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2、挺进辽西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695
又一个新年的钟声敲响,正月初一这天,满洲国举行朝贺仪式,贺喜声中,1627年的皇太极、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四人并肩坐在殿上,接受群臣叩拜。这一奇特的现象,在中国,乃至世界史上也是头一次,可以说庚古未有之奇观。它紧紧属于清王朝,属于它的起步阶段。没有短时期的过渡,明王朝走向覆灭之后...

又一个新年的钟声敲响,正月初一这天,满洲国举行朝贺仪式,贺喜声中,1627年的皇太极、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四人并肩坐在殿上,接受群臣叩拜。这一奇特的现象,在中国,乃至世界史上也是头一次,可以说庚古未有之奇观。它紧紧属于清王朝,属于它的起步阶段。没有短时期的过渡,明王朝走向覆灭之后,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另一个清王朝。

代善与弟弟们四人并坐,心里多多少少的不自在,屁股下的那张椅子生了毛刺一样,刺得他浑身奇痒。这样子执政分散了皇太极的皇权,八弟心志奇高,甘心这种景象永远继续下去吗?碍于父汗遗命,一段时期内兄弟四人还要用心经营恒古未有的政治制度,但主角和配角要分清,你代善的使命就是不可心存妄想,协助八弟把握好国家命脉。至于八弟、阿敏和莽古尔泰他们三人之间,你应做的是平衡关系,消除隔阂。

正月、三月、四月,皇太极忙于和袁崇焕通信,谈判,一方面派阿敏入侵朝鲜。朝鲜之战,代善没有参与,皇太极考虑到他刚打完扎鲁特,想让代善休息,换阿敏上一线。

打赢朝鲜,与袁崇焕的和谈也破裂了——皇太极听说袁崇焕在修筑锦州、大凌河、小凌河等地城防。明白袁崇焕在玩障眼法,忽悠新满洲,争取时间修复毁坏的防御工事。遂命杜度、阿巴泰留守,亲率满洲大兵征明。

皇太极自上榆林至辽河驻营,至广宁旧边。选精锐为前哨,分兵三队: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岳讬、萨哈廉、豪格率护军精骑为前队,皇太极、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亲统大军居中,攻城诸将、绵甲军、及厮卒等为后队,再入白土场边,当晚至广宁,趁夜进发。

满军扑来,大凌河、小凌河修筑工程未结,屯兵防守。重城锦州刚刚维修竣工,城内住三万人马。皇太极率两黄旗、两白旗直扑大凌河,代善、阿敏、硕讬率两红旗、镶蓝旗直奔锦州,莽古尔泰率正蓝旗奔赴右屯卫。各路兵马据所俘获,会师锦州城外。

兵临城下,锦州城太监纪用、总兵赵率教又派人与皇太极和谈。皇太极虽精明,论心眼还玩不过汉人,他没怀疑赵率教,信以为真派使者和谈。但赵率教没让使者进城。当日,三面守城兵驰援赵率教,满洲兵后撤五里。

纪用又派人找皇太极和谈。皇太极又信,派人前去。又没进去城。皇太极生气地大骂赵率教是“若尔果勇猛,何不出成果决战。乃如野獾**,藏匿首尾。狂嗥自得。以为莫能谁何。不知猎人锹镐一加,如探囊中物耳。”

锦州陷入重围。皇太极这个猎人在等待时机。这一天,他终于等到——袁崇焕派两人持书信潜入锦州,被八旗兵擒获,书信落入皇太极手中,读罢,皇太极乐了。

皇太极乐什么呢?原来袁崇焕要调集水师六、七万人来增援锦州,希望锦州城着意防守,以图再战。皇太极掏着袁崇焕老底,哪能不乐,和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亲率护军,攻宁远城。皇太极要一雪前耻,替父报仇。

宁远城先是蒙古兵出战,尽被消灭。再满桂出城二里,严阵以待。皇太极因其地逼近城垣,难以施展野战优势,故稍后撤,以观动静。满桂按兵不动。皇太极复仇心切,欲再进军。代善见皇太极动了杀机,视生命于不顾,力阻他不可冒进。阿敏、莽古尔泰力劝皇太极不可感情用事——代善他们还没有从宁远城下兵败的阴影中走出来,绝不允许皇太极再去冒险。皇太极见宁远如见杀父仇人,血红了眼睛,三位兄长的阻拦更加激怒了他。带着阿济格和诸将冲出去。

代善见事不好,率兵随后跟进保护皇太极,指挥红旗军大败宁远骑兵与城下。这场战役持续到夏天,因天气炎热,士兵多生溽暑,皇太极无奈撤兵。

代善的性格及身份决定了他的理智、稳重,做满洲国的主心骨。在许多事情上,他要比别人多思考,多谋划,忠于君上,力行善道。

皇太极一战辽西失利,自然不肯删吧赶圩,次年十月,在明媚的秋阳中,皇太极再次统兵伐明。十一日,大军饮马辽河,等候各路蒙古兵会齐。十五日,皇太极召开诸贝勒大臣、暨外藩蒙古贝勒会议,就此次出征究竟先征明国还是先征察哈尔征求意见。众人意见不一,有的说,察哈尔辽远,人马劳苦,宜退兵。有的说,“大军已动,群力已合,我军千里而来,宜以见集兵征明者。”

皇太极采取了征明的建议,亲统大军,向明境进发。

代善不看好皇太极的征明计划,与莽古尔泰私下讨论,认为此次进攻危险性很大。当夜,他和莽古尔泰来到皇太极御营,力劝皇太极班师。代善的理由是:“我兵深入敌境,劳师袭远,若不获入明边,则粮匮马疲,何以为归计?纵得入边,而明人会各路兵环攻,则众寡不敌。且我等既入边口,倘明兵自后堵截,恐无归路。”

代善绝没有联络莽古尔泰拖皇太极征明后腿的意思,说出这番话,他是仔细分析了的。八旗兵孤军深入,长途跋涉,主力大军、首脑人物倾巢出动,明军凭城死守,坚壁清野,拖耗时间长了,后果十分可怕。诚然,皇太极继位以来一攻扎鲁特,再攻朝鲜,满洲国声威大震。但一攻锦州未下,二攻失利。辽西在袁崇焕的治理下军风军纪严明,一改往日竞相奔溃的怯懦。明军的斗志,已使惯于野战的八旗兵产生了畏惧心理。

其次,若深入明边不获,粮食匮乏,人马劳顿,何以为归计。再次,纵使入边,明军借机各路环攻,包围八旗兵,在作战人数上满洲形不成对比,寡不敌众,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万一被人切断后路,进退维谷,恐落个全军覆灭的下场。到时候,国将不国,满洲两代人心血付之东流。

代善细致的剖析,惊出皇太极一头冷汗。他警醒了,认为二兄言之有理。但中途撤兵,外藩蒙古、朝鲜、袁崇焕,还有满洲国的上上下下怎么看待他皇太极呢?新汗的威信将因为这次不成熟的进军和畏难情绪的撤兵大打折扣。皇太极犹豫不决,几乎放弃了继续前进的打算。

代善和莽古尔泰退出帐外,等候多时的岳讬、济尔哈朗、萨哈廉、豪格、等人一拥而入,齐声问皇太极,大贝勒和三贝勒说了什么。皇太极重复一遍两人的建议,流露出罢兵的意思,遭到岳讬等人的强烈反对。这帮年轻人是好战派,血气方刚,有股子可贵的冒险精神。他们的想法和皇太极初衷一致,中途撤军,有损八旗铁骑的形象。高估敌人轻蔑自己,这种思想要不得。进也难,退也难,莫不如破釜沉舟,放开手脚拼一场。

在满洲新生派的鼓励下,皇太极再下决心攻明。代善见皇命已决,保留意见,服从众议,统帅部下挥师大明。此役历时五个月,八旗兵威逼燕京,代善大败满桂于德胜门外,十二月,攻克良乡,破敌永定门。旋即与皇太极视蓟州,与山海关五千援兵遭遇,代善麾下左翼四旗奋勇杀敌,大败明军。蓟辽总督袁崇焕,在此次战役中被皇太极计杀,从此,新满洲国结束消极僵持进入全面进攻阶段。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