。父汗祭祀完毕,再率大兵随后跟来。努尔哈赤认为代善的主意很好,点头同意。

代善挑选二十名精兵,悄悄离开界藩,直奔赫图阿拉方向。代善一走,别人没注意,皇太极注意了。他料定代善去摸南路的情况,想去助一臂之力。皇太极骑马到努尔哈赤跟前站定,问努尔哈赤:“父汗,大贝勒果真去了吗?如果真的去了,我想和阿哥一起去。”

皇太极的问话含蓄,代善去哪儿,干什么,他没有点破。下句话的意思,是他知道代善执行什么任务。

努尔哈赤知道这件事瞒不住皇太极,但他不允许皇太极去:“长阿哥是去侦察。你随后和我一起去。”努尔哈赤心疼皇太极,不同意他的请求。代善和皇太极在努尔哈赤心里的分量有所区别。代善顶门户,吃苦多,受累多,责任大。与父汗的关系更像兄弟。皇太极不然,父汗爱他是贴心贴肺的呵护、爱护,何况他刚结束的两场战役中表现不俗,长子代善有点闪失他能接受,皇太极是不能损伤毫发的。

皇太极自然懂得父汗的偏爱,却不领情:“先派长阿哥独自去,我们为何都落后呢?”皇太极极为长兄安全担忧,又不肯居于人后,有情义有担当,努尔哈赤默许他的请求。

代善回到赫图阿拉,诸福晋子女等人聚集在汗宫衙门口,七嘴八舌地问,听说又来了两路兵,怎么呢?代善明白女人孩子的忧心,安慰说,西面来的兵都杀了。现在来的敌兵,我们出兵迎击。

第二天,太阳刚爬上山头,代善和皇太极、阿敏率兵出发迎击董鄂路明军。为防备呼兰路的明军,努尔哈赤自率四千骑兵,留守赫图阿拉。代善翻山越岭,到达嘉哈,将兵马拴在密林里。稍事休整,正要出瓦尔喀什密林,刘铤主力出现了,其中不足一万的明军在前头虏掠急驰。

代善率领八旗兵迎战,明军一见遭遇八旗兵,赶紧登上阿布达里岗。代善见状,欲率亲兵抢占明军占据的山的东面山峰。一旁的皇太极拦住他说:“大阿哥,你率大军警戒后方,随后再来。我率兵从山上往下冲。”

代善说:“好。我去西面,你率右翼兵据山顶往西冲。不要违背我的话,记住,你自己千万不要前进。留在后面督战。”

兄弟俩布好包围圈,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逼明军往里钻。明军越来越近,皇太极率右翼突然杀出密林,像驱赶猎物一样,逐渐把明军圈到代善面前。代善张开口袋,明军一个接一个钻进去,等着被动挨打。

双方一接触,刘铤部队的顽强精神立刻显现——皇太极率右翼从山顶往下冲时,只带着精心挑选的三十名射手。明军见他人少,不断地发枪放炮。皇太极一摆手,林中的右翼兵一起出动,搭弓射箭。明军仍不动摇。代善带人冲入中路,冲乱了明军阵脚。西面山顶的明军才开始动摇败走。

先行一步的达尔汗、阿敏见呼兰路的明军侵入山谷,计划放过去大半,然后直插中路,断其尾部,拦腰截杀。他俩把兵力埋伏在瓦尔喀什山的南谷,两营兵通过以后,达尔汗和阿敏突然发动进攻。恰好,代善追杀过来,两处合为一处,尽杀刘铤二营精兵。刘铤被团团包围,知道在劫难逃。他不愧是员猛将,在八旗兵的包围圈中,抡圆了大刀,呜呜生风,刀光闪处,八旗兵伤筋断骨。

好虎难抵一群狼,刘铤本事再大,总有力气用尽时。渐渐地,刘铤的刀舞得慢下来。喷溅的鲜血模糊了眼睛,他什么也看不清。猛然间,他感觉前胸疼了一下,不待细看,又疼一下……

刘铤是萨尔浒大战中死得最壮烈的一位大将。身中数刀,站立而亡,死不瞑目。刘铤不只死在代善手下,也是死在杨镐手下,是杨镐的官僚主义害死他。

刘铤一死,南路军群龙无首。南面富察山野的朝鲜军听见喊杀声,没有想去增援。元帅姜弘立命令就地扎营,摸清情况再说。姜弘立的错误指挥,给代善制造了机会。代善吩咐兵吃炒面,马饮水。补充给养再收拾朝鲜军。

姜弘立带的这支队伍,说起来笑死人——混杂其中的汉军步兵拿竹竿当长枪,披着硬牛皮做的木甲。朝鲜步兵披着纸棉甲,冻得哆里哆嗦。饿着肚子,没有武器,这仗怎么打。代善的八旗兵吃饱喝足,杀向朝鲜军。朝鲜军没有防备,只顾胡乱放炮,并不出战。八旗兵很快冲进朝鲜军阵营,朝鲜军害怕死了白死,举旗投降。

代善和皇太极、阿敏、达尔汗商量,饶命收养总比杀人名声好,与其杀不如受降收养。商定好了,代善会见姜弘立,以礼相待,消除了朝鲜将领的恐惧心理,带他去赫图阿拉见父汗。

南路军刘铤所帅人马,全部丧身阿布达里岗和富察山谷。战后,代善在那里住宿三天,收集俘虏和战利品。萨尔浒大战就这样结束,从此,后金由防御变为主动攻击,扭转了辽东局势。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