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1、欲加之罪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442
尽管代善竭力效忠,信守誓言。但随着阿敏幽禁、莽古尔泰死,代善成为皇太极加强皇权的唯一障碍,皇太极要直接对代善长兄出招。天聪九年九月,皇太极与代善正面交锋。事情起因于哈达公主。察哈尔部灭亡后,林丹汗遗孀纷纷投靠满洲。满洲贵族分门别类,续娶林丹汗妻子及其部下的女人。皇太极命令长子豪格...

尽管代善竭力效忠,信守誓言。但随着阿敏幽禁、莽古尔泰死,代善成为皇太极加强皇权的唯一障碍,皇太极要直接对代善长兄出招。

天聪九年九月,皇太极与代善正面交锋。事情起因于哈达公主。察哈尔部灭亡后,林丹汗遗孀纷纷投靠满洲。满洲贵族分门别类,续娶林丹汗妻子及其部下的女人。皇太极命令长子豪格娶伯奇的福晋,哈达公主不乐意了:“我女儿尚在,豪格为何又娶一媳妇啊,这不是让我女儿夫妻不和吗?”因这桩指令性婚姻,哈达公主心中不满皇太极。

过些日子,皇后哲哲及诸妃召察哈尔汗妻苏泰太后,大摆筵席。这一天,代善因为儿子沽塞生病,率本旗人员自行出猎,远离驻营。哈达公主对皇太极有怨,也借故先回。经过代善营前,代善命福晋邀请哈达公主进去坐客,代善亲自迎妹妹入帐,设宴款待。

皇太极听说此事,大动肝火。参加完阿巴泰娶察哈尔俄尔哲图福晋的婚礼宴会,还营时,遣人叫代善和萨哈廉觐见。喆问两人:“你们擅自率本旗人任意行动,又将怨恨我的哈达公主邀至营中,设宴馈物。又用马送她回家,是什么意思?萨哈廉身任礼部官员,你父妄行,邀请怨恨我的人,设宴款待,你为何竟没有谏阻?”

责问完代善父子,皇太极余怒未消,自己回了盛京,进入后宫闭门不出。当日,皇太极于内殿召集诸贝勒、大臣开会。这是一次扩大会,侍卫都纳入与会人员名单。会上,皇太极脸色阴郁,沉着声说,我欲叫你等明白我的心事,故而召集你们来。如我言语不当,你们即陈是非,不必顾及我的面子。

皇太极这段开场白是前所未有的,镇住了与会人员。大家心里敲鼓,不知皇太极下面要说什么。会场的气氛非常紧张,人人屏住呼吸,听皇太极往下讲:

朕的心事,首先要上天明了,再则要你等诸贝勒大臣明了,及今天在座的诸臣明了。你们当中,有能体国爱民的,也有不能的。我不能一一指名说出。各国人民戴我为君,纷至来归。朕将归顺之人,分给诸贝勒爱养他们。你们果能爱养天赐人民,勤图治理,数岁得邀上天眷佑。若你等不留心抚育人民,致使他们不能聊生,穷困潦倒,其咎不归朕,归谁呢?今你等所行如此,朕将何以为治理?自古以来,有力强而为君者,有幼冲而为君者,有为众所拥戴而为君者。即以为君,制令就要统一遵守,岂可分轻重?

与会者明白了几分,准是谁得罪了皇太极,扣上大帽子,讲宏观理论,再发布罪状,一条一条论罪,数罪并罚。再往下想,近来平安无事,没有谁捅什么漏子,皇上脸绷得这么紧,话说得这么冲,究竟指向谁呢?有人反应快,知道皇上要处理谁了。不由得额头冒冷汗,暗道,皇上终于对那个人发动进攻了。

与会人员在皇太极接下来的演说中,听明白了他严厉谴责的是谁。会场被一种冷气笼罩着,耳畔传来皇太极低沉、急促、闷雷般地男中音:

今正红旗固山贝勒等人,轻视之处甚多。大贝勒昔时从征燕京,违众欲返。征察哈尔,又坚持意见欲回师。我方锐志前进,他却动辄欲归。所俘人民,令他恩养。他即不服从,又生怨望。像这样勇备者不进,不肖者不黜,还有谁向前尽力?

今正红旗贝勒,於赏功罚罪时偏护本旗。我所爱者他厌恶,我所厌恶者他喜爱。岂非有意离间?今年我托言巡游,欲探诸贝勒出师音讯,以胜败为忧。而大贝勒巧立名目,大肆渔猎,致使战马疲瘦,到派他出兵助额尔克楚虎尔贝勒时,正红旗马匹因出猎的原因瘦弱不堪。倘若出师贝勒遇有紧急,不往应援,心里何安?诚心为国者,是这样做的吗?

大贝勒管教不严,任儿子借名放鹰擅杀民间牲畜,行为如此,民何以聊生?他的儿子瓦克达,不爱长幼,弹射济尔哈的姐姐。和硕贝勒济尔哈朗妻子亡故,察哈尔汗妻苏泰太后乃他亡妻之妹,想迎娶她,与诸贝勒商议。诸贝勒就此事问我,我问诸贝勒是否可娶。诸贝勒皆同意。我就将苏泰许给济尔哈朗。惟大贝勒违背众议,想自娶苏泰。他来问我时,我说此事已经和诸贝勒定议,让济尔哈朗娶苏泰。大贝勒你是真不知此事呢,还是装作不知此事?后来又多次扬言要强娶苏泰。这样做不觉得悖礼吗?为平息这件事,我遣满达尔汉、祁充格传谕,令大贝勒娶囊囊太后。大贝勒嫌弃囊囊贫穷,拒我之命不娶。凡男人娶妻,当以财物为聘礼,哪有贪人钱财而娶人家的道理?

往时,阿济格部下车尔格有一女儿,额驸杨古利想给他儿子下聘礼。大贝勒唆使莽古尔泰说,你儿子先欲聘那女子,你若不提这桩事,我为我儿子马瞻定亲。身为大贝勒,岂可做出这等事来?

征大同克得胜堡时,一个新降我国的蒙古人夺门而入,大贝勒不分青红皂白,执刀而杀。如此杀降,人何以为生?你儿子萨哈廉乃统摄礼部贝勒,明知此事隐匿不奏,有这个道理吗?

额驸毕喇习是我分给大贝勒赡养之人,常因衣食不足来找我诉苦。我暗地发给衣食遣他回家。其余部下以不赡养为由投诉的,何可胜数?我见他虐害爱塔,夺其乘马,取其财物,料爱塔不能自存,必伺机逃亡。年底,爱塔果然逃亡。诚心忧国者,有这样虐人的道理吗?凡此种种,其余小事一言难尽。

至于哈达公主,皇考在时,就以暴戾谗言为乐事。大贝勒与她原本不和睦,因哈达公主怨我,邀至营中设宴款待。之前,何曾如此款待赠物一次?琐诺木等三人多次在我前佯装醉酒,说我不当惟倚重兄弟,宜谨慎提防。我若听信他们的话,怀疑兄弟欲加害于我而遽加诛戮,则是我兄弟间丧乱之始,岂不是误国之言?

最后,皇太极又把话转到岳讬、德格类和豪格三人身上,指责他们偏听哈达公主谗言,欲杀叫讬古的人。事前,有传言说,讬古诱济农杀哈达公主。哈达公主告诉了女婿们,把事情搞大了。按皇太极的说法,是济农先娶讬古妹妹,哈达公主讨厌讬古兄妹,因隙而欲杀讬古。

这次满洲国的高端扩大会,实际上是专题会,专门讨论研究代善及儿子们的问题。性质之严重,行为之恶劣,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

济农、哈达公主夫妻与讬古之间,是芝麻谷子的家事,哈达公主其实不乐意济农娶讬古妹妹做妾,破坏他们的夫妻关系,憎恨讬古。与代善没有任何瓜葛。皇太极在会议结束前,硬把这事扯出来,是因为这件事里有岳讬。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