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清帝国的星辰

清帝国的星辰

5、时差开的玩笑

2012-03-21 20:41 榕树下 王开 553
失去儿子的代善身体每况愈下,叱咤风云,威震沙场的满州高级将领,在岁月的淘洗下变成一个少言寡语,心事重重的老人。甚至打猎也行动不便了。儿子们死后的冬天,皇太极带着代善去叶赫围猎。满天满地的白雪,一望无际的丛林,凛冽的北方寒气,让代善恢复了年轻时代的意气风发,他纵马飞驰林中,把随从远...

失去儿子的代善身体每况愈下,叱咤风云,威震沙场的满州高级将领,在岁月的淘洗下变成一个少言寡语,心事重重的老人。甚至打猎也行动不便了。

儿子们死后的冬天,皇太极带着代善去叶赫围猎。满天满地的白雪,一望无际的丛林,凛冽的北方寒气,让代善恢复了年轻时代的意气风发,他纵马飞驰林中,把随从远远甩在身后。皇太极看见长兄的样子,心中一宽,他真的希望长兄能把这种精神保持下去。

飞扬的白雪、敞开胸腔的吆喝声,战马的嘶鸣声,惊起林中的动物。野兔、榛鸡、狍子四下奔逃,代善发现了一只獐,策马追赶。獐跑得很快,像一团黄色的风掠过雪地。代善放出一箭,那团黄色的风骤然停止了。代善正高兴着,突然马失前蹄,坠落雪地的代善扭伤了脚。

礼亲王意外受伤,皇太极下令停止狩猎,驰马赶回住所。皇太极把代善扶进帐,亲自为他上创药,看代善疼痛的样子,皇太极心疼地说,唉,此番攻猎,原本意在巡省,非为从兽习射。我以兄长年事已高,曾劝兄长不要参加,兄为什么不自爱呢?

说完,皇太极泪眼婆娑。

代善伸出手,拍拍皇太极的肩膀,千言万语化作老泪纵横。

这时候皇太极哭,是真哭。代善老了,不必再重用加戒备,他就是一个为大清国的未来征战一生,奉献三个儿子的老人,需要人关怀照顾。皇太极不再把他看成对手,兄弟之情慢慢升温,在各自的胸口汇成暖流,温暖着彼此。

皇太极依仗、提防、压制长兄大半生,直到长兄老了,才重新拾起手足之情。他想关心长兄,爱戴长兄,让他颐养天年。但是,皇太极自己却先于长兄辞世。皇太极性格中优于长兄之处多矣,有一点却无论如何修为,也达不到长兄的境界,那就是柔韧。

代善一生历经风雨,几乎在逆境中生活——幼年丧母,富察大妃把他带大,富察大妃也早早死于非命。青年时期,眼看着一奶同胞被父亲杀死。好容易凭个人才能立为太子,又因与阿巴亥的恋情遭到非议。错听妻妾的话与子不和,本来与父汗换宅基地欲缓解矛盾,鬼使神差越弄越乱。父汗驾崩,八弟坐上本应他坐的位置。人到老年,连失三子。这些个人际遇,代善一一挺过来了,就因为他性格中惊人的耐力。

皇太极不同,虽然少年丧母,还有父汗爱他。他聪明、睿智、强悍、不服输,凡想要得到的,必要努力得到。军政、国政一帆风顺,太顺了,他就过于强大,刚性,这样反而易折。遇一点波折,他就难承受。海兰珠死之前,皇太极的身体素质相当好,冬天别人穿得厚厚的,他不戴帽子、手套,穿得很少却满面红光。皇太极一生亲射五虎,没有特别大的臂力,谁能把老虎一箭封喉。

皇太极的精力也相当旺盛,在位十七年,翻译会典、建立文馆、内三院,仿汉制、创新满文、制服朝鲜、外联蒙古、屡战明国,这都是他的成绩。一个内外兼修,文武双全的新兴封建帝王,偏偏过不了感情的关。他顽强,又易动情,爱哭。海兰珠母子的死,他的情感世界坍塌,夜不成寐,食不知味,无心朝政,昏厥眩晕。虽然他屡劝自己应以国家大业为重,仅是口头说说而已,内心里总是无法忘怀逝去的爱人。正因为过度伤心,五十二岁那年,在忙碌了一天之后的深夜,皇太极寂寞地离去。

皇太极走了,给代善出个大难题——他和父汗一样没留下遗嘱。而八弟时代和父汗时代还不同,父汗起码有“四大贝勒共同执政,推选汗位继承人”的话,八弟已一人执政十多年,不存在什么推选汗位继承人的说法了。那么,谁来继承大位呢?命运又一次把代善推到风口浪尖。

此时,大清国的内外形势发生很大变化。蒙古与大清亲如一家,朝鲜臣服,岁岁纳贡,这两个不足为虑。大清面对的是明国,另一个是农民军。辽西几经征战,纳入大清版图,可山海关尚横阻了大清入关的脚步。入了关,最危险的敌人是农民军,李自成、张献忠声势浩大,志在必得。目前,李自成全速推进,进逼北京。大清国要进京,绕不开这颗钉子。

内部格局更让代善揪心,作为二朝元老,他年龄最长,辈分最高,虽不大过问政事,位置摆在那里。如果他站出来,恐怕没人敢当面反对。但代善的心态不比从前,他厌倦了明争暗斗,渴望平静。最重要的,是他自知年老体衰,无力担当大任,他想让战场上成长起来后生接过大任,领导大清入主中原。

代善首先想到八弟的长子豪格,父业子承,于情于理都说得通。豪格有军功,有自己培植的势力,缺点是懦弱,优柔寡断,这种性格当不了大清国的家。就算他当了皇帝,镇得住大清国的元老们吗?代善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多尔衮呢?代善又一次想到多尔衮。他不能不想到十四弟。聪明能干胜于皇太极的十四弟,哪一点都符合继位条件。他和哥哥阿济格、弟弟多铎握有三旗,实力雄厚。但如今的内阁不是父汗时的内阁,汉官多,士子气重,皇太极有子,他们绝不会同意兄终弟及的极左做法。如果汉官们提出这一点,豪格一派借机生事,大清国必有血光之灾。

代善难了,这次的情形,与十七年前的情形基本吻合,要他做出明智的抉择。代善手握两红旗,公开宣称退出竞争,那么,自己就被两派夹在中间,成为两派拉拢争取的对象。自己偏袒哪一方,都得罪另一方,亲一个,仇一个,手心手背都是肉,代善实难决断,又不能坐壁上观。

更让代善心惊的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端庄妩媚的永福宫庄妃在娘家人的支持下,喊出“帝有皇子,择一而立”的口号。庄妃一出面,局势愈发混乱两派势均力敌变成三足鼎立。豪格乃长子,继位名正言顺,多尔衮足智多谋,文武兼备。福临虽小,有母亲撑腰,母亲背后,有庞大的蒙古科尔沁军团做后盾。掂量掂量,哪一方都有胜算,哪一方都有可能惨败。

凭代善的观察,豪格、多尔衮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永福宫深藏不露,寻机而动。越在这种时刻,代善作为大清国的元老,越要稳住阵脚,防止突变。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