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2、四罪并于一身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700
皇太极真闹了情绪,夹枪带棒训完话,又入后宫拒不见人——天聪皇帝不上朝,歇班儿。这可是史无前例的惊天大事。诸贝勒、大臣望着空荡荡的崇政殿,不知如何是好。呆了半天,不知谁率先回过神儿,说,咱们还是议议大贝勒的事吧。人们这才想起来,皇上为什么大动干戈,罢自个儿的朝。于是,诸贝勒、大臣、...

皇太极真闹了情绪,夹枪带棒训完话,又入后宫拒不见人——天聪皇帝不上朝,歇班儿。这可是史无前例的惊天大事。诸贝勒、大臣望着空荡荡的崇政殿,不知如何是好。呆了半天,不知谁率先回过神儿,说,咱们还是议议大贝勒的事吧。人们这才想起来,皇上为什么大动干戈,罢自个儿的朝。

于是,诸贝勒、大臣、八固山额真、六部承政,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大贝勒的问题如何处理。会上,大家根据会议纪要,就皇上所说的内容归纳整理,总结出四条罪状。散了会,诸贝勒、大臣来到朝门外,跪请皇太极上班:“皇上乃一国之主,百官万民莫不

仰赖,大纲小纪俱等您裁定,您快上朝吧。”

诸贝勒,大臣们猛拍皇太极的马屁,求他上朝。皇太极心里明镜似的,诸贝勒、大臣拿出了惩治代善的决议。就给了诸贝勒,大臣们面子,正常上班了。

等皇太极坐定,诸贝勒、大臣奏报二次会议精神。

四大罪状之一是:皇上命诸贝勒出师,必先议定,遵谕而行。大贝勒违背定议,征察哈尔时,皇上遣孟阿图还。大贝勒亦奏请先还。自归化城至张家口时,溶濠驻守,大贝勒又欲先还,令岳讬、萨哈廉奏请与皇上。试想,太祖在时,大贝勒安敢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请还?如不宜进取,当劝皇上率大军同还。乃三次欲独还,是藐视皇上,违法乱纪。

罪状二:贝勒多尔衮征孔果尔额哲,久无音讯。皇上担忧多尔衮,亲躬边界,打探消息。大贝勒借便往清河牧马渔猎,以致马匹疲顿。及令额尔克楚虎尔贝勒出兵荆州,侦探出师贝勒消息,大贝勒一旗马匹瘦弱,仅充数而行。大贝勒身为皇兄,皇上笃于厚爱,凡有陈请,即便不合理,皇上皆应允。大贝勒于戎马倥偬之际,奏请捕猎,岂非不愿侦探多尔衮贝勒等人的消息,不愿随皇上同行?视此表现,乃心怀异志。

罪状三:诸贝勒收复察哈尔,携察哈尔妻子归来。报知皇上。皇上遣人问大贝勒,及诸贝勒,是否应当亲自出门迎接?大贝勒说,皇考在时,遣征瓦尔喀回时,迎至鹰儿河、萨木唐阿地方。今亦应以礼迎接。若不以礼相迎,以后更无可礼迎者。继而以礼出迎。大贝勒自违其言,不随皇上行进,独先行三天。又,赐豪格成婚时,哈达公主怨望回家,大贝勒遣福晋邀请哈达公主,宴后赠予财物。大贝勒与哈达公主素来不睦,闻哈达公主怨望皇上,故意为之。

罪状四:济农在开原,先于哈达叶赫在山上围猎。大贝勒说,这个奴才因另给地方居住,肆行围猎。若以济农付我,我必射穿他的臂。集议济农第二次在哈达叶赫围猎罪,大贝勒忽变前言,说济农未尝上山,只在野地行猎。反复无常,出尔反尔。

据此四罪,革大贝勒名号,削和硕贝勒职。夺十牛录。罚雕鞍马 十匹,甲胄十副。银万两。仍罚马九匹与九贝勒。其子萨哈廉知情不报,罚雕鞍马五匹,空马五匹,银二千两,夺二牛录。其子罚岳讬银一千两,其子瓦克达在外所属满洲、蒙古、汉人牛录,没其庄田仆役,交与其兄萨哈廉约束。

这是一起后金建国以来最大的连坐案。父子四人均重权在握,同时受到严厉惩罚。诸贝勒大臣议定治罪,皇太极突然来个急转弯——免革除大贝勒、和硕贝勒名号。还代善、萨哈廉应没的十二牛录。其余依议定裁决。

代善历经风雨,焉能不懂皇太极为何小题大做,上纲上线,打完一巴掌,又给颗甜枣的意图。皇太极尺蠖之曲,只为伸矣,推倒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顿觉轻松,可放开手脚,大展宏图了。

现在,皇太极的路宽敞多了——治服朝鲜,剿灭察哈尔,计杀心腹大敌袁崇焕,明国那边没了对手。最令他高兴的,是意外得到了传说中的玉玺。

这一年也真是奇事不断,十二月,科尔沁杜尔博特部落额林臣又送来嫩河出产的一块奇石。皇太极观赏着奇石,爱如至宝。只见这石中隐隐有水色,赤如琥珀,晶莹剔透。患有眼疾的人,用浸石的水擦拭即愈。又有大内供佛的水盂结冰,高于盂寸许,形如细箸。

神奇的事情连续发生,诸贝勒、大臣以为天意,恭请皇太极称帝。皇太极不答应。诸贝勒又遣希福劝皇太极,皇太极坚持不受。萨哈廉明白了,遣希福、刚林等上奏,说臣等屡次坚请皇上称帝,未蒙皇上应允。付思皇上不受尊号的原因,实在是臣等的错误。臣等不能自修其身,忠信事上。所以皇上不肯轻受……

萨哈廉再次提到誓言的敏感话题。他认为,如诸贝勒都能克蝉尽忠,不像莽古尔泰和德格类那样犯上作乱,皇太极会接受称帝的奏请。当务之急,是要诸贝勒起誓发愿,竭忠辅国,开太平之基。

萨哈廉的奏言说到皇太极心坎上,他说,萨哈廉的话是我深为忧虑的,这是开创皇考基业的大事,妥善与否,你为礼部大臣自拿章程。诸贝勒果然誓图改行,到时候尊号受于不受,我再考虑。

当晚,满、蒙、汉大臣云集大殿,皇太极再次说了称尊号的事。宁完我,范文程等坚持要皇太极称帝。第二天,萨哈廉与诸贝勒商议,我们应誓图改行,各书誓词,上奏皇上。

于是,诸贝勒各书誓词,呈给皇太极。皇太极看了,说,大贝勒年事已高,可免誓。萨哈廉因病,誓言暂存,等病愈再说。

代善说,皇上念臣老,恐做事糊涂犯了誓词,遭致身亡。然尊皇上旨意,以往之事不载誓词,今后若不能与诸贝勒同誓,臣食不下咽,坐不安席啊。倘若皇上不再需要臣参与议事,臣不敢违背上命,不参加盟誓即可。倘若皇上怜惜臣,仍令臣参与朝政议事,臣生性顽钝,善于忘事,臣必立誓言,心不忘警惕,以免皇上训责。

代善的话软中带硬,表面听是屈于皇太极。实际上,有两句话把皇太极咬住了。一是,你不用我发誓,是不是打算不让我再列班议事了呢。二,如允许我议事参政,我不发誓,难免做事不犯错,恐到时候遭到责罚。发过誓,时刻提醒不犯错。

代善说这两句话时候,心里是悲哀的,年老使他有了危机感,皇太极不用他发誓,他立马想到不许他参政议事。再,他忌讳皇太极对他父子四人的严惩,这件事一直叫他牢记于怀,生怕万一哪天被皇太极抓了小辫子,再让年老的他丢人现眼。

皇太极何等精明,代善话音一落,便说,国有大事理当共议,哪能不令兄知道。我是考虑到你年老,应受尊重,故而劝止。如兄必要与诸弟发誓,随兄的意好了。

皇太极给代善吃了颗定心丸,知道皇太极没别的意思,代善盟誓:一、自今以后恪守忠贞,殚心竭力,为国效命。二、如像莽古尔泰、德格类那样图谋不轨,不得善终。国中有像莽古尔泰、德格类那样的逆臣,代善知而不举,不得善终。三、与皇上共谋重大秘密,泄露给妻妾旁人,不得善终。四、代善若能竭尽全力,效忠皇上,则天地庇护,令寿命延长。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