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帝国的星辰

6、夕阳未尽余晖落

时间:2012/3/21 20:41:34   作者:王开   来源:榕树下   评论:0
内容摘要:代善把豪格继位的可能性做了透彻的分析:皇太极死后,两黄旗同情豪格,豪格赚的是感情分。多尔衮呢,赚的是印象分。豪格优于多尔衮的,还在于众多大臣倾向他。随着谁做继位人话题的深入,多尔衮争帝活动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大臣为豪格鸣不平。但代善就是为豪格捏把汗,直觉告诉他,侄子坐不上那张椅子。...

代善把豪格继位的可能性做了透彻的分析:皇太极死后,两黄旗同情豪格,豪格赚的是感情分。多尔衮呢,赚的是印象分。豪格优于多尔衮的,还在于众多大臣倾向他。随着谁做继位人话题的深入,多尔衮争帝活动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大臣为豪格鸣不平。但代善就是为豪格捏把汗,直觉告诉他,侄子坐不上那张椅子。豪格除懦弱、优柔寡断外,还尚武轻文,缺乏知识底蕴,这是做帝王的先天不足,也是他输给多尔衮的地方。

豪格虽大多尔衮三岁,由于生长环境的关系,缺乏多尔衮锥子般的的坚定。多尔衮无父无母,寄人篱下,虽然哲哲皇后善待他们兄弟,但他过早尝到了失去庇护的孤单。正是这种孤单感磨练了他,锻造了他争强好胜的性格。

豪格母亲是皇太极的继妃乌拉纳拉氏,在皇太极的十五个妃后中,乌拉纳拉氏不受宠爱,默默无闻。豪格从小到大,父亲没对他格外偏爱,甚至,他在父亲的威严下长大,家长的天威取代了亲密无间的父子情,豪格因此不自信,唯唯诺诺,生怕哪件事情做错,惹怒了父亲。久而久之,这种弱点揉进了豪格的性格。

豪格十几岁出征蒙古、察哈尔、鄂尔多斯诸部,屡建功勋,祖父努尔哈赤喜欢他,授为贝勒。祖父努尔哈赤死后,豪格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随伯父、叔父们和兄弟们远征朝鲜,剿灭林丹汗。在数次攻明战役中,豪格率本部冲锋陷阵,为保证全局胜利发挥了巨大作用。这时候豪格呼声日高,大有立为太子的迹象。但皇太极似乎对这个长子为君的水平有所怀疑,在诸贝勒、大臣的呼吁浪潮中,闭口不提立储之事。皇太极好像还要等,要考验豪格。

皇太极幸得神秘的传国玉玺后,于盛京正式称帝。照例,这时候他该立储了。然而,皇太极在这件事上耐心的很,豪格虽被封为和硕肃亲王,离太子的冠冕还差着一大截。这让豪格云里雾里,不知所措。恰在此时,豪格出事了。

莽古尔泰案牵连了德格类和哈达公主莽古济。豪格和岳讬是莽古济的两个女婿,豪格老二,岳讬老大。连襟俩感情甚笃,有事没事爱凑在一块谈谈心。有几次,两人唠起皇太极处罚莽古济的敏感话题——莽古济受莽古尔泰、德格类谋逆案诛连论死,儿子与莽古尔泰的儿子及相关人员一千多人被镇压。这场惊天大案搞得人人自危,豪格审时度势,抽刀把妻子杀了。皇太极对儿子大义灭亲的壮举没有口头嘉奖,在瓜分莽古尔泰的财产时,分配豪格八牛录,莽古尔泰的蜀人并入正蓝旗归豪格管辖。

杀妻自保,豪格心中有愧,内疚与怀念交织,日夜不停地烧灼着他。为此,豪格和岳讬聊天,觉得连襟不是外人,向他倾吐心中苦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连襟俩的知心嗑走漏风声,传到皇太极耳朵里。皇太极一想,原来你还怨声载道,背地里嘀咕我。既然你认为父亲不如丈母娘亲,就给你点颜色看看。下旨把豪格降为贝勒,降职使用,罚银五千两。

后来,豪格又犯了两次错误,被皇太极严厉制裁。不过,这两次错误和杀妻邀宠比,倒也算不了什么,不耽误他继位。真正误了前程的,是豪格自己的一句话:“德小福薄,难以承担”。

豪格蠕动着嘴唇,艰难地从嗓子眼里咕哝出这句话。代善的肺快炸了。

崇政殿上,大清群臣召开会议,就谁来继位做最后表决。千钧一发之际,两派势力剑拔弩张,刀剑相向。护军全副武装,环立大殿。决斗的气息弥漫,现场的每个人心揪成一团,谁也不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

拥立皇子继位的两黄旗大臣索尼、鳌拜打破沉默,首先发言,重申拥立皇子的态度。两大臣说完,下面骚动,有人在交头接耳。

资历最高的代善第二个阐明观点:豪格为先帝长子,应立帝。代善内为宗室长辈,外为第一亲王,他说立长子,谁也没敢反驳,会场又陷入沉默。

有父亲遗臣支持,有家族长辈撑腰,豪格本应趁势而上,当仁不让。谁料他吭吭哧哧,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语惊四座的话来。索尼、鳌拜傻眼了,瞅了瞅代善,代善脸色铁青,好像全然没有听见其他人的窃窃私语。

豪格把形式弄乱了,代善又气又恨,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做出这个选择,代善也是思考再三,左右权衡。哪知豪格该进则退,推诿退缩。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让代善无话可说。

代善选豪格,不能不说没有怜悯之心。豪格的处境,代善重新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尝到那种落寞的滋味,深知其中之苦,他不想再有第二个人做这种经历的后继者。尽管豪格是皇太极的儿子,十七年前生生夺走属于他的东西,代善也不计前嫌选择了豪格。

其次,代善想的是,大清国内阁人才济济,多是皇太极培植的亲信,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协助豪格,纵使豪格哪里差了点,看在先帝份上,这帮子人也能撑起大局。

——万没想到,豪格临阵退缩。把代善和两黄旗大臣给晾起来了。这一下,代善站在了多尔衮的对立面,成了多尔衮继位的最大阻碍。这其实是表面,在代善心里,论领导、组织才能,文韬武略,他是赞成多尔衮担当大任的。奈何他已表明态度,再因豪格退缩出尔反尔,遭人耻笑。豪格没帮成,得罪了多尔衮,代善真的觉得老了,不中用了。这里头的事都想到了,怎么就没想到豪格患得患失,打退堂鼓呢。

豪格的推让也是半真半假,做个姿态而已。他不真不假的一谦虚,多尔衮一派立即抓住话柄,阿济格与多铎顺势提议立多尔衮。多尔衮欲擒故纵,沉吟不语。多铎见多尔衮不吭气,居然毛遂自荐,推自己继位。见没人搭他的茬,又推荐代善。

会议现场被搅乱,这时,两黄旗果然不干了,群情激愤,手握佩剑,情绪激动地说,先帝之恩大如天,若不立先帝之子,我等宁死追随先帝。

代善见势不妙,宣布要离开现场。他只能用一走了之的办法化解干戈,两派要火拼,劝是劝不住的,最好散会。他是元老级人物,他一走,会议自然开不成。等消了火再行另议。

多尔衮摸透代善的心思,也看明白风向,提出一个折中办法——立六岁的福临即位。自己和济尔哈朗辅政。

福临也是先帝之子,既然大儿子不爱当皇帝,那就让小儿子当好了。 这一来,两黄旗挑不出刺儿,长兄代善也不会提出异议。

一场夺位内讧的危机解除了。但事情还有余音——代善的儿子硕讬、孙子阿达礼预谋推翻成议,立多尔衮为君。代善有所察觉,毅然举报儿孙,诛杀了两个儿孙。代善为大清国社稷安危杀掉亲骨肉,赢得了尊重,再次把痛苦留给自己。

顺治初年,多尔衮摄政,排斥代善。代善大风大浪中一路走来,对派争毫无兴趣,在家养老不问政事。顺治五年(1648)十月十一日,为大清国江山奋斗一辈子,贡献儿孙五人的代善,病卒于北京。


标签:王开作品 清帝国的星辰 皇太极 代善 多尔衮 清朝 


上一篇:5、时差开的玩笑
下一篇:第一章:天崩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