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1、誓言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768
在以后的时间里,代善和父汗之间,一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随着父汗的死,这些都结束了。代善想,现在他作为长兄长子,应该为后金撑起大局,协助八弟壮大后金。皇太极登基那天,天清气朗,风和日丽。无疑,这是个好天气,瑞兆,吉祥、喜庆。意气风发的皇太极偕诸兄弟大臣共循礼仪,行正道,君臣交敬...

在以后的时间里,代善和父汗之间,一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随着父汗的死,这些都结束了。代善想,现在他作为长兄长子,应该为后金撑起大局,协助八弟壮大后金。

皇太极登基那天,天清气朗,风和日丽。无疑,这是个好天气,瑞兆,吉祥、喜庆。意气风发的皇太极偕诸兄弟大臣共循礼仪,行正道,君臣交敬。

祝告完天地,一国之君的皇太极发誓:“皇太极谨告於皇天后土。今我诸兄弟子侄,以家国人民之重,推我为君。敬绍皇考之业。钦承皇考之心。我若不敬兄长,不爱子弟,不行正道,明知非义之事而故为之,兄弟子侄,微有过失,遂削夺皇考所予户口,或贬或诛,天地鉴遣,夺其寿算。若敬兄长,爱子弟,行正道,天地眷佑,俾永纯暇。或有无心过误,亦祈天地鉴之。”

代善与阿敏、莽古尔泰三人的誓词是:“我三人若不各教养子弟,或加诬害,我三人当惧凶孽而死。若我三人善待子弟,而子弟不听其父兄之训,不殚忠於君上,不力行其善道,天地鉴遣,夺其寿算。如能守盟誓,尽忠良,天地保佑,身及子孙,福禄而康。

在代善和他的手足看来,誓言是一个人的道德超守,信用的度量衡。一个人可以不发誓,但决不能违背誓言。誓言一出,便要践行,等同思想行为的指南针,有句老话叫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是君子,就要遵守诺言,反之,则与小人划等号。誓言是小人与君子的透视镜,非此即彼,泾渭分明。凭着句信誓旦旦的话是否兑现,小人还是君子也就一目了然。

帝王英雄视誓言重于生命,誓言一出,不管从前是卖草鞋的,杀猪卖肉的,还是隐居乡村吟哦‘大梦谁先觉’的,兄弟们从此后团结一致,有饭一锅吃,有酒一碗喝,集天下豪杰于帐下,纵马奔驰,聚众而起。以汉室刘氏之传人,与魏、吴三国鼎立。

不能说慷慨激昂,感天动地的誓词是假大空,那情那景,那时那地,歃血为盟,心潮澎湃激荡,说出的话绝无半点虚假。但是想一想,发誓的整个过程也就个把时辰,要一丝不苟地执行几十年无差池,这就难了。天天在一个锅里搅马勺,哪有不发生磕磕碰碰的,先头大家碍于誓词的约束尚能容忍。时间一久,牵扯个人利益的事情越积越多,包容变成怨毒,就想着如何铲除铁哥们,乐得身边清净。

赵匡胤做得文明些,到了马放南山,铸剑为犁的和平时期,用不着一起起义的铁哥们了,举行一场盛大宴会,热泪盈眶地告诉哥几个,如今天下平定,你们跟着我戎马生涯吃了不少苦头,现在该享享清福了。我给哥几个钱、土地、房子,结成亲家,各自回老家享福吧——想当初宋太祖和哥几个也发过誓的,但誓言的结局是,有其名,无其实。

总而言之,誓言是阶段性效应,不敢保终生。梁山好汉们顶天立地,忠义两全,誓死捍卫老大宋江。结果怎么样呢,老大宋江喜欢朝廷的乌纱帽,硬拉着梁山好汉与起义军火拼,充当朝廷的炮灰。不顾兄弟们死活,用兄弟的鲜血染红顶戴花翎,这种做法本身就已将旧日堂前的盟誓忘掉脑后。

誓言是过了期的符咒,就是为了需要而宣誓,顶不了大用。

代善深信皇太极的誓言发自内心,八弟勤政好学,务实精干,具备发扬光大父汗奠定的基业能力。至于敬兄长,爱子弟,他也能做到,但做不到竭尽心力。阿敏和莽古尔泰性格使然,也未必不背叛八弟。代善心有预感是因为,兄弟们是互敬互爱的,血浓于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可兄弟们也爱利益,爱利益与爱人伦是两码事,两者发生碰撞,权势的追求压倒一切。

后来,阿敏、莽古尔泰违反誓言,证实了代善的预感。阿敏生性不甘居于人后,爱生事端,且继承乃父遗风,思谋着另立山头,和兄弟们分家另起炉灶。莽古尔泰人粗鲁,虽不太得志,称雄之心未泯。他后来几次与皇太极的激烈冲突,一方面是本性,另一方面,他对皇太极有几分不服。比方“御前露刃”事件,莽古尔泰敢于在皇太极面前动刀,言语顶撞,反应出莽古尔泰不惧皇太极。事件发生过程中,代善闻讯赶来,痛斥莽古尔泰,莽古尔泰却一句话不说,包括代善在后面其他事情上斥责莽古尔泰,他也不和代善对着干。相反,莽古尔泰很听从代善,每次代善骂他,劝解他,他乖乖听着,不敢驳回。

代善信守了诺言,八弟执政十七年,无论怎么打压他都泰然处之,忠心不二地为大清朝奉献自己的一切。

上任数月的皇太极重整朝纲之后,命代善偕阿敏、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岳讬、硕讬、萨哈廉及豪格等满洲名将,率一万精兵往征蒙古喀尔喀扎鲁特部。扎鲁特部曾与后金杀白马乌牛盟誓,结为兄弟。但在明朝的利诱下,与后金反目。努尔哈赤死之前,扎鲁特部屡于后金做对,使后金陷于北部蒙古不稳,南有辽民起义,东有朝鲜暗助明国的被动局面。

皇太极上任的首要大事,就是平定蒙古,收服辽民人心,再腾出手镇压朝鲜。再三权衡,皇太极决意让代善亲自挂帅。一来,代善在众兄弟子侄中排行最大,辈分最高,统帅众兄弟子侄,非代善莫属。二、代善是后金元老,几十年英勇惯战,声震四海。蒙古诸部、朝鲜、明国,没人不知道代善威名。三、初登君位,就请长兄挂帅出征,足见对长兄的倚重,这对处理皇太极和代善日后的关系极有好处。

有代善在,就有胜利在。皇太极坚信这一点。出师前,皇太极让信使捎带给扎鲁特一封信,给自己这次出师正名。信上说,你喀尔喀曾与我满洲盟誓,协力征明。兄弟间无相摧,战与和均当共议。若喀尔喀听明人巧言厚赂,背弃盟誓,而先与明私和,天地谴责。令喀尔喀溅血暴骨。我满洲若背弃盟誓,亦如之。乃喀尔喀违背诺言,多行不义,袭我使臣于汉察喇,追杀我使臣于辽河畔,伤我边民,夺我牲畜。是故,我兴师致讨。

这一日,代善率大军启程。皇太极率莽古尔泰、多尔衮、多铎、杜度出盛京,送至蒲河山岗,目视出征大军远去。

为配合代善出征,皇太极又遣副将楞额礼、参将阿山率兵六百人,入喀尔喀巴林地区,驱除哨卒,纵火燎原,以张声势。大兵出征后,科尔沁部落土谢图汗奥巴等十四个贝勒自千里之外赶来,吊唁努尔哈赤大丧。宁远巡抚袁崇焕也派来李喇嘛等三十四人参加吊唁。皇太极忙于应酬,一边等候代善的消息。

代善率军横扫扎鲁特,杀死贝勒鄂尔寨图,活捉了他儿子和部将,归拢了部落人民牲畜,返回盛京。

皇太极接到战报,看了一遍又一遍——长兄不负众望,出师大捷,打出军威国威。不仅打击了扎鲁特部,也震慑了其他蒙古部落和明国。这是皇太极意料之喜,真的实现还是眉飞色舞。他想好了,等长兄归来,率众出城迎接,设宴庆功。

代善只给皇太极发了喜报,瞒下和阿敏闹的不愉快:“阿敏亲党,行事异常,语言乖异。有谁畏谁,谁奈何谁等语。”阿敏生**闹事,有功,也是个刺儿头,总是牢骚满腹,又不便发作,私下里嘀嘀咕咕,转到代善耳朵里。代善了解阿敏,不与他一般计较,好言好语消除误会,达成谅解,免误军机大事。出征扎鲁特一个多月,代善容忍宽宏,与阿敏等弟侄并肩作战,于十一月初一凯旋。

皇太极知代善回来,兴匆匆自盛京出发,次铁岭樊河界亲迎长兄。代善到达樊河,皇太极率诸贝勒出迎,立八旗拜天。皇太极的隆重迎接感动了代善,到皇太极御幄,他以君臣之礼跪见皇太极。皇太极以代善是长兄,不肯坐受,率莽古尔泰及诸大臣答礼。

礼毕,皇太极问代善行军途中安否。代善说,蒙皇上天威,所向克敌,幸不辱命。皇太极心中一热,竟落下眼泪。代善及诸贝勒群臣无不受皇太极感染,相拥而泣。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